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告诉她们这是一位闲着没事干总在外面瞎晃悠的公主,只按照捕头的身份介绍了她。

    衙门里的捕头来看望县尉,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李明珠来这里只是看看李易,顺便问问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李易没有直说,但在见到那位持剑的女子之后,她的心里面也猜了个**不离十。

    没有打算再去深究这件事情,毕竟李易在她心中的地位,可比那些恶徒要重要的太多。

    当然,也有一些意外的收获。

    那年轻女子的武功不弱,从小到大,她在同辈之中从来没有遇到过敌手,还是第一次遇到没有必胜把握的同龄人。

    至于李易的妻子,后来出现的那位女子,看年纪也就比她们大上一两岁的样子,轻松的就将嬷嬷逼退,更是让她生不出一点比较的心思。

    虽然她并未因为自身武功生出什么骄纵之心,但连武林中凤毛麟角的宗师高手都称赞她是几十年一遇的武学奇才,若是有足够的机缘,有生之年未必不能踏入宗师的境界。

    然而今天见到的两名女子,着实让她遭受了不小的打击。

    “走了?!?br />
    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对李易摆了摆手,转身向外面走去。

    那老妪跟在她的后面,临走的时候还深深的看了柳如仪一眼,老脸上的惊容到现在都没有消退。

    “这就要走了,不留下来吃个饭?”李易站在门口出声说道。

    “好好养伤,伤好了早点来衙门报道?!?br />
    声音传来的时候,她的身影也消失在了李易的视线之中。

    李易摇了摇头,这女人怎么就不能多点同情心,他都伤成这样了,居然还想着压榨他,又不是给她们家上班,这么着急干什么……

    貌似,还真是给她们家上班啊……

    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做上司难,做老板家千金小姐的上司更难。

    老婆婆走了,没热闹看了,如仪将他扶到床上坐下,老方已经跑过去打开了李明珠带来的大箱子。

    “呵,里面怎么还有这么多小的?!?br />
    箱盖打开之后,老方有些微微惊讶,还以为箱子里装的什么东西,结果发现大箱子里都是一些呈长条形的小盒子。

    “我的天,这么大的人参!”

    “这是鹿茸?!?br />
    “这是……燕窝吧?”

    ……

    ……

    在李易一家面前,老方从来不拿自己当外人,打开了一个个盒子,口中惊呼不断。

    这李捕头让人抬来的东西可太贵重了,随便一件拿出去,怕就是能值不少银子。

    从小在山里长大,对于这些药材,他可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这位李捕头家里一定很有钱吧?”小环站在老方旁边,看着他惊讶的样子,自言自语说道。

    “何止有钱啊,李捕头家里可是大财主,银子多的根本花不完?!崩钜鬃诖采纤档?。

    这些东西普通人可能会觉得贵重,但皇宫里面,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东西,作为全景国最大的财主,坐拥整个江山,小小的几棵药材,根本不算什么。

    指不定公主殿下早上就是用燕窝漱口的。

    不过,以她的的行事风格,能带这些东西来,还真是稍微有些出乎李易的预料。

    昨天受伤昏迷,柳如意直接带他回府城找大夫,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好回寨子。

    如此一来,小环和如仪便留下来照顾他,院子后面还有两间屋子可以当做卧室,一间是李易现在睡的,另一间小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和如仪晚上睡在那里。

    昨天晚上她一个人在寨子里面等着,听说姑爷受了伤,心里面忐忑了一夜,天一亮就和老方从山上下来,等到如仪做好饭的时候,困得不行的小丫鬟已经在房间里睡着了。

    就在变成伤员的李易在享受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连走路都有人扶的堕落生活时,和李明珠走在路上的老妪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犹有些不信的说道:“这不可能啊,就算那小姑娘打娘胎里开始练武,也不可能……”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老妪连连摇头。

    “嬷嬷,什么不可能?”

    从刚才开始,就见她在一边喃喃自语,李明珠终于忍不住疑惑的转头看着她。

    “那位叫如仪的女子……”老妪眉头紧皱,“她才多大年纪,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达到宗师境界!”

    “宗师?”李明珠看着她,美目中浮现出了浓浓的讶色。

    这两个字有多重的分量,只要是习武之人都十分清楚,整个景国习武之人何其之多,的要说宗师高手,两只手绝对数的过来。

    而那些宗师高手,又有哪一个不是经过了数十年的武学积累,厚积薄发,才到达那种返璞归真的境界,那柳如仪,她才多大年纪???

    就算她从娘胎里开始习武,也断然没有这个可能。

    要知道,她习武十年,有无数名师教导,到如今连宗师的门槛都没摸到,有可能一辈子都进入不了那个境界,更何况是一个民间女子。

    此事也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

    “难道,真是老婆子我年纪大了,身子骨不行了?”那老妪抬起自己的双手看了看,脸上也不免有些怀疑。

    她到底还是不相信那年轻女子达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境界,或许只是她的功夫奇特,刚才那股力道,既柔和又霸道,她活了几十年,与人交手无数次,却还是第一次遇到。

    若是没有事先防备,恐怕宗师以下,都会吃亏。

    抬头看着李明珠惊讶的表情,她才摇了摇头,将那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出脑后,安慰道:“公主的天赋已经是当世罕见了,倒也不必太过失落,依老身看,那两个小姑娘,修习的内功本就不凡,怕是比起宫中的武学也不遑多让,身边必定有宗师级别的高手亲自教导,并且时间不短,否则纵然她们的天赋再好,也不可能有今日的境界?!?br />
    “这个柳叶寨,不简单啊……”说到这里,她的语气中已经多了一丝莫名的意味。

    “宗师高手,亲自教导……”

    李明珠喃喃一句,宗师级别的高手,已经站在了武学巅峰,为了寻求突破,神龙见首不见尾,就算她贵为公主,也不可能逼迫一位宗师跟在她身边,从小悉心教导……

    难道,柳叶寨有一位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