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李轩打赌的老夫子到底有没有世界观崩塌,以至于怀疑人生,导致老年痴呆提前发作,就不是李易需要担心的问题了。

    过了上午暖和的那一个时辰,站在院子里被冷风一吹,不免有些手脚冰凉,回到房间里面,支起了暖炉,顿时感觉舒服了不少。

    李轩坐在暖炉边上,目光涣散,也不说话,一副神游物外的样子。

    他的这副样子李易经常见到,知道自由落地定律和脚下土地是一个大球的时候,这一个状态他保持了好几天。

    这样的人,不是天才就是疯子,无论是哪一种,都不要在他思考的时候打搅。

    天才的思路被打断,有可能找你拼命,疯子的思路被打断,一定会找你拼命。

    李轩神游物外,他身边的一道视线,却始终落在自己的身上。

    李易用余光在房间里的铜镜中瞄了一眼,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看着李明珠,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自从进入房间之后,李易就发现她一直在看着自己。

    虽说被一位身份尊贵的美女这么看着,虚荣心难免会得到一点小小的满足,但这位的身份也太尊贵了,那可是公主啊。

    万一要是看得久了,觉得眼前的年轻人真是玉树临风,潇洒俊俏,才华横溢,想要招他为驸马怎么办?

    无论在那个朝代,驸马都不是一个好职业,不能三妻四妾不说,处处还要受老婆管着,正常男人都不愿意受这份罪。

    更何况,像他这种暴力的女人,谁娶谁倒霉??!

    心里想的开始跑偏的时候,看到李明珠伸出了手。

    看就看吧,还想摸?

    如仪和小环她们可还在家呢,李易面色一正,正要制止她的行为,陡然看到她的手腕抬起,向他的脸上抓来。

    不是吧,得不到的东西就想毁灭?

    他也只是问了一句“你看我干什么”啊,难道,老李家祖籍东北,一句“你瞅啥”,就能引发一场恶战?

    李易心中一惊的同时,身体下意识的做出了防范的动作,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一记简单的太极推手,推了回去。

    反抗的这么容易,说明她刚才并没有用力,李易心中疑惑间,李明珠已经有些惊异的看着他,问道:“这是什么功夫?”

    第一次见到李易使出这种功夫的时候,她的心中其实已经埋下了好奇的种子,后来她的娘子一招逼退嬷嬷,用的也像是这种功夫,皇家收藏的武学典籍她都有看过,却不记得有这种功夫,似乎与武林中任何一派的路数都有所不同。

    “这叫太极,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李易这才知道,原来她是在打太极的主意,看着她,说道:“想学啊,叫一声师父,我可以教你?!?br />
    既然自己成为武林高手的机会很渺茫,收个厉害的弟子也不错,本来如意是最好的人选,不过上次李易隐晦的提了一下之后,被她拉去强行的切磋了一下,第二天差点没下来床,之后就再也没有提过了。

    收个公主徒弟貌似也不错啊,身份尊贵,武功又高,看着养眼,说出去有面子,还无形中抱上了皇家的大腿,简直是一举数得的好事。

    李明珠没有说话,眼神却很好的表现出了她的嫌弃。

    以她现在的武学修养,能做她师父的,也只有宗师高手。

    撇了一眼李易,就凭他这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收他为徒都觉得他资质太差。

    不拜就不拜呗,他还懒得教呢,李易撇了撇嘴,心道他们怎么还不走,看看天色,也快到吃饭的时间了,别一会又留下来吃白食,家里今天可没有做多余的……

    小环怎么还不进来,该端茶送客了。

    “哈哈,我知道了,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共有兔十二,鸡二十三!”就在这时,一直都处在神游状态的李轩,眼中忽然闪过了一丝亮光,从椅子上弹起来,大笑道:“老匹夫,妄想用这道题难住本世子,真是做梦!”

    不知道如果李轩口中的老匹夫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会作何感想,反正李易是被他吓到了。

    还在想着用什么理由委婉的请他们离开,李轩忽然像是抽风一样的蹦起来,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状若癫狂,差点没一脚把地上的暖炉踢翻。

    “这是怎么了,癔症了?”大惊之下,立刻也随之站了起来。

    要是世子殿下在这里烦了癔症,以后变的痴痴傻傻,宁王会不会剁了他包饺子?

    就连李明珠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色,同样以为李轩突发癔症,一把掐住他的人中。

    “疼,疼!快松手!”李轩终于不再抽风了,捂着嘴唇上方被李明珠掐红了的地方,不停的吸气。

    李易和李明珠对视了一眼,这才放下了心。

    “怎么了,想到拒婚的办法了?”李易看着他疑惑问道。

    看他刚才激动的不能自己的样子,李易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如此高兴。

    “没有,这个先不提……”李轩摆了摆手,看着李易,期待的问道:“你是景国第一才子,我出一道题考考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敝灰钚皇窃谒饫锓噶笋⒕秃?,至于答题什么的,马上就要吃饭了,谁有这个闲时间?

    而那什么景国第一才子,顶着一个才子的名头又不给发银子,谁爱当谁当。

    李轩脸上期待的表情凝滞,这天又没法聊下去了。

    “你怕了?”李轩看着他问道。

    “对,我怕了?!奔そㄕ庵中《频亩?,对李易一点用都没有。

    “赌十两银子?!?br />
    “不赌?!?br />
    “一百两?!?br />
    “成交!”

    ……

    ……

    经过一番曲折,在公主殿下的见证之下,两个人很快的达成了友好赌约,打赌李易能不能答出李轩的难题,赌注一百两,约定的时间是一炷香。

    击掌为誓之后,李轩看着李易,一脸得意。

    这道题,可是那老匹夫昨日留给他的难题,他花了一天时间才想通其中的关键,一百两银子对他来说不算什么,能让李易也难受难受,感受一下绞尽脑汁的滋味,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以前被他这折磨了那么多次,报仇雪恨,一雪前耻,就在今朝!

    在智商层面上进行了一番对比之后,李易觉得,李轩所说的难题,对他来说应该没那么难,刚才隐约听到他说什么头、足、鸡兔之类的,该不会是鸡兔同笼的问题吧?

    “今有雏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雏兔各几何?”李轩双手环抱,一脸得意,胜券在握的样子。

    “你有一炷香时间考虑?!?br />
    李明珠闻言眉梢一挑,这道算学难题她曾经听过,也知道答案,但是具体的解题方法,书上并未记载,想必是在流传的过程中遗失了。

    连皇宫的藏书阁都没有记载,存在于民间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李易叹了一口气,如果赚钱每次都有这么容易的话,他还费尽心思去研究什么香水肥皂啊。

    以后有机会了,多认识几个世子啊皇子之类的,大把大把的银子主动送过来,多么美好的生活……

    “不用一炷香了?!崩钚耙舾章?,李易就看着他,说道:“兔十二,鸡二十三,这个答案可对?”

    李轩脸上的得意之色再次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