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栏本来就是易聚易散之地,那些说书唱曲,表演诸般技艺的,有很多都是穿州过府浪迹江湖的艺人,若是所在之地能够维持生活,便能长久的安定下去,如若招揽不到足够的客人,为了生活,自然要另寻他处。

    即便是在同一个勾栏之中登台献唱,亦有可能在某次分别之后,一辈子都不会遇到,小珠和宛若卿生在庆安府,虽然不会离开这里,但脱离了这个团体,以后的日子只会过的更加艰难。

    “吸引不到客人,那就想办法啊,万一去到下一个地方,还是没有客人呢?”李易摇了摇头,这些人啊,遇到问题只知道逃避,如果逃避能够解决问题的话,他们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混的那么惨。

    “那就再去下下一个地方啊?!鄙倥吭谇酵?,看着李易,理所当然的说道。

    四处奔走表演谋生,这本就是这个行业的现状,一段故事一出戏,在同一个地方表演的次数多了,客人自然会越来越少,这个时候,换一个没人听过看过这些的地方就很有必要了。

    一个《画皮》的故事,孙爷爷可以每到一个地方就讲上几天,等到那里的人听的厌了、烦了,再动身去下一个地方,也比一直待在这里要好的多。

    “没理想,没追求,没有客人难道不会想办法去吸引客人???”李易有些恨铁不成钢,这个世界的娱乐行业还处在很原始的地步,稍微变出一点新奇的花样,就能吸引到这些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古人了。

    “你以为吸引客人很简单??!”少女白了他一眼,就算是能邀请到人,大部分也不会给赏钱的,有时候一天下来,都收不到几枚铜钱。

    “说了你也不懂,去去去,把你们若卿姐叫过来?!焙驼飧瞿源惶楣獾男⊙就饭低ú皇悄敲吹娜菀?,李易摆了摆手说道。

    “自己想见若卿姐姐就直说,找什么借口……”撇了李易一眼,又沿着墙头爬了下去。

    “若卿姐姐,李公子想见你了……”

    宛若卿正在房中想着以后究竟该如何,才能和玉珠在府城生活下去,门外传来了少女的喊声。

    少女的胡言乱语,她并未放在心上,但他找自己怕是有什么事情,起身走了出去。

    ------

    ------

    “舞台剧?”院子里面,宛若卿看着李易,俏脸上满是疑惑,“什么是舞台剧?”

    “舞台剧就是……算了,这个不重要?!崩钜字勒飧鍪澜缁姑挥形杼ň绲乃捣?,给她解释起来也比较麻烦,说道:“你可以理解为勾栏中经常表演的杂戏,但又有所不同,不需要去编唱段,语言直白易懂,只需要根据故事的本子稍加改动,我用《画皮》,举个例子吧……”

    听他的描述,宛若卿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了恍然之色。

    不同于任何戏剧,极尽真实的去还原故事的内容,虽然与目前的主流差距甚大,但却更加的简单易行,值得一试。

    那少女就站在宛若卿的身后,听李易刚才描述的,在脑海中想象了一番之后,不由的觉得身体有些发寒。

    只是听孙爷爷讲故事她就已经够害怕的了,如果将门窗全都封闭,屋子里面漆黑一片,在台上将《画皮》演出来,想象一下那厉鬼在台上张牙舞爪,岂不是要吓死人啊……

    赶紧将这些画面从脑海之中抹除,眼珠转了转,说道:“可是,也不可能一直都演《画皮》啊,客人看多了也会厌烦的?!?br />
    李易撇了撇这小丫头,小小年纪,鬼精鬼精的,说这句话,还不是又绕回了起点,打那些故事的主意。

    “后续的剧本和故事,我会提供给你们的?!崩钜卓谥?,那少女的脸上露出喜色,但随后又听他说道:“至于利润分配,等到他们都同意了之后再商量?!?br />
    本来李易没打算将那些故事拿出来,但若是老头他们真的离开了,以后的日子怕是会无聊的多。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宛若卿,从这少女的口中了解到了一些她们目前所处的境况,认识这么久,李易对她的性格也大概了解,看似柔弱,心中实则独立要强,若是明着去帮衬,她多半会拒绝,这种类似的合作的方式,应该不会触动到她的自尊。

    宛若卿看着她,眼神深处浮现出一丝感激之色,开口道:“若不是迫于无奈,没有人愿意离开,她们一定会同意的?!?br />
    事情比较紧急,宛若卿和小珠没有多留,要先和她们商量之后,才能给李易答复。

    两人走出店铺的时候,迎面有三道身影走了进来。

    “小姐,姑爷说我们以后要在府城买一座大宅子,那就不回寨子了吗?”小环手里拎着一些刚刚从街上买来的东西,和柳如仪说着话。

    居住在府城的这些日子,她才真正的懂得了什么叫热闹繁华,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想要买东西也方便至极,每天陪着姑爷去勾栏听曲看戏,可比在寨子里那千篇一律的生活要有趣多了。

    “怎么,不想回寨子了吗?”柳如仪看着他笑着问道。

    小环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小姐在哪里,小环就在哪里?!?br />
    无论在什么地方,她当然是要跟着小姐的,然而要是姑爷在府城,小姐自然也要和他一起啊……

    她一边说着,走进门口的时候,两名女子从店铺里走了出来。

    铺子里暂时已经不卖如意露了,自然不可能是客人,而两人的面孔也不陌生,一位是上次将她吓坏了的少女,另一位是姑爷的朋友,经常在隔壁的勾栏之中见到。

    柳如仪抬起头,和迎面走来的女子对视了一眼,对方似乎是怔了一下,和她微微颔首示意之后,便和那少女从一旁离开了。

    她记得清楚,这女子应该是来过一次家里,好像……是相公的朋友吧。

    心里面闪过一些简单的念头,很快就抛到了脑后。

    另一边,和宛若卿走回勾栏的时候,那少女又回头望了几眼,忍不住说道:“刚才那位,好像是李公子的娘子啊,好漂亮……”

    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看着宛若卿,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若卿姐姐也很漂亮,不比她差多少,不对,比李公子的娘子还要漂亮……”

    宛若卿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虽然她不愿去和他的娘子比些什么,心中却也不得不承认,两个人当真称得上郎才女貌,般配至极……

    【感谢“柒ii““x徐“的万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