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皇室贵胄,公主世子,蹭饭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涵养和礼节可言。

    因为有客人在,作为内眷的如仪和小环她们在另一处房间吃饭,李轩看着炉上咕嘟咕嘟冒着气泡的火锅,心下大为好奇,这种吃法,他倒是从来没有试过,也不和李易客气,捞起一块羊肉就往嘴里塞。

    被烫的像狗一样呼气,也舍不得吐出来,脸色通红,好一会儿才缓过神。

    李明珠本来也像他一样,一块豆腐已经夹上了筷子,见到李轩的样子,先晾了片刻之后,才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李易有些心疼,初冬的天气,新鲜的蔬菜已经极难寻找,即便是有,价格也比较昂贵,而且因为窖藏的缘故,口感和营养都不能和新鲜蔬菜相比。

    因此每周一次的火锅,都是以菌类为主,配上豆腐,萝卜,肉类,以及极少的白菜青菜,不巧这一次恰好被李轩他们赶上了。

    第一次好不容易吞咽下去之后,肚子里面火辣辣的,李轩第二次就学乖了,先将捞上来的东西放在碗里,等着晾凉,然后才满意的看着李易说道:“倒是第一次尝试这种吃法,等明天让王府的厨子过来学学,整天吃那些东西也吃腻了?!?br />
    这种直接在锅里捞东西的方法,非常适合如今这种偏寒的天气,山珍海味吃上这么多年也会腻,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

    在如意坊蹭过不少次饭的李轩,觉得李易做的饭比王府的饭菜还要合他的口味,真不知道皇伯伯赏赐王府的那几个御厨到底有没有真材实料,如果让李易去王府当个厨子,每天吃饭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李易不知道对面那货心里已经在考虑挖墙脚,他忙着把自己喜欢吃的菜先捞出来一点,稍微慢上几步,一会儿可就没得吃了。

    吃到一半,李明珠瞥见床边柜子上的一个酒坛,眼中微微一亮,站起身来,李易还没有来得及提醒,她就已经打开坛塞,仰头猛灌了一口。

    李易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眉心,那是他用来伤口消毒的酒精,浓度在百分之七十以上啊……

    李明珠放下酒坛,俏脸上瞬间涌出了一抹红晕。

    “我累了,先睡会儿……”

    说完,便躺倒在李易的床上,再也没有声音传来了。

    “明珠的酒量什么时候变的那么差了?”李轩疑惑的喃喃了一句,随后摆了摆手,说道:“不管她了,趁现在闲着,再说说那个,那个二元二次方程组……”

    李易觉得自己刚才讲的那些,他已经差不多忘光了。

    连二元一次都没有搞清楚,这辈子怕是也没本事解二元二次……

    一个时辰之后,李轩终于满意的离开了。

    虽然有些地方他还没有想通,但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今天出来这一趟,收获不小,身体和心灵上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李明珠也走了,是被上次见过的那老妪抱着走的。

    那老妪从床上把她抱起来的时候,还用怀疑的眼神看了李易几眼,像是他对公主殿下做了什么不轨的事情一样,让李易的心中颇为郁闷。

    对谁做也不能对她做啊,万一不小心砸手里了,哭都来不及。

    两个人吃完了抹干净嘴就走,留下一片残局,还得……小环来收拾。

    小王爷一诺千金,动作也很快,没一个时辰的功夫,便有侍卫将二百两银子送了过来。

    让小环将银子直接送去如仪那里,家里小金库的钥匙是如仪保管的,李易一般都是管赚不管花,哪里需要用钱的时候,只需和她知会一声,不管李易要多少,她也从来都不会问银子的去处。

    吃完饭,马上躺下不合适,去院子里走走,消消食,顺便指导一下如意,以李轩的智商,短时间内不可能琢磨清阿拉伯数字二元一次方程之类的,最近这两天应该不会来烦他。

    而此时,宁王府,刚刚回到府中的李轩,看着眼前的一位老者,目露关切之色,问道:“吴夫子的身体好些了吗?”

