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给李轩灌输的东西太多,导致他到现在还没有彻底消化,或者是他又被禁闭在王府,做一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乖世子,接下来的几天里,李易再也没有在如意坊中看到他。

    宛若卿带着那些伶人在排练画皮新剧,李易常去的勾栏也数天没有开门,只有喜欢爬墙的少女小珠,偶尔会从院墙另一边冒出脑袋,询问他一些细节上的问题,问清楚之后,又飞快的跳下墙头,许久不见踪影。

    好在这些日子他也不是闲着无聊,没事的时候,将以后会用到的故事剧本之类先写了出来,到时候交给他们,之后的事情,就不用他操心了。

    在没有复印机打印机的年代,也只有手抄这一个途径,而且也只能是他亲手抄写,连找人代笔的可能都没有。

    毛笔写字可比铅笔圆珠笔累多了,类似于《西游记》《白蛇传》这样的长篇大作,暂时还不在李易的考虑范围之内,《聊斋》相对来说更加适合一点,故事不长,内容却非常吸引人,其中的经典故事更是不少,撑起一座勾栏,绰绰有余。

    他每天会写几篇故事,若是抄写的累了,就在院子里走走,做一些不太剧烈的动作,如仪偶尔会过来指点一下,当然,每天的真气理疗也从来没有落下过,身体恢复的速度奇快,如今差不多是十一月中旬,若是保持这样的速度,在年关之前,他的身体便可以痊愈。

    “明日是父亲的忌日,我和如意要回寨子祭奠,相公身体还未恢复,便安心待在这里,明天我会让方大叔过来的?!背苑沟氖焙?,柳如仪对李易说道。

    李易愣了一下,随后说道:“虽然还没有痊愈,但多走些路也不碍事,我和你们一起回去吧?!?br />
    老丈人的忌日,他这个做姑爷的,是该回去祭拜祭拜。

    况且整日都缩在这么一处小小的地方,恐怕旧伤还没好,又得憋出新病,好久没回柳叶寨了,回去看看也好。

    “山路难行,还是我和如意去吧?!绷缫强醋潘档?。

    “真没事了,不信你看?!绷缫嵌运纳硖遄纯龌贡в谢骋?,李易已经站起来,拍拍胸脯,扭扭腰,绕着屋子快速的走了一圈,示意那点山路对他来说只是小意思。

    见李易坚持,柳如仪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姑爷,你不吃饭了吗?”小环看着李易站起来之后就没有再坐下,碗里还剩下不少饭菜,疑惑的问道。

    “呃……,等一下,刚才好像扭到腰了……”李易一只手放在腰上,一脸尴尬的说道。

    做人还是不能太过得意忘形,不然容易------扭到腰。

    这一次,如仪用独门手法帮他按摩了好一会儿,那种一阵一阵的痛感才逐渐消失。

    美美的做了一个梦,第二日一早,关上店门,照例在车行租了马车,在绿柳山下下车,沿着山路直向柳叶寨而去。

    ……

    ……

    祭奠老丈人的过程很简单,没有请道士开道场,也没有请和尚念经超度,姐妹二人将坟头以及附近的杂草一一清理,烧了些纸钱,将一坛如意坊出产的烈酒尽数倒在了坟前的泥土中,李易也上前恭敬的叩首之后,便和小环先行回去,如仪姐妹则还要在哪里守上一会儿。

    穿过寨子的时候,遇到柳氏族人,大都会过来热切的询问一番,他在如意坊中的时候,他们偶尔也会带些东西去看看,放下东西,问上几句,再小小的待上一会,起身告辞。

    之前的恩怨,如今倒是不会有人再提起,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一副邻里和睦的美好场面。

    “姑爷,身体好些了吗?”走到寨子某处的时候,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从院子里面跑出来。

    “呵呵,如今已经没有大碍了?!焙岳钜姿闶怯屑浣拥木让?,见到他的时候,李易脸上的笑容比刚才要热情不少。

    “那就好,那就好?!焙叛?,脸上的皱纹开了花。

    姑爷和小姐一向对他帮衬有加,家里的米面肉菜从来都没有断过,前些日子,小姐来家里,留下来不少银钱,他本想拒绝,但小姐态度坚决,他也只能收下。

    知道了自己上次做的小玩意儿帮到了姑爷,一直受人恩情,能为姑爷小姐做些什么,他心中欣慰的紧。

    “韩小子,我那椅子修好了吗?”一道苍老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李易回头一看,住着拐杖,佝偻身躯的老人向着这边缓缓走来。

    “二叔公?!毙』芳泵φ泻袅艘簧?。

    柳叶寨中,能这么称呼韩伯的人只有一位,除了老当益壮的二叔公,没有人有这个资格。

    “二爷?!焙成下冻鲂θ?,说道:“已经修好了,今天就给您送过去?!?br />
    二叔公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目光放在了李易身上,咂了咂嘴,摇头说道:“读书人啊,好是好,可就是体格太弱了,想你们祖爷爷当年,文武双全……”

    片刻之后,老人结束了他的长篇大论,拍了拍李易的肩膀,说道:“以后呀,还是要多花点时间,练习练习武艺,别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你……,有什么不懂的,向你家娘子请教……”

    如此告诫了一番,老人才摆了摆手,慢慢的溜达远了。

    看着老头子几步一顿,身体佝偻,怎么看怎么像半只脚已经踏进了土里,实在想象不到上次他是怎么一只手拎起实心摇椅的,回去的路上,李易好奇的问小丫鬟道:“二叔公年轻的时候会武功吗?”

    “不知道啊……”小丫鬟有些呆萌的摇了摇头,“小环和小姐小的时候,二叔公就是这样子的……”

    小环说的小时候,差不多是十年以前的事情,李易心中不由的有些惊叹,二叔公的生命力,还真是顽强啊。

    水桶腰妇人站在自家门口,看着李易和小环走进院子,脸上的表情极度复杂。

    吴应死了,他绑了如仪家姑爷,想要抢夺如意露配方,却在最后死于和另外那些歹人的内斗。

    她之前明明已经看出了吴应的不轨之心,但没有及时提醒,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做了那种事情。

    吴应父母早亡,从小到大,她对这位亲侄子的照应颇多,得知他死讯的时候,心中的感受,复杂难言。

    这种复杂,在见到李易的时候,更加清晰。

    虽然他罪有应得,但到底,也是她的亲侄子??!

    许久之后,二婶娘吴氏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回了屋里。

    与此同时,安溪县衙,李明珠看着手中刑部传来的一份公文,好看的黛眉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