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光快如闪电,一剑封喉!

    直到那男子的尸身倒在满地的枯枝败叶之上时,那疤脸汉子和沉稳男子才缓过神来。

    月光下,喉咙已经不再往外冒血的男子双目圆睁,他到死也没有想明白,在他眼中只是玩物的女子,为什么转瞬之间,就变成了勾魂索命的阎王。

    “老三!”

    眼看着朝夕相处的兄弟惨死在那女子的剑下,他们却连阻拦的时间都没有,甚至连她怎么出剑的都没有看清,疤脸汉子愣神之后,脸上露出极度悲愤的表情。

    他口中发出了一道低沉的吼声,抽出腰间的长刀,几步跨过来,向那女子横劈过去。

    这一招全力出手,大开大合,甚至连空气都发出了一声犹如裂帛般的声音。

    今天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人,都被他这把大刀劈成了两半。

    在他身后,一直以来表情都十分沉稳的男子,脸上也终于出现了惊怒之色,在疤脸汉子出手之后,身形瞬间移动,封住了那女子的退路。

    面对当头劈来的一刀,那女子不闪不躲,只在那刀势快要落下的时候,周遭的月色仿佛亮了一下。

    …………

    窝棚里面,李易向外面望了一眼,只有月光之下的树影绰绰,看不真切,望向两侧的视线则被窝棚挡住。

    如果不是他刚才产生了幻觉,外面刚才应该是嘈杂了一阵,似乎有刀兵相接的声音,不过很快就回归了寂静。

    莫不是那三个家伙窝里斗,打起来了?

    打吧打吧,最好是三败俱伤,这样他也就不用思考如何逃出去了,右手就这么往后轻轻一拉,然后该回家就回家,该干嘛干嘛。

    他心里这样恶意的向着,一阵强烈的眩晕又涌上来了。

    身体晃了一晃,差点没有力气握住刀。

    便在此时,感觉到脖子上略微一轻,一直在等待时机的长脸男子猛地一偏头,避开了刀刃,身体就地向前一滚,立刻滚出了窝棚。

    从那书生手下逃出来,脖子上再也没有刀架着,他狂笑两声,心道等会问出了如意露的配方,一定要亲手砍掉那书生的脑袋。

    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的生死?;?。

    刚才被刀架在脖子上的感觉,吓死爷爷了……

    生死?;?,那一滚倒是滚出了不近的距离,直到身体撞到某物,才终于停了下来。

    长脸汉子正打算双手支撑身体站起来,和三位兄弟会和之后,进去收拾那书生,忽然感觉到手掌触摸的地方有些湿漉漉的。

    这些天并没有下雨,地上干燥异常,这处窝棚曾经是他们短暂的藏身之所,附近并无水源。

    “妈的,该不是老三又随地方便了吧!”想到老三以往的恶习,长脸汉子一脸晦气的怒骂一声,心中有些恶心,嫌弃的将手在地上擦了擦……

    感觉到的,是一种温热的触感,低头看去,老三向外暴出的蕴含无尽惊恐的眼睛让他不由打了一个寒颤,而此时,他的手正放在老三的脸上。

    翻转手掌,看到一团暗褐色的东西------这哪里是水,分明是血!

    “老,老三……”

    他脸上露出惊恐之色,伸手在老三的鼻下摸了摸,整个人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

    “死,死了!”

    今夜的月光很亮,可以清晰的看到身边数丈远的地方。

    两道熟悉的身影像老三一样横躺在几步远处,姿势不同,相同的是都十分安静,安静的像一个死人。

    “大哥,二哥!”

    他口中惊恐的叫了一声,心中惊惧万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夜色下,一道比月光更加明亮的匹练一闪而过。

    那女子脸上没有表情,手中握着染血的剑,目光冷冷的望向了不远处的窝棚。

    “还有一个?!?br />
    窝棚之中,还有一道若隐若现的呼吸声音,十分微弱。

    她走过去,从窝棚入口看向里面,黑暗中,一道人影躺在那里,早已没了声息,怕是已经死去多时了。

    脚步顿了一顿,眼前这短短的一段路,似乎隔着千山万水,让她寸步难行。

    …………

    外面久久的没有传来声音,有一道脚步声走到近前便戛然而止,李易手中握着刀,已经咬了无数次舌尖,意识勉强的保持清醒。

    “完了,这次怕是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br />
    他此时已经真正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再等上一会,怕是不用等到那些人进来,他自己的身体就会先扛不住。

    刚才的脚步声音忽然再次响起,李易躲在窝棚一侧,看着地上的影子从门口闪进来的时候,将手中的刀刺了过去。

    纵然敌强我弱,还是要努力一下,万一那几个人前后走进来,没有防备,被他一刀串了糖葫芦呢?

    理想的场景没有发生。

    刀刃被两根纤细洁白的手指夹住,李易看着在月光下散发出淡淡光辉的女子,微微一怔之后,将那把刀丢掉。

    终于等到你。

    “如意?!彼こさ乃闪艘豢谄?,张开怀抱,“我想死你了?!?br />
    他的身体直挺挺的倒下去。

    “好香,好软……”最后的意识消失在这里。

    柳如意抱着他,脸上的冰冷之色终于消失,抬头望了望天空,今夜的月色,好美。

    窝棚里面的尸体不是他,柳如意走过去,依稀的可以辨认出那死状凄惨的人正是吴应,他被射瞎了一只眼睛,致命伤是脖子上割破喉管的那一刀。

    一个是身手连末流都算不上的书生,一个是武功已经登堂入室的高手,外面那四个,也各个都武功不俗……

    俏脸上有些微微失神,片刻之后,将他靠在窝棚的墙壁上,再背起来,向着外面走去,消失在了夜色中。

    山路上,举着火把的老方已经喊得声音嘶哑,一路之上,火光点点,那些都是寻找李易的人。

    一匹骏马的长嘶从林中传来,老方回过头,借着火光和月色,看到马上的熟悉的身影。

    “二小姐……”他大步的跑过去,看到柳如意身后背着的一人时,身体一震,脸上露出狂喜,猛地说道:“姑爷找到了!”

    柳如意点了点头,“派人先回去通知一声,我们马上回府城!”

    “哎!”

    老方猛点头,心头的大石头终于落下,向着前方的火光处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