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你突破了?”房间里面,如仪正在整理床铺,柳如意走进来,目露惊喜的说道。

    刚才在院子里和她缠斗的老婆婆,距离宗师之境,已经极度接近了,从姐姐刚才轻描淡写逼退她的情形来看,她怕是已经进入了那个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境界。

    柳如仪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说道:“刚突破不久,还需要一段时间稳固?!?br />
    虽然她说的云淡风轻,但其实直到现在,对于这件意料之外的事情,她的心中也充满了惊诧。

    之前的她,虽然距离那个境界只差一步,但这一步,有可能一辈子都迈不过去。

    勤苦,天赋,机缘,甚至是运气,都是迈过这一步至关重要的因素,缺一不可,武林之中,距离宗师一步之遥的高手有很多,但宗师高手,却只有那么有数的几个,足见想要迈过这一步是多么的艰难。

    想到她此次突破的原因,柳如仪回头看着她说道:“等过上一段时间,我将那太极教给你,应该会对破境有所帮助?!?br />
    “太极?”

    柳如意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这不是李易经常打的那一段乱七八糟的拳法吗?

    什么以柔克刚,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他不懂武功,满嘴胡言,姐姐上次跟着他瞎闹,柳如意也没放在心上,不过她现在提到这件事情,肯定不是一时兴起而已。

    “莫非……”

    她心中忽然想到一个荒谬的可能,回头望向了门外。

    院子里面,李易被小环扶着,正在招呼老方将椅子搬出来,躺在屋里总觉得闷得慌,相比而言,他还是喜欢在院子里晒太阳。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之后,柳如意走出房间,看着正躺在椅子上,给小环讲故事的李易,眼中浮现出迷惘之色。

    同一时间,如意坊隔壁,相隔不远的瓦舍,向来只有三三两两客人的勾栏里面,此刻竟然座无虚席,还有人站在过道之上,格外拥挤,那说书的老者端坐在台上,面色严肃,声音不同以往的嘶哑,给人一种阴森森的味道。

    “那恶鬼翠色面皮,牙齿尖利无比,只有眼白而没有瞳仁,只见她在榻上铺了张人皮,正拿出彩笔在那人皮之上勾画着,不一会儿,那恶鬼将笔扔下,把那人皮披在身上,只见披上人皮的恶鬼,竟变成了和王生一起回家的女子模样……”

    老者声音阴森,一边说着故事,口中居然还能发出让人寒毛直竖的怪声,便如同那恶鬼的声音一样,底下有人面色激动,有人脸色惨白,但眼睛却还是紧紧的盯着那老者,一刻都不愿意移开。

    听到精彩之处,见那老者不再开口,纷纷摸出铜钱扔到台上,大声催促。

    “嘿嘿,老弟,哥哥我没有骗你吧?”人群之中,某壮汉看着身旁脸色煞白的男子,笑着说道。

    那男子回头看着他,声音还有些打颤,说道:“信,信了……”

    起初这汉子说听了那《画皮》的故事之后,夜里连茅房的不敢上,他还兀自不信,觉得这汉子不是胆子太小就是太过夸大,毕竟他自己也算是这些勾栏的???,听过不少志异故事,还从没听说有哪个能将人吓成这样。

    今日被这汉子生拉硬拽过来,心中是带着不屑的,不过,来到这里,发现所有的位置都被人占了,前面更是连站的地方都没有,心中便免不了惊讶了。

    便是最热闹的勾栏,也没有过如此火爆的场面啊。

    人群虽然熙熙攘攘,但当那老者开口之后,整个勾栏之中就立刻变得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若是有人发出了一点噪音,立刻便会受到众人谴责。

    甚至刚才他还看到一位打嗝不止的男子,被两名汉子拎着胳膊丢了出去……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场面,他对于的那大汉的话开始有些相信。

    而随着那老者徐徐讲述,他已经没有心思去怀疑这汉子了。

    不是才子佳人的俗套故事,更不是那些听烦了的鬼怪奇谈,故事新颖,环环相扣,心中正在奇怪那道长为什么说王生是“将死之人”时,那老者终于讲出了原因。

    原来那女子,竟是一只披着人皮的恶鬼!

    仅仅是想到那人皮是如何剥离下来的,他的脸色就有些发白,而他刚刚将自己代入了王生的角色,就意识到和他夜夜笙歌的绝色女子竟是一只恶鬼……

    老者对于恶鬼的描述是那么的细致,那么的传神,脑海中几乎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样的画面,关键是这老家伙还时不时的鬼叫两下,让他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虽然心中恐惧,但却也有一种另类的快感,让他想要继续听下去。

    若是李易在这里,恐怕也会惊叹,这老者不愧是专业的说书人,无论是恐怖气氛的营造,还是那种神奇的口技,都是他拍马也赶不上的。

    王生亲眼看到恶鬼画皮,故事已经达到了一个gao潮,老者意料之中的戛然而止,说了一番类似于“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话,在台下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落荒而逃。

    “什么意思?”

    “就这么没了!”

    “又玩这套,这一段老子都听了三遍了,老子就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

    ……

    人群的寂静没有维持多久,便如同火山一样爆发出来,甚至连别的勾栏都受到了波及,一个个伶人歌姬正在表演奏唱,声音被压下去,只能看着客人纷纷离开,向着那处勾栏走去,脸上浮现出悲愤的表情。

    昨天和今天,已经是他们第二次被抢生意了……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此时,那老者躲在台后,也是一脸的无奈。

    他也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故事,可那书生,就只说了这一段??!

    本来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昨晚试讲了一下这《画皮》,没想到今天早上就来了这么多人,他也是骑虎难下。

    下次如果再来上这么一出,他的这把老骨头,可就被那些人给拆了……

    李易正在院子里给小环讲恐怖故事,锻炼锻炼她的胆量,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杂乱的声音,和小丫鬟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目光被院墙挡住,正要收回视线之时,一颗脑袋从墙那边冒了出来。

    下一刻,小环的脸色变得煞白,下意识的尖叫了出来。

    “鬼??!”

    上一刻姑爷才说道那只鬼被道长砍掉了脑袋还能口吐人言,下一刻就有一颗脑袋出现在墙头……

    尖叫过后,墙头上的脑袋消失了,李易听到墙对面传来了少女“哎呦”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