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的怀疑让李轩感受到了人格上的侮辱,他试图去说明自己的取向很正常,然而仔细想想之后,觉得李易的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此刻李易告诉他,他要休掉那位叫做柳如仪的漂亮女子,恐怕李轩也会和他有相同的怀疑。

    “你不承认也不奇怪,当局者迷,其实有时候,你自己也意识不到自己喜欢男人?!崩钜赘隽艘桓隹蒲У慕馐?。

    在这个时代的上流社会,甚至有人将这看成是一件十分风雅的事情,如果李轩真有这个倾向,李易不歧视喜欢男人的李轩,不过不歧视归不歧视,该保持的距离还是要保持的……

    “放心吧,喜好男风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不用……喂,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他的音调猛地提高。

    片刻之后,李易再次开口。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崩钜椎P慕裉烊绻荒芨桓鼋淮?,他就要开始打自己的主意了。

    ……

    ……

    听到李轩郑重的再次解释了一遍,李易大概明白他为什么要搅黄这门亲事。

    在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主宰婚姻大事的时代,成亲之前,哪管对方长得如何,反正蒙上被子都一样------大多数人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然而每一个时代都有着不愿意从众的觉醒者和先驱者,李轩大抵应该属于这一类人。

    他不能接受陪伴自己后半辈子的人是一个目前对于他来说还十分陌生的女子,为此宁愿再多做几年的单身狗。

    他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甚至让李易的心中都产生了一丝小小的敬意。

    毕竟在如今的世界上,有着如此“前卫”思想的人,可不多。

    “你现在上街去,看到哪个长得漂亮的良家妇女,让那些护卫当街绑了,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如果嫌一个不够,可以多绑几个,这样一来,想必就没有哪家愿意把姑娘嫁给你了,一劳永逸,何乐而不为?”

    李易看着他,一脸认真的建议道。

    领着一帮狗腿子在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可是他之前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惜没有穿越好,一个穷书生自然没有那么多狗腿子,这个理想只能无限期的延后。

    但李轩不同啊,他是小王爷,出行的时候,身边总会有几个武功不凡的高手侍卫跟着,绑几个姑娘还不是小菜一碟?

    李轩本来一脸期待等着李易的妙计,听他说完,脸上的期待之色凝固在了脸上。

    祸害良家妇女------这-他-娘-的,还真是一个好主意??!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这门亲事当然可以搅黄。

    作为准王妃,那女子的家族也是景国为数不多的大族之一,就算是嫁皇子也有资格,自然不会让族中贵女嫁给一位德行有缺的人------即便对方是未来要继承王位的世子。

    当然,婚事黄了,也没有多大的影响。

    以王府的实力,可以很快的息事宁人,甚至可以令觅世子妃,依然会有无数人盯着那个位置……

    但不说父王会不会轻饶了自己,就连他自己都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这个建议等于没说。

    他知道此事牵扯甚广,不能让李易参与进去。

    深深的看了李易一眼,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走了?!?br />
    刚才询问李易,心中其实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虽然他出身高贵,无论是手中掌控的权力还是财富,都是普通人一辈子都不能企及的,未来更是要继承父亲的王位,地位在万万人之上,可谓是天之骄子,风光无限。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够做主所有的事情,事实上大多数事情他都没有决定的权力,当然也包括婚姻大事。

    之前的这十几年里,他都是在按照别人规定路线在行走,只能在不走上歧路的前提下找找为数不多的乐趣,比如隐藏身份混迹于仕子圈子,和他们一样,流连于各大青楼,却每次都只是听听曲子……

    当然,这些都是小乐趣。

    在遇到李易之后,他才找到了人生中真正的大乐趣,仿佛有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为他敞开了大门。

    也只有他和那些只知道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人不一样,能让他暂时忘记世子的身份,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以他喜欢的方式相处。

    然而现在的他,已经越来越多的感觉到了从各方面施加过来的压力,甚至再像之前那样去群玉院听听曲子都已经成为了奢望……只希望以后还能有这样一个地方,这里没有什么小王爷,只有李轩。

    他可以和明珠无所顾忌的坐在李易对面,桌上是美味并且新奇的饭菜,那位姓方的汉子站在不远处幽怨的望着他们,心里怕是在骂二人抢了他的位子和饭菜,也可以笑嘻嘻的对那绝色女子说一声“嫂夫人好”,回过头继续和李易探讨大地为什么是个球的问题……

    所以,刚才的话题,到这里就必须结束了。

    看着李轩带着几个侍卫一脸落寞的离开,李易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刚才那些话,自然是他随口胡说的,以李轩的性格,不会去做绑架良家妇女的事情。

    有心想帮李轩,但对于此事,却根本无能为力。

    傻子也知道这些皇族或是王室的婚姻之事没有那么简单,每一桩婚姻背后,要说没有某种政治目的,打死李易都不信。

    如果他真的帮李轩将这件事情搅黄了,恐怕宁王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纵然他救过王妃,救过皇帝,也不会拿这个去赌一赌宁王的底线在哪里。

    在这些大人物眼里,可没有永远的恩情,只有永远的利益。

    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可拧不过宁王这条粗大腿,若是真的惹到了他,也只能收拾细软,带着如仪她们提早跑路。

    如果对方做的太绝,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让如意过去,偷偷抹了他的脖子,出口恶气之后,继续跑路……

    李轩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店铺门口,李易久久的望着那个方向,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之色。

    “抱歉啊……”

    微不可闻的声音,只有他一个人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