    李轩对面,发须皆白的老者抚了抚胡须,说道:“多谢世子关心,老夫身体无恙?!?br />
    随后,老者又叹了一口气,无比唏嘘的说道:“未曾想到,大小二石,竟能在同一时间落地,老夫居然错了一辈子……”

    “夫子不必介怀,人非圣贤,天地间的至理亦不能尽数知晓?!崩钚参克档溃骸翱銮姨斓刂?,我们未曾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

    “呵呵,世子言之有理,便是圣贤不能避免过错,我等俗人更是如此?!毕氩坏绞雷拥钕戮尤挥腥绱搜月?,老者心中大为欣慰,看来这些日子在自己的敦敦教诲之下,世子也长进了不少,让他以后对王爷也有个交代。

    笑着问道:“比如什么?”

    李轩微微一笑:“比如,夫子以为我要举个例子?!?br />
    “……”

    看着这位吴夫子一脸呆滞的表情,李轩心中无比畅快。

    从李易那里学来的招数,还真是实用??!

    老人家受不了李轩的急转弯,短暂的呆愕之后,吴夫子老脸上略显尴尬,说道:“既然世子回来了,便早些开始今日的课业吧?!?br />
    老夫子显然已经从早上的打击中缓过神来,尽职尽责的将今日落下的课业完成。

    李轩对于老头所讲的有关历法,天文,之类的东西并不感兴趣,不仅仅是因为枯燥乏味,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吴夫子所说的,和他从李易那里得知的,相差甚远。

    他看着老者,说道:“学生还有一事不明,还望夫子解惑?!?br />
    “世子但说无妨?!蔽夥蜃有闹懈有牢?,有问题是好事,说明他所讲授的东西,世子殿下听了进去。

    “夫子曾言,天似盖笠,地法覆磐,也就是天圆地方的意思?”

    老者点了点头,说道:“天似穹庐,地似棋盘,寓意我等要圆方互补,亦是道家阴阳学说核心所在?!?br />
    老者一辈子对于道家的思想有着很深刻的研究,而天圆地方,就是阴阳学说的体现,自然不会对这些有所怀疑。

    “不知夫子可曾见过海上船帆?”李易忽然问道。

    老者不知道世子殿下为何有如此一问,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老夫年轻之时,曾经游历四海,自然是见过的?!?br />
    “那不知夫子可还记得,船帆从海上驶来,最先看到的是何部分?”李轩再次笑着问道。

    “当然是桅杆?!崩险呙挥兴亢劣淘サ乃档?。

    此刻心中却更加的好奇,世子殿下到底想要问些什么?

    李轩笑了笑,说道:“若大地如棋盘一样平整,不应该是看到整艘船吗,为何会最先看到桅杆?”

    “除非……,我们脚下踩着的大地,是圆的……”李轩伸出手掌,做出了一个弧形的样子。

    “这……”

    老者闻言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就要辩驳,然而张口时才意识到,他根本说不出什么有力的证据。

    “荒谬,简直是荒谬……”老者脸色一沉,这是祖辈传下来的东西,他自然不会认为这几十年来的认知是错的,若是世子此等言论传扬出去,怕是会让人贻笑大方,丢了皇家脸面。

    李轩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满了,他是在和对方讲道理,这老头不正面回答,一直在说自己胡言乱语,胡搅蛮缠------这可就是他的不对了。

    “若是这一点夫子心中还有疑虑,我可以再举几个例子……”

    那吴夫子的心中其实已经开始动摇了,听到李轩接下来的言论,首次对自己这些年所学产生了怀疑,身体颤了一颤,脸色变得越发苍白,再也顾不得什么身份之别,厉声说道:“住口!”

    若是再任由他说下去,自己这些年来的信仰,怕是都要崩塌了……

    【ps:收拾东西去学校,第二更会晚?!?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