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事情总是在失去了以后才知道珍惜,之前李易觉得做县尉无聊,整天被一些鸡毛蒜皮又与自己无关的事情缠着,还不如躺在家里或者如意坊的院子里晒太阳。

    现在,躺在院子里晒太阳这一个愿望倒是真的实现了。

    自从受伤之后,他的活动范围就被限制在了自己的房间和这一个小小的院子里面,想要穿过店铺去外面看看,都会被老方给拦回来。

    小环和如仪回寨子了,既然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日子,自然需要将一些日常用具和换洗的衣物带下来,如意也跟着回去,只留下李易一个人在院子里。

    院子里面只有他一个人,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片刻之后,李易开始怀念那名叫做“小猪”的少女了。

    至少,有一个人陪着说说话,不会闷得慌……

    就算是脑袋里面有无数的书籍可以解闷,也不能和二八年华的青春美少女相比。

    没等多久,青春美少女再次爬上了墙头。

    “呼……,若卿姐姐终于出去了?!蹦巧倥赝吠艘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到李易还躺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心也放了下来。

    “桂花糕的事情,千万不要告诉若卿姐姐啊?!闭庖淮?,少女似乎是将脚下的凳子垫的高了一点,可以两只胳膊叠起来趴在墙头,看着李易说道。

    “放心吧?!?br />
    从李易那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少女便用闪烁不停的大眼睛盯着他,等着他兑现承诺。

    李易还是不屑去骗一个小姑娘的,再说好不容易有人愿意陪他说话,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说道:“王生翻过院墙回到家中……”

    “讲过了,这段讲过了,上次说到王生在窗外偷看女鬼在床上画皮呢!”少女急忙说道。

    “急什么,急什么,这不是还没进入状态呢吗?!崩钜灼擦怂谎?,这才慢悠悠的说道:“看到那女鬼变成了与他夜夜笙歌的女子,王生十分害怕,差点吓的魂飞魄散,终于想到了刚才在街上遇到的那名道士,急忙返回去追赶……”

    少女神情专注,暗自将他说的剧情记住,之后再转述给孙爷爷,有了后续的故事,那些客人怕是会给更多的赏钱吧?

    原版的画皮故事并不长,王生救了一名女子,不顾妻子劝阻将它藏于家中,那女子却是一只恶鬼,将王生心肺挖出之后,逃之夭夭,后来被道士用桃木剑斩死,王生妻子寻得奇人,将王生救活……

    结局皆大欢喜,但剧情曲折离奇,说起来还有那么一点的qing色元素,对于男子的吸引力加大,具备了在这个世界大卖的元素。

    原版画皮才两千多字,李易也不像那老者时不时的还要烘托一下气氛,类似于平铺直叙,没多久就说到了结局。

    “谢谢你的故事,我先走了,桂花糕的事情,记得保密哦!”听完了故事,少女的目的也就达到了,站的久了脚有些麻,想趁着还没有忘记剧情,赶快去告诉孙爷爷。

    如仪她们还没有从寨子里回来,这小姑娘要是走了,他找谁说话解闷去?

    老方?

    想想还是算了,代沟太多,沟通不容易。

    眼看着那少女转过头准备跳下去,李易再次开口:“看在那几块桂花糕的面子上,除了这《画皮》之外,再送你一个《婴宁》的故事吧?!?br />
    “啊,《婴宁》?”少女的动作一缓,转过身来,目光再次看向了李易。

    居然还有买一送一的好事?

    “书生王子服在元宵灯会偶遇佳人,他捡起姑娘丢落的梅花,回家之后,相思成疾……”

    又是一个从来没有听过的故事,少女立刻熄了立刻的心思,仔细的听了起来。

    一个《画皮》,只能解一时之急,等到那些客人听了厌倦了,勾栏还是会面临之前的窘境,当然是有越多的故事越好,她此刻心中甚至想着,定要将这位公子上次说的《白蛇传》《倩女幽魂》的故事也套出来,反正代价也只有几块桂花糕而已嘛,就算是被若卿姐姐发现了,应该也不会怪她的。

    更何况,她之前也没少偷吃……

    这一次,自然不是为了讲故事而讲故事,李易放缓了说话的速度,那少女有时候也会插上几句嘴,问上一些不能理解的地方。

    “嘻嘻,那个婴宁姑娘好单纯呀……”少女再次开口的时候,抬头望了望前方,忽然将头缩了回去,李易正疑惑间,身后已经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音。

    他转过身子,看到几个人穿过店铺,正向院子里走来。

    老方没有拦着,因为来的都是熟人,李轩让身后跟着的侍卫将大小箱子往院子里面抬,自己则是向着李易这边走了过来。

    “听明珠说你受伤了,我过来看看?!?br />
    李家的人都很懂礼貌,不像刘县令,来看望病人居然空着手,且不说他心里面是不是在偷着乐,最起码这些礼物还是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

    李易其实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李轩了,前几天心里面还在好奇,以他的性子,能憋住这么久不来找他刷新世界观,这本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抬头看他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一愣,疑惑的说道:“几天不见,你怎么憔悴了这么多,就算是天天往群玉院跑也不至于吧?”

    说起这件事情,李轩脸上不由的露出苦笑,摆了摆手说道:“别提了,自从母亲寿宴之后,父亲就不允许我再踏出王府,请了几位大儒,整日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烦都快烦死了?!?br />
    “今日若不是明珠去王府看望母亲,让我找了这么一个借口出来,恐怕现在还在王府对着那几个让人头疼的老家伙?!彼醋庞葡械奶稍谠鹤永锷固舻睦钜?,脸上的表情满满都是羡慕。

    堂堂世子,活的居然还没有他潇洒,心中自然郁闷的无以复加。

    “走,这些天在府中都快被憋死了,今天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请你去群玉院放松放松?!笨此难?,也不像是受了多么严重的伤,李轩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烦闷的事情,看着李易说道。

    “咳,这次受伤颇重,怕是不太方便,你还是自己去吧……”李易干咳了一声,说道。

    “哪里……”

    李轩正要开口,忽然觉得身体一阵发寒,猛地转头,看到了站在身后望着他的几道身影。

    用两块石头赢了她的小丫鬟,能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女侠,以及他那天见过的,李易的妻子……

    “咳,嫂夫人好……”

    望着中间那名女子,李轩脸上的表情一怔,随后就学着李易干咳一声,脸上的表情无比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