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脚步沉稳,不急不缓,时而踩断地上的枯枝,发出一声脆响,惊起了夜里休憩在林中的飞鸟,在一阵“扑棱”声中,向更深的夜色中飞去。

    “大哥,快到了?!?br />
    远远的看到一团黑乎乎的影子,宛如巨兽一般潜伏在林中,走在前面的一人停下了脚步,低声说道。

    再往前走上数十丈,就是吴应和他们约定好的窝棚了。

    “大哥,你说那吴兄弟到底能不能成事?”几人纷纷在此停步,一个长脸汉子望了窝棚的位置一眼,小声说道。

    “据说那人只是一个文弱书生,吴兄弟的武功不俗,就是你们三个加起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此事怕是万无一失的?!北荒浅ち澈鹤映谱鳌按蟾纭钡娜?,是一个身材高大,脸上有着几道纵横刀疤的男子,沉声说道。

    “也是,以吴兄弟的身手,应该不会有什么闪失,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问出来那“如意露”的配方,听说那配方老值钱了?!背ち澈鹤拥懔说阃?。

    “嘿嘿,老四你还担心这个,那些读书人啊,胆子最小,先砍他一手一脚,看他是要命还是要那什么配方?!背ち澈鹤由肀咭晃怀值赌凶游叛?,不屑的扯了扯嘴角。

    杀人谋财的事情,他们兄弟四人这几年可没少做,任他多么强硬之人,几刀砍下去,该说的不该说的就都倒豆子一般的讲出来了。

    此次四人犯案之时,没有收拾干净首尾,被官府盯上,逃窜到庆安府,机缘之下认识了吴应,熟识之后,那吴应向他们透露了一些事情,几人合谋之下,才有了今日之事。

    “我们还是快点过去,万一这吴兄弟下手没轻没重的,把那书生给折腾死了,我们今天可就白忙活了?!背ち澈鹤哟叽俚?。

    他倒不是担心那书生,以前他们四人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某一次逼问某地一位财主银库的地点,结果下手太重了,还没问出来,那财主便一命呜呼了,让他们白忙了一场。

    这吴兄弟以前可没干过这种事情,据说他和那书生还有着不小的私怨,要是还没问出配方就将他弄死了,他们的发财梦也会就此破碎。

    “老四说的有道理,我们还是快点过去吧?!彼娜酥?,一直没有开口的那名消瘦男子开口,率先向那处窝棚走了过去。

    其余三人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窝棚之中,李易差点将苦胆都吐出来,不再去看吴应的尸体,大腿上火辣辣的疼,腹部中了吴应那一掌的地方更是疼痛难耐,刚才的呕吐,怕是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因为那一掌所致。

    听如意说过,练武练出真气之后,轻飘飘的一掌拍在人的身上,表面上没有任何伤口,其实五脏都已经被真气摧毁,李易觉得他现在差不多就是这种状态。

    吴应那王八蛋刚才一掌可不只是轻飘飘的,之前看老方他们将人一拳打飞,感觉还挺刺激,亲身经历之后,只有说不出的苦楚。

    他刚才撩开衣服看了看,那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个淤青的掌印,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受了什么内伤……,在原地休息了几分钟,脑袋又开始有晕眩的感觉了。

    这个时候,他开始有些理解为什么李轩出行的时候,身边总会带有那么多的侍卫,若是今天和老方一起回来,也不至于搞的这么惨。

    有些勉强的站起来,没有再看躺在地上的吴应一眼,径直向外面走去。

    天知道吴应这家伙还有没有什么同伙,对付一个吴应,他已经用尽了浑身解数,差点挂掉,别说再来一个会武功的,现在的他,对付一个普通人都够呛。

    “吴兄弟,我们来了?!蔽雅锿饷娲匆坏来轴畹纳?。

    李易的脚步一顿。

    “妈的,说什么来什么啊……”李易心里暗骂一声,那把刀在手中握紧。

    “吴兄弟?”见里面迟迟没有传来声音,长脸汉子再次问了一句。

    “进来吧?!?br />
    这一次,窝棚里面倒是很快的传来声音。

    “人抓到了?”长脸汉子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走进了窝棚。

    月光透过窝棚的缝隙照射进来,看不太清里面的情形,长脸汉子只看到一道身影蹲在那里,至于地上,隐隐的还躺着一人。

    “怎么样,配方问出来了吗?”长脸汉子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大步的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一不留神,把他弄死了?!蹦恰拔庑值堋苯酉吕吹囊痪浠?,让大汉的脸色一变。

    “什么?”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疤脸汉子快步的向着这边走来,“我看看……”

    他直接在那“吴兄弟”的身边蹲下,要去看那尸体。

    便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炸裂的声音。

    “老四小心!”

    长脸汉子伏在地上,耳边传来大哥熟悉的声音,正要回头,一把冰凉的长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别动?!备詹拍锹杂行┖纳艉鋈槐涞们逦鹄?。

    “吴兄弟,你……”长脸汉子心中又惊又怒,缓缓的转过头,欲要质问那吴兄弟之时,脸色再次一变,“你,你不是吴兄弟!”

    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的视线猛地望向了地上的尸体,借着几缕月光,看到一只眼睛上插着小箭,另一只眼睛圆睁,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吴应时,脸上露出了极度难以置信的表情。

    那书生……

    那个他们以为的文弱书生,竟然杀了吴应!

    正是因为心里对吴应的武功极为自信,他担心过吴应没有抓到人,担心过他下了重手将那书生弄死,却从来没有担心过吴应阴沟里翻船,栽在那书生的手上。

    因此,在刚才进入窝棚之时,纵然他感觉到吴兄弟今天的声音有些不一样,却也只是略微疑惑了一下,根被没有往某个方面去想。

    可眼前的一幕,证明了他之前的担心都是瞎担心……

    刀上有血,怕是那吴应刚才就是死在这把刀下,看着那一脸平静的书生,长脸汉子从心底涌出一阵寒意。

    窝棚入口处,借着月光,三名汉子看着窝棚内的一幕,脸上也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

    吴应死了,老四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

    这就是吴应说的------文弱书生?

    “蹲着挺难受,麻烦配合一下,站起来吧?!奔溉诵纳裾鸲氖焙?,那书生的声音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