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名汉子回山寨报信之后,老方没有耽搁,再次向着府城的方向狂奔而去。

    柳如意背着已经失去意识的李易骑在马上,为了避免颠簸,速度并不快,但也能在晚上关闭城门之前赶到。

    老方爆发出了全部的速度,在她之前回到府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一脚踹开了“回春堂”的大门。

    回春堂是距离如意坊不远的一间药铺,也兼有医馆的作用,药铺的掌柜是一位有着几十年行医经验的大夫,上次为了给姑爷捡回来的姑娘抓药,老方和那位太医令去过一次回春堂。

    和上次有礼有节的敲门相比,这次的方法明显比较粗暴,那位老大夫还在堂中核算账目,冷不防药铺大门被踹开,一位壮汉从外面闯进来,还以为是来了盗贼,吓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定睛一看,才发现这汉子正是上次和刘太医来过的那人,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对方扛在肩上,呼啸着跑了出去。

    听见动静从后堂跑出来的药铺学徒,刚刚跑进堂内,看到陈大夫被一位彪形大汉抢走,在原地呆愣了片刻之后,才传来了慌乱的叫喊声音。

    …………

    “大夫,怎么样?”

    看到那位陈大夫收回了探脉的手,老方抓着他的胳膊,急忙问道。

    如意坊中,柳如意的目光也紧紧的盯着陈大夫。

    “不要急,不要急?!备詹疟焕戏娇冈诩缟吓芰艘宦?,陈大夫的心跳还没有回复平静,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县尉大人此次受伤不轻,腿上的伤是小事,待会从药铺里拿一些金疮药,敷上之后就没有什么大碍了,但腹部中的那一掌,怕是受了不轻的内伤,虽然不至于危及性命,但要彻底痊愈,也需要不短的时间?!?br />
    虽然那汉子刚才粗鲁的举动让他的心里十分不悦,但这位陈大夫很明显还是能够分清事情轻重缓急的。

    “这样吧,我先开一副方子,以滋养为主,药物为辅,效果会更好一些?!?br />
    那陈大夫在一边写药方的时候,老方狠狠一拳砸在墙上,怒道:“吴应那个杂碎,要是让老子遇到了,一定生撕了他!”

    刚才从二小姐那里已经得知了姑爷是被吴应绑走的,老方在心里已经将他祖宗十八代的女性成员都问候了一遍。

    “吴应已经死了?!碧谴蠓蛩道钜酌挥行悦?,柳如意已经放下了心,看着老方,淡淡的说道。

    “???”老方愣了一下,下意识的以为是二小姐动的手,有些遗憾的说道:“没落到老子手里,真是便宜他了!”

    柳如意并没有解释,目光再次望向了躺在床上的那道略有些单薄的身影。

    吴应已经可以算作是登堂入室的高手了,而李易有几斤几两,她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十个他怕也不是吴应的对手。

    但结果,却是吴应死在了他手里。

    在她赶到之前,四名身手不赖的汉子也没有将他如何……,那位脸上有刀疤的汉子,甚至不弱于吴应……

    她不得不承认,这一次,他在她心中的形象,有些颠覆。

    …………

    李易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阳光从窗户透射进来,微微有些刺目,他花了好一阵子才适应过来。

    很熟悉的床,很熟悉的房间,墙上挂着的HelloKitty还在冲着他笑,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他现在应该是身处如意坊中。

    这么说,昨天晚上在濒临绝境的那一刻,看到的那位浑散发着淡淡光辉的月亮女神也不是幻觉------感谢月亮女神,感谢如意。

    活着,真好。

    从阳光照射进来的角度来看,现在时候应该不早了。

    身上已经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腿上的伤口也重新包扎好了,虽然身体还很虚弱,但昨日那种晕眩的感觉没有了,试着支撑身体坐起来,门口响起了一道“哐当”的声音。

    小环手里端着的铜盆掉在了地上,在原地怔怔片刻之后,立刻尖叫着跑了出去。

    “姑爷醒来了!”

    李易在房间里面都能听到她的声音。

    叫喊的结果就是,没过多久,刚才还只有他一个人的房间,立刻就多了不少身影。

    “呵呵,大家都在啊……”李易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

    …………

    看到李易醒来,老方等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说了几句话之后,纷纷退出了房间。

    一时间房间里面只剩下李易一家人。

    柳如仪扶他从床上坐起来,说道:“衙门那里我已经让方大叔去带过话,相公这些日子在这里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情就不用再操心了?!?br />
    “刚才炖了鸡汤,相公喝一点吧?!背麓蠓蛩倒纳艘宰萄?,柳如仪从旁边端起一只碗,用勺子凑到他的嘴边。

    “还是我自己来吧?!崩钜准泵ι斐鍪纸庸鬃?,长大以后,吃饭什么的都是自己来,还从来没有被人喂过。

    这样的生活太**了,他可不能保证开了先河之后,还能不能经受住万恶封建社会的诱惑,搞不好就堕落下去了。

    喝汤的时候,她问了一些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柳如意也在一边听着。

    “对了,回去之后,得好好谢谢韩伯?!崩钜追畔律鬃?,脸色稍稍变的郑重起来。

    如果不是韩伯根据图纸帮他做出了袖弩,现在的他,可就不是躺在这里,而是躺在某一个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了。

    能够成功反杀吴应,那把袖弩居功至伟,当然,还有从大牛那里讨来的强力蒙汗药。

    灵魂来自于二十一世纪,老实说,杀人这种事情,他心里是很难接受的,但真正到了那种情况下,心里面还哪里顾得上这些。

    吴应不死,死的就是他。

    柳如仪点了点头,如此说来,韩伯也算是间接的救了他,自然不能亏待。

    她刚才在做饭,中途被小环喊进来,此刻见李易的情况乐观,叮嘱他好好休息之后就离开了房间。

    “这一次,没有给你丢脸吧?”李易扭头看着柳如意,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也算是柳二小姐的亲传弟子,以后出去行走江湖,说起这件事情,也不会堕了她的名头……

    “勉强没有?!?br />
    柳如意撇了他一眼,俏脸上的冰山消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