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爷,你刚才,刚才有没有看到,那里……”

    小环揉了揉眼睛,墙头上刚刚冒出来的脑袋已经不见了,她躲在李易身后,指着墙头,声音还有些发颤。

    墙外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她伸手指过去的时候,刚才的那颗脑袋又冒了出去。

    这一次看的清楚,脑袋的主人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施了淡淡的粉黛,模样俏丽,没有像姑爷说的那样脸色惨白,眼睛是两个黑乎乎的大洞,舌头也没有伸出五尺长……

    原来不是鬼啊。

    “鬼叫什么??!”

    从院墙另一边探过头的少女没好气的瞪了小环一眼,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屁股,这才看向了院子里面,躺在椅子上的年轻公子。

    刚才她在院子里玩耍,听到墙外传来熟悉的声音,便将耳朵贴上去听,起初还没听出来那声音是谁,后来被那声音讲的鬼故事吓到了,这才终于有了印象。

    就是昨天在勾栏里面用那《画皮》的故事吓她的那位公子。

    从屋子里搬来一张凳子放在院墙下面,探过头去看,结果才刚刚站稳,就被那小丫头的一声鬼叫吓的脚下不稳,摔了下去,到现在屁股还在隐隐作痛。

    这一次爬起来再去看那公子的时候,看到他腿上缠着白布,好奇的问道:“你怎么啦?”

    “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被狗咬了……”李易看着趴在墙头上那位叫做小珠的姑娘,随口说道。

    “哦……”

    小珠看了看他的样子,已经能想象出,他昨天晚上应该不止是被狗咬了,怕是还和那恶犬经过了一番殊死搏斗。

    “你能不能再说说《画皮》后面的故事?!泵行≈榈纳倥吭谇缴?,望着李易,大眼睛里面浮现出期许之色。

    昨天这位公子走了以后,她将那故事告诉了孙爷爷,孙爷爷本打算等到听到完整的故事之后,试着在台上讲讲,但是没有想到,昨日下午,那几个听了故事的汉子就拉了不少人过来,非要听《画皮》的故事,孙爷爷无奈,只能将她听到的前半段故事讲了出来。

    结果,在那短短不到一刻钟时间里面,客人们扔上来的赏钱,足足顶的上整个勾栏一天的进项了。

    只可惜,故事只有半段,孙爷爷在精彩的地方戛然而止,那些客人败兴而归,虽说不至于把赏钱要回去,但嘴里却是没有什么好话,若是能有《画皮》后面的故事,短时间内,她们就不用再担心生计的问题了。

    毕竟对于她们这些普通的伶人戏子来说,赏钱其实是维持生存的唯一途径,不像是那些名动四方的名角,经常被那些达官贵人请去表演,往往会有不菲的赏赐。

    “可以啊?!毕凶乓彩窍凶?,讲个故事而已,身上又不会掉块肉,李易看着那少女说道:“王生躲在窗外偷看那恶鬼画皮,吓的发出了一声惊叫,被恶鬼发现,将他开膛破肚,剖心挖肺,一命呜呼……”

    小环看了看趴在墙上的女子,又看了看姑爷,心中疑惑不解。

    姑爷给二小姐讲的《画皮》,可不是这样的啊,虽然她没敢听下去,但是也知道后面应该还有很长的故事。

    当然,除了疑惑这个,还好奇这女孩子是谁,像是和姑爷认识的样子,姑爷还给她讲了《画皮》的故事……

    “这,这就完了……”那少女扶着墙头,脸上的表情呆愣愣的。

    正常情况下,接下来的剧情不应该是更加曲折离奇吗?

    王生就这么死了?

    那位在街上遇到的高人呢?

    这完全不合逻辑??!

    她敢肯定,要是孙爷爷这么讲故事,那些客人扔上台的绝对不是什么赏钱,而是鞋子石头之类的。

    “可恶的家伙……”

    知道他是在敷衍自己,强行忍住从墙头揭下一块土砖扔过去的冲动,掂了掂脚,说道:“我从若卿姐那里偷几块桂花糕给你?!?br />
    “几块?”李易抬头望向墙头。

    “五块?!鄙倥ба?,说道。

    “十块?!崩钜字苯咏邮糠?。

    “六块不能再多了?!?br />
    “少了九块不干……”

    ……

    ……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最终将价格定在了七块桂花糕上面,那小姑娘就一点也不让步了。

    “小气……”看那少女下了墙头,估计是去偷------取桂花糕了,李易撇了撇嘴。

    小小年纪,就知道行贿了,小姑娘长大了可不得了啊……

    “姑爷,什么桂花糕呀?”

    小环在一旁听的发愣,桂花糕她也会做,姑爷为什么偏偏向那个女孩子要呢?

    “就是猜灯谜那次,在那个什么什么楼来着……”

    经过李易的提醒,小环终于想了起来,然后心里面又有些沮丧,她做的桂花糕,的确是没有那次的好吃呢……

    这一次等待的时间不短,起码也有一刻钟以上,才看到那少女的脑袋又从院墙上探了过来。

    “给你?!?br />
    她从墙对面递过来了一个用手帕包着的东西。

    小环个子太低够不着,去店铺里面将老方喊出来,从那少女手里接过了手帕,送到李易手里。

    打开手帕,七块桂花糕,一块不多,一块不少。

    “把那手帕还我?!鄙倥谇酵匪档?。

    “急什么,等吃完了桂花糕再还你?!笔峙粱垢?,就没有东西包桂花糕了,李易摆了摆手说道。

    “那把昨天你拿走的那块还我?!鄙倥肓讼胨档?。

    手帕可是女孩子比较私密的物品,被陌生男子拿去就有些不像话了。

    “那块啊……”李易想到昨天用来包剩下那些桂花糕的那块手帕,好像是随手收起来了,今天没有见到,估计昨天掉在了路上。

    “丢了?!彼醋派倥档?。

    “你……”

    少女差点气的从凳子上掉下去,正要说些什么,从屋子里面传来了一道声音。

    “玉珠,看到我刚才放在房间里的桂花糕了吗?”

    “我一会再过来……”少女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急忙从凳子上跳下去,向屋里跑去。

    “若卿姐,我没看到啊……”

    …………

    七块桂花糕,分给老方和小环各一块,或许是听到了刚才的动静,柳如仪也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看着李易手中的东西,疑惑的道:“相公,这……是哪里来的?”

    “邻居送的?!崩钜咨斐鍪?,说道:“要不要来一块?”

    一块给了如仪,两块被刚好撞到的如意抢走了,看着手中仅剩的两块桂花糕,李易有些后悔,刚才应该再坚持一下,或许能多要几块呢……

    说起来这小姑娘还挺好骗的,以后怕是不愁桂花糕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