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卿姐,这两天来这里的客人又少了很多啊?!崩钜桌肟?,名叫小珠的少女看着勾栏里面稀稀拉拉的客人,叹了一口气说道。

    随着《画皮》热度的逐渐消退,勾栏里的客人一天比一天少,到现在,已经快要恢复到平常时候的水准了。

    按照她们原先的估计,这个时间,应该会更长一点的,但事情却并未如他们预料的那样发展。

    只过了一天时间,《画皮》的故事便在各处勾栏都有流传,她们虽然心中不忿,但对此也不能说些什么。

    同样都是故事,孙爷爷说得,别人自然也说得,像这样的短篇故事,听上一遍之后,差不多就可以复述出来,想要凭借这些故事赚一个长久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一来因为被其他勾栏分走了客人,二来故事讲得次数多了,自然也失去了新鲜劲儿,没听过的客人越来越少,又没有新鲜的故事补充,自然也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过来。

    宛若卿看着台上几个认真表演的姐妹,台下却无几人观看,轻叹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

    她们只是生活在这个行业最底层的伶人,不像那些名气甚高的名角,依附于达官贵人,每一次演出,都能得到不菲的回报,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维持生存。

    她的情形算是好一些,在某一个小圈子里有些才名,唱功也还不错,和小珠两个人,日子过的不算滋润,勉强也还过得去。

    然而这样的日子,却是没有什么值得期许的,或许一朝过气,两个人首先面临的,就是生存问题。

    “那位李公子,好像挺有钱的?!蹦巧倥凶畔掳?,小声的说道。

    隔壁那个叫做“如意坊”的店铺,在庆安府可是鼎鼎有名,听说好多有钱的公子小姐都喜欢在那里买东西,他肯定不会缺钱才是。

    可惜若卿姐从来都不接受那些朋友的接济,不然的话,她们的日子可以好过许多呢。

    不过说起来,若卿姐对那位公子,可是和其他人不一样,莫非?

    少女扭头看着她,脸上渐渐的露出恍然之色,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她们这些伶人最好的结局,不就是嫁给像这样的年轻公子吗,虽然不能成为正妻,但就算是做妾,若是能得到对方的善待,也是一个极好的归宿。

    若卿姐姐不仅唱功好,还有诗才,曾经有不少才子都透露过这种意思,有一个叫江子安的,更是对她穷追猛打,奈何若卿姐姐没有同意,原来是心有所属。

    那位公子待人挺和善的,应该不会亏待若卿姐姐,不过,却要小心那个喜欢舞刀弄剑的女子,她爬墙头的时候,看到过她在院子里练剑,这样的人,肯定不好招惹。

    若是若卿姐姐进了他家的门,或许会受她的欺负,那女子好厉害的,就算她和若卿姐姐加起来,恐怕也不是她的对手……

    少女的心中,开始隐隐的担心起来。

    “想什么呢?”宛若卿看到少女的脸色不停变化,时喜时忧,在她的脑袋上轻轻点了一下,问道。

    “若卿姐姐要是嫁了李公子,怕是要小心那位……”少女下意识的就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话还没说完,就被宛若卿打断了。

    “不要乱说,李公子是有家室的人,我和他是清清白白的?!?br />
    “知道啊,你们是清白的男女关系?!鄙倥擦似沧焖档?。

    就会用这样的借口来骗自己,如果两个人是清白的话,怎么会上次大半夜被他送回来?

    凭心而论,她还是觉得,若卿姐如果跟了他,也没什么不好的。

    “好你个玉珠,讨打是不是?”

    宛若卿作势扬了扬手,少女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来,吐了吐舌头,说道:“若卿姐姐要是不好意思,我可以给你们当红娘啊,我看他也挺喜欢若卿姐……”

    “还说……”

    宛若卿脸色羞红,急忙追了过去,那少女尖叫一声,立刻跑的远远的。

    ……

    ……

    “李县尉身体恢复的速度,远远超过了老夫的预料啊?!被卮禾玫哪俏怀麓蠓蚬锤凑锏氖焙?,为李易号过脉之后,一脸惊叹的说道。

    按理说,像他上次的伤,普通人最起码要养上数月才能见好,便是身体强健的人,也需要个把月才能恢复到他现在的程度。

    而此时,距离他受伤,才堪堪过去十天而已。

    这位县尉大人,一副单薄的书生样子,身体恢复速度之快,实在是让人称奇。

    看着这老头看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什么珍惜物品,心里面指不定想着将他带走研究研究之类,李易心中一阵恶寒。

    送走了陈大夫之后,倒是没有继续躺着,在院子里溜达了一会,打了两遍太极,活动活动筋骨。

    他最近这几天的活动范围就是从这里到勾栏的路上,多吃少动,也不知道有没有胖上几斤。

    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适当的做些运动,有益无害。

    当然,也仅限于走走路,打打太极之类,更剧烈的一点的,还是不太适宜。

    如仪带着如意和小环出去了,无论古今,逛街都是女人的天性,大女人小女人都一样,尤其是在家里不缺钱的情况下,繁华的庆安府城对她们来说就是天堂一般的存在。

    天气冷下来,如意露不再生产,如意坊暂时处在歇业状态,几个女孩子回了寨子,有如仪和如意在这里,安全问题不用担心,老方也是偶尔才来一次。

    在府城住的日子久了,山寨生活的各种不便反而不适应,或许是因为一个人在家里无聊,如意在几天前也搬了下来,晚上和小环如仪睡在同一个房间。

    虽然这样使得房间稍显拥挤,但是小时候三女也是这样过来的,倒是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

    这几天,他每天依旧还是会去勾栏待一会,有时会和如仪一起坐在院子里晒晒太阳,看柳如意练习他刚刚教给她的太极剑法,不时的纠正一下她错误的动作。

    当初教如仪太极的时候,她只是看了两遍,就能打的比他还要标准了,柳二小姐的天赋可能没那么高,恰好让李易有一个能够过过师父瘾的机会。

    不过现在她们都不在,李易两套拳法打完之后,不经意的一撇,看到对面墙头上又冒出了一个熟悉的脑袋。

    “《婴宁》的故事还没讲完呢?!鄙倥吭谇酵?,看他做完了那些奇怪的动作,视线望了过来,才开口说道。

    李易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她爬墙头了,此刻正好有个人解闷,《婴宁》的故事其实前几次已经快讲完了,只剩下不多的部分。

    今天的少女明显有些心不在焉,默默的听着,不像之前那样时不时会问些问题。

    “明天以后,你要看戏听曲,就去其他的勾栏吧?!惫适陆餐曛?,那少女叹了一口气,说道。

    “为什么?”李易有些疑惑的问道。

    虽然说旁边瓦舍里面的勾栏不少,但她们所在的那处环境要好上一点,这些天他天天都去,忽然换地方的话,会不习惯的。

    “因为客人太少了啊,孙爷爷他们全都要离开了?!鄙倥俅翁玖丝谄?,悠悠的说道。

    客人是她们这些人生存的根本,若是没有客人观看,她们连最基础的生存都无法维持,若是在一个地方赚不到钱,自然要换一个地方。

    孙爷爷他们其实早就有离开的意思了,只不过上次因为《画皮》的故事,心中还抱有一丝幻想,但接连几日的萧条,也让他们彻底失望。

    就算是她把《婴宁》的故事告诉他,也只能热闹几天而已,更何况,一个甚至几个故事,也养活不了这么多人。

    所有人都走了,她和若卿姐姐自然也不可能在这里,以后的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呢。

    “离开?别??!”李易看着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急忙劝道。

    如果他们都走了,以后的日子,他去哪里打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