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婴宁》,你还没有说完呢?!焙托』返氖酉卟脸龌鸹ㄖ?,那少女又转过头,看着李易说道。

    刚才她已经将完整版的《画皮》故事告诉给了孙爷爷,等到听完《婴宁》之后,孙爷爷那里又多了一个别人不知道的故事,能够吸引不少客人呢。

    孙爷爷只是讲了两次《画皮》前半段,今天勾栏里的客人数量就是以往的数倍,虽然他们大多数都是为了听那画皮来的,但看到歌舞、杂戏之类的,心情好了,也会赏些钱财,她们没有孙爷爷收到的赏钱多,但都是在同一个勾栏里面,也受到了一些良性的影响。

    如果每天都能收到这么多的赏钱,过上一段日子,她就能够买得起那支朝思暮想了很久的钗子了。

    “下次吧,下次什么时候你想听了,再爬墙头就是?!崩钜滓槐吆炔?,一边看着台上的歌舞。

    这种场合和气氛,其实应该磕瓜子的,西瓜这个世界是有的,就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吃瓜子的习惯。

    少女脸上露出失望,虽然不太喜欢爬墙头,但是为了新故事,也只能忍一忍了。

    一段歌舞结束,那些女子将台上的赏钱捡走之后,李易看到那个说书的老头子又走到了台上。

    而此时,勾栏之中的气氛,登时变的活跃起来。

    “快些,快些!”

    “废话就别说了,直接说《画皮》吧?!?br />
    “这一次要是再用“下回分解”来糊弄老子,别怪老子不客气??!”

    ……

    ……

    看到众人纷纷开口催促,就连李易脸上的表情也微微有些愕然。

    画皮在这个世界居然这么受欢迎?

    就在这时,那老者伸手向下压了压,众人的声音立刻停止,几个不明所以还在闲聊的男子,立刻被人制止了。

    勾栏之中的气氛,陡然变的安静下来。

    从喧闹到寂静,只是一两个呼吸的功夫而已。

    老方还在遗憾台上的年轻姑娘换成了一把年纪的老头子,被这忽然的安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出声问道:“怎么了?”

    刷!

    数十人同时转头,此处角落忽然变成了众人视线的焦点。

    在老方一脸无辜中,那老者已经开始讲了起来。

    考虑到还有新来的客人,老者是从头讲起的,已经听过的客人脸上没有露出不耐烦,第一次听到的人脸上的神情从疑惑变的专注,然后就开始隐隐有些发白。

    《画皮》小环已经听过了,虽然这老爷爷讲的时候比姑爷更可怕,但她已经产生了免疫,不会吓的远远跑开。

    “这老头,挺会吓唬人的?!崩戏揭槐咛?,一边小声的说道。

    以他的性子,倒是不会被老头吓到,若是真有鬼敢这么吓他,多半会被他打的再死一次。

    已经记住了完整的故事,在讲到上一次中断的地方时,老者并未就此停住,而是接着讲了下去。

    那些被他忽悠过两次的人立刻放下了心,这一次总算能听接下来的故事,大把的赏钱扔了上去……

    台上下起了铜钱雨,老者脸上的皱纹开出了花,讲故事也更加的用心起来。

    看着那些人使劲的扔赏钱,李易的表情再次错愕。

    讲个鬼故事而已,居然这么赚钱?

    貌似在另一个世界,蒲松龄写《聊斋》的时候,依旧是穷困潦倒,而在这里被一个说书的讲出来,就有这么出众的效果?

    这样看来,自己用一篇《画皮》,就只换了几块桂花糕,有些吃亏啊。

    他转头去看那位叫做小珠的少女,没想到她年纪不大,居然这么精明。

    感受到李易看向她的视线,那少女心中暗呼糟糕,看到了今天的这一幕,以后想要再从他里听到什么故事,就不是再去若卿姐姐那里偷几块桂花糕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那《婴宁》的故事,可是才只讲了一半。

    早知道,就不要孙爷爷在这个时候讲故事了……

    看他脸上的表情,怕是也在为讲了那个故事而后悔吧,这样的故事,在瓦市里面,能卖出一个不低的价钱。

    李易倒是没有后悔,那老者得到的赏钱,还不如卖出一瓶如意露的利润多,他只是对于这个世界的娱乐方式产生了好奇。

    这些人在勾栏里看节目,看的高兴了就会打赏,这些赏钱,就是普通优伶,以及这些说书人的主要收入来源,赏钱不多,大抵只能让他们维持生活而已。

    比起后世的明星,参演一部电影,一集电视剧,出席一个商演,动辄数百上千万酬劳,这些前辈们混的就太惨不忍睹了。

    在任何一个时代,娱乐业都应该是相对容易赚钱的行业,而这个世界的娱乐业,明显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通俗一点的说,就是还有很大的赚钱空间。

    随着天气逐渐入冬,蚊虫也都被冻死的差不多了,千金小姐们不再需要它来驱蚊,寒冷的天气,学子文人也不太容易打瞌睡,如意露的生意逐渐的冷了下来,有时候一天也卖不了几瓶。

    至于烈酒,虽然一直都是供不应求的,但这玩意太浪费粮食,不能没有限制的酿造,景国的大部分人还在温饱线上徘徊,连饭都吃不饱,就算是宁王府,也不能毫无顾忌的浪费粮食,万一被御史言官们盯上,恐怕就算是宁王也得头疼。

    于是,最近几个酿酒作坊已经关门了,如意露少量生产,烈酒限量供应,每天进账的银子自然也是大幅度减少。

    当然,这段日子他的积蓄也不少,倒是不会缺钱花,但诸如在府城买个宅子的事情,只能再往后压一压。

    至于只是自用并未推出的香皂和香水,都不适合在这个季节制造,有必要想一想新的赚钱手段。

    此刻,他也只是有这么一个念头而已,当前最紧要的事情,是先养好伤。

    他将注意力再次放在那老者身上,他所讲的内容,和他讲给这小姑娘有着些许不同,怕是为了迎合观众做了小小的改动。

    不得不说,这位老者果然是专业的,就算是李易已经知道完整的故事,听他讲出来,还是有着一些寒毛直竖的感觉。

    这一次,老者没有再玩套路,老老实实的讲完了故事。

    台下众人拍手叫好,赏钱自然也是少不了,老者退走的时候,收拾地上的赏钱都花了不少的时间。

    李易在这里纯粹是打发时间的,小环和老方陪着他,对面那少女待了一会儿离开了,李易某一个瞬间偏过头的时候,看到刚才那说书的老者走了过来,那少女跟在他的后面。

    “今日之事,还要多谢公子,这些赏钱,理应有一份是公子的?!崩险呓桓鲂⌒〉牟即旁谧郎?,一脸笑意的说道。

    “什么意思?”李易疑惑的看着他。

    “若非公子所讲的《画皮》,小老儿也收不到这么多的赏钱,这些钱,还请公子不要推辞?!蹦抢险呓馐偷?。

    他讲《画皮》的故事,事先没有经过李易同意,虽说这是小珠用几块挂花糕换来的,但只有李易收下这些钱,他才能放心的继续将这故事讲下去。

    “是啊,公子你就收下吧?!蹦巧倥苍谝慌运档?。

    “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崩钜椎愕阃?,将那袋子拿过来,里面装满了铜钱,沉甸甸的。

    见李易收下,那老者放下了心,犹豫了一下,又道:“小老儿还有个不情之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