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是很公平的,每个人在得到一些东西的同时,必定会失去另一些。

    李轩身为皇室贵胄,从生下来开始,就不用为了吃穿而发愁,每天都有一大群下人跟在身边,“小王爷”“小王爷”这样恭敬的叫着,在这庆安府城中,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存在。

    若是心情好了,带着一大群护卫在街上调戏民女,逛青楼不给钱,甚至天天霸王嫖,实现广大男同胞的梦想,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在这个人治大于法治的时代,这些对于一个小王爷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情。

    然而正因为他是小王爷,更多的事情,都不是他自己能够做主的。

    别的不说,至少在婚姻大事之上,有着超前观念的他,还是和大多数人一样,受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约束,没有一点选择的余地。

    甚至比起那些人要更加的可悲,因为他的婚事,必定掺杂着政治或者其他更多方面的因素,注定不会那么的单纯。

    两人认识也有不短的时间了,虽说李易已经差不多完全的融入了这里,和如仪,和如意,和小环,和老方他们的相处没有了隔阂,但要说真正的朋友,怕是只有行事作风和这个时代同样脱节的李轩了。

    只可惜,他生来所拥有的东西,终有一天会成为他身上的重担,这一点李易无法改变,也不能改变。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将人生过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这些事情,也只能等着他自己慢慢去适应。

    视线从店铺门口收回来,望向那墙头的时候,听故事的少女早就不见了。

    “姑爷,外面冷,要不要我扶你进去?”

    时间进入了冬日,就算是日头好的天气,也差不多只有正午的那一个时辰可以晒太阳,再往后就逐渐的有些冷了,小环再一次走到院子里来的时候,感受到了一丝微微的寒意,走过来对李易说道。

    “进屋就不必了,我们去外面走走吧?!碧闪税胩?,李易实在是不想再回到那张床上了,此时也没有给小丫鬟讲故事解闷的心思,支撑着身体从椅子上缓缓的站了起来。

    再缩在这么一个小小的院子里面,他真的会无聊死的。

    “姑爷你昨天受了伤,不能出去的?!毙』芳泵ε芄床笞潘?,皱了皱鼻子说道。

    李易摆了摆手,没有让她搀扶。

    躺了这么一会,力气恢复了少许,还不至于走两步路都要人扶的地步。

    “不走远,就在隔壁的瓦舍转转?!蓖壬系纳嗣挥猩说浇罟?,只要不长途跋涉,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此刻才终于了解到,为什么古代除了读书人之外,不像现代一样有那么多的宅男。

    没有手机电脑,大多数人也都目不识丁,没什么事情打发时间,一直窝在家里不出来的人,都被无聊死了。

    难怪那些青楼酒馆平日里生意那么好,那些闲着没事干的人,也就剩下喝酒**这些为数不多的爱好了。

    “那我先去问问小姐?!闭庵质虑樽约嚎擅挥腥ψ鼍龆?,小丫鬟说了一句就飞快的跑开了。

    看着她飞快跑去找如仪,李易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小丫头还真是养不熟,给她讲故事的自己,给她买衣服买首饰买零食的人也是自己,这一点小事,居然还要去和如仪打小报告。

    “相公身子虚,不要走远,让方大叔也跟着吧?!?br />
    柳如仪最后还是同意了,前提是要把老方带上。

    经历了昨天的事情之后,她也不放心李易一个人出去。

    老方对于这个差事很乐意,和姑爷出去逛总比待在这里看铺子要好多了,而且昨晚上他的心里可没少受煎熬,现在必须亲自看着他才能放心。

    瓦市的入口就在如意坊旁不远的地方,小环是第一次进这样的地方,对于周围的一切都很好奇,路边搭起来的棚子里面,有不少人在表演,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要看哪个好。

    老方倒是来过这里,以前是因为舍不得那几枚铜钱,后来不缺钱了,中秋那晚特意逛了一次,只不过是在另一处瓦市。

    李易依旧选择了曾经去过的那处勾栏,地方宽敞,待着也舒心,进门之后,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

    今天的勾栏里面,客人可比前两次多多了。

    虽然还称不上是座无虚席,但好的位置,都被人占据了,李易只能和小环老方选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刚刚落座,年轻的伙计就又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客官,要点什……”

    问一下每一位客人要点什么,其实是这里的标准套路,虽然茶钱只卖两文钱一壶,但若是每一位客人都能叫上一壶茶,不也是一个不小的进项吗?

    那伙计刚刚开口,看到一张年轻的脸,立刻道:“我知道了,一壶清茶是不是!客官稍等,茶马上就到!”

    “回来!”那伙计刚刚转过头,李易就招了招手。

    “客官还有什么吩咐?”那伙计急忙回头。

    “这次来两壶?!崩钜灼擦死戏揭谎?,两个人加上老方,一壶清茶可能不太够。

    这一次台上不是那个说书的老头,一名歌姬在唱词,声音还挺好听,身后还有几名女子伴舞,老方自从进门之后,眼神就没有从那歌姬的身上移开。

    如果不是舞台太小,观众太少,还真有一种后世演唱会的既视感。

    李易心里面突发奇想,若是在这个世界搭建一个能够容纳数万人的场馆,开上几场演唱会,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随后就觉得这这想法不可能实现,毕竟这里没有麦克风、音响之类的东西,场子建的那么大,即便是声音最大的歌姬嗓子喊哑了,也不能让场中所有人的听到。

    “你的茶?!?br />
    一道清脆而又有些熟悉的女声从对面传了过来,刚才在墙头上听他讲鬼故事的少女将两壶茶放在了桌上,顺势在李易对面坐下。

    她的目光和小环对视了一下,刚才被同时吓到的两个人都轻哼一声,扭过头,不再看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