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是刚才听到我说的答案了,或者是你之前见过这道问题!”李轩怔了片刻之后,立刻无比肯定的说道。

    如果李易在这一炷香之后甚至一炷香之内给出了答案,他虽然也会觉得诧异,但也在他的承受能力之内。

    毕竟在他眼中,李易就算不是景国第一聪明人,但也相差不远。

    而他刚刚说完问题,李易就能一口说出正确的答案,这不是人,是妖。

    这一次,李轩还真的猜错了,刚才他忽然癔症似的跳起来,吓了李易一跳,哪有心思去听这货嘴里到底说了什么。

    而之前虽然见过类似问题,但换一个数字,答案也不一样,并不存在他说的第二个可能。

    鸡兔同笼的问题,在后世,恐怕只要是学过奥数的小学生,都能一口报出答案,完全不用采用作弊的方式。

    用这种小学难度的题来考自己,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呵呵,你要是想赖账就直说,何必找这种借口?!崩钜灼擦似沧?,看着他,颇为不屑的说道。

    李轩的一张俊脸涨的通红,堂堂世子,赖账的事说出去的确不太好听,不过他却更迫切的想知道,李易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得到那个答案的。

    “只要你告诉我你是如何解出此题的,除了说好的那一百两之外,我再输你一百两?!鼻杂诶钚此抵皇且桓鍪?,他更感兴趣的是李易每次抛出的那些新奇方法。

    就连李明珠的目光也放在了李易身上,这道题,她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一个个的去试,花上一点时间,自然能试出答案,但他能那么快的算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答案,就是用了一种她们都没有见过的方法。

    钱对李轩来说只是一个数字,但对李易不是啊,那可是大宅子的一块砖,一片瓦,一间屋子啊……

    “你刚才说------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他的开口,表示默认了李轩刚才送钱的举动。

    李轩连连点头。

    “我们假设,只是假设啊……”李易伸手比划了一下,“假设这些鸡和兔子都训练有素?!?br />
    李轩一脸懵逼,解题就解题,和这些鸡兔是不是训练有素有什么关系?

    不过,鉴于李易一向都不走寻常路,他还是觉得先听下去。

    李明珠闻言皱了皱眉,又很快的松开,显然也和李轩有着同样的想法。

    “如果这些鸡兔都十分听话,拍一下手,他们便会抬起一只脚……”

    “焉有如此解法?”李轩听不下去了,哪里有这么听话的鸡和兔子,如果这么离奇的方法也能说的通,那干脆让那些鸡兔口吐人言,自己说出同类的数目算了。

    李易瞪了他一眼,“还想不想知道方法了?”

    “你要是再像这样胡说八道,银子可就没有了?!崩钚淙簧?,但也没有傻到那个程度。

    “继续说下去?!崩蠲髦樗坪趺靼琢耸裁?,目露奇芒,催促道。

    李易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李轩一眼,李轩读懂了他的意思。

    他是在嘲笑自己连明珠都不如。

    不过,明珠自幼聪颖,少时和他在宫里一同接受先生教导之时,李轩就发现了这件事情。

    虽然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心里,怎么就那么不是滋味呢?

    “拍一次掌,共抬起三十五条腿,拍两次掌,共抬起七十条腿,此时,所有的雏鸡坐于笼中,无腿可数,每只兔子剩下两条腿,笼中余腿二十又四,则兔数十二,鸡数二十三?!?br />
    随着李易的缓缓开口,李明珠眼中奇芒大盛,李轩则是目瞪口呆。

    此刻,恐怕只有万马奔腾才能形容他心中的真实感受。

    这他娘也可以?

    困扰了他整整一天的问题,居然只用拍两次掌就能解决?

    那老匹夫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

    说什么这是从古流传的难题,就算是解不出来也没关系,因为夫子自己也只知道答案,不知道具体的解法。

    他回头看了李易一眼------果然是妖??!

    李轩的表情李易全都看在眼里,对此并没有多少诧异。

    这个世界没有阿拉伯数字,没有二元一次方程,数学一道,充其量只能称作是算学,还处在蒙昧的阶段,几百年可能才会冒出一个逆天的数学大师,身份还是天文学家或者道士……

    毕竟科举考试又不考这些,算学受重视程度也不高,一个鸡兔同笼的问题,难住国子监算学博士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他刚才所用的方法,名为“抬腿法”,不是后世网络上博人一笑的段子,古代算学经典《孙子算经》中,的确就是这样解此题的。

    从李轩和李明珠的反应中可以推断出来,《孙子算经》要么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要么就是年代太久,这种解题方法失传了。

    “竟有如此的解题方法,实在是匪夷所思?!崩钚挥傻脑尢舅档?。

    他对于算学其实兴趣并不浓,只是想着解出这道题,让教他的夫子刮目相看而已,想了整整一天,才将正确答案在脑海中试了出来,再用李易这种另辟蹊径的方法,只用了两个呼吸的时间。

    “匪夷所思是吧,没关系,我们可以试试另一种方法?!崩钜谆故鞘趾竦赖?,至少要让李轩觉得这两百两银子输的值。

    “居然还有其他的方法?”李轩惊叹一句,脑袋凑了过来。

    “首先,你们需要记住一种新的计数方法……”

    李明珠和李轩看着李易用笔在宣纸上写写画画,那些奇怪的简单图形,都是他们从未见过的,组合起来,竟是一种新的计数方法。

    两人都是接受过贵族教育的,底蕴深厚,这东西虽然看起来新奇,但不难理解,经过李易的简单讲解之后,花了少许时间,便将这一套规律大抵消化。

    心中啧啧称奇,这一套方法,无疑是要比景国如今的计数方法要好上许多,更加的方便简单……

    “这个叫等号,这是加号,减号,这个叉叉,可以理解为暂时还不知道的数……”李易最初没有想那么多,真正开始讲解的时候,才发现给他们普及这些知识,不比教两个刚上小学的孩童要容易多少。

    但话都已经说出口了,自然不能半途而废,只好耐着性子,一点一点的向前推进。

    半个时辰之后。

    “就这样,将两个未知数解出来,就是鸡和兔子的数目了?!崩钜壮こさ氖媪艘豢谄?,总算从头到尾的给他们普及了一遍,颇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

    还是教熊孩子简单啊,随便编点故事就能糊弄过去,以后李轩要是再问这种问题,不加钱绝对不干!

    “懂了吗?”他看着两人,期待的问道。

    虽然过程曲折了一点,但如果他们听懂了,心里也算是有点小小的安慰。

    “没有?!崩钚抖そ靥?,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李明珠同样的目露疑惑。

    “两根朽木”李易心中长叹。

    “小环,送客!”

    看着走到门口的小丫鬟,李易果断开口。

    “姑爷,吃饭了……”小丫鬟站在门口,弱弱的说道。

    “不急不急,先吃饭,等吃完饭,你再给我讲几遍就应该就懂了?!崩钚牧伺乃募绨?,站起来,一脸笑意的望着小丫鬟,问道:“小环姑娘,在哪里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