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郑重提醒,上一章也就是197章经过了大篇幅的修改,已经订阅了的书友如果没有看到标明修改的ps,务必先将本书删除书架然后再添加一次,不然后面的剧情接不上,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br />
    “全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贪嘴去买肉,姑爷也不会出事!”老方抓着头发,眼睛里面满是血丝,极度自责的说道。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重要的是先找到姑爷?!币桓錾泶┐植家律赖暮鹤优牧伺乃募绨?,对身旁的几人吩咐道:“既然那车行的伙计最后一次看到姑爷是在山下,大家沿着上山的路先找找看,也不一定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或许半路上就碰到姑爷了呢?!?br />
    “徐大哥说的对?!绷硪幻鹤右擦涌诘溃骸盎蛐砉靡仙降氖焙?,忽然想起来还有什么事情没办,又折回府城了。这样吧,你们先沿路寻找,趁着城门还没关,我去如意坊和县衙看看,有姑爷的消息了马上回来通知你们?!?br />
    这些汉子都是最初跟在李易身边做事的那些人,从老方焦急的表情和只言片语之中也猜出了事情的经过,此刻三五人合计了片刻,匆匆的出了寨子,沿着山路,一路寻找下去。

    老方眼中血丝更盛,回头望了望某处院落之后,向着山下狂奔而去。

    “二小姐,小姐一定能找回姑爷的吧……”夜幕已经完全的落下来,一道身影站在门口,望着山下的方向,喃喃说道。

    没有听到二小姐的回答,等她再次转过头去的时候,一匹骏马从院内冲出,高高的越过门槛,明亮的月光之下,马背上女子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她的眼中。

    …………

    “读书人不打诳语,我说在这里等你,就在这里等你?!?br />
    吴应看着那书生走到他的面前,伸手指着他的鼻子,说出这样一番话,脸上露出了嘲讽之色。

    这书生怕真的是读书读傻了,妄想用这样的话来骗他……,他的这个念头刚刚在脑海中浮现,耳边忽然传来嗡的一声,随后,一阵强烈的生死?;咳欢?。

    一抹黑色的光点,从那书生的袖中射出,在他的眼中迅速放大。

    吴应脸色巨变,下意识的伸手去抓,但李易刚才之所以走的这么近,就是为了不让他有反应过来的时间,吴应一只眼睛最后看到的一幕,是一片扩大的血色。

    ??!

    一声凄厉的声音从窝棚中陡然传出,吴应一只手握着眼睛上的小箭,五官全都扭曲在了一起,脸上的表情狰狞可怖。

    托韩伯做出来的改良版袖弩不能连发,李易也没有想着一下就能解决掉吴应,听到弩弦的声音之后,脚尖一挑,便将脚下的腰刀挑到手中,直直的向前刺了过去。

    噗!

    利器割破皮肉的声音。

    吴应一只手握着眼睛上的袖箭,一只手紧紧的攥住了刀刃,鲜血一滴滴的留下来,李易的这一刀最终是被他挡住了。

    “你该死??!”

    他猛地一扬手,李易虎口一震,手中的腰刀飞了出去,吴应反手一掌拍在他的腹部,李易只觉得像是被猛兽撞到一样,口中喷出鲜血,撞在搭建窝棚的木头之上,腹中疼痛难耐,像是五脏移位一般。

    一掌拍飞了李易,下一刻,吴应已经再次扑了过来。

    “看箭!”

    李易猛地扬起袖子。

    之前的那支小箭还插在吴应的眼睛上,他见此脸色一变,整个人在空中诡异的翻腾了一下,重重的落在一边,闪躲开来。

    没有听到弓弦的声音。

    李易额头上全是冷汗,捂着腹部,靠着窝棚,艰难的坐了起来,对吴应摇了摇手:“别紧张,骗你的?!?br />
    “你唬我!”

    吴应脸上的表情更加狰狞,捡起一旁的长刀,一步一步的向着李易这边走了过来。

    “放心,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死的?!?br />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从这书生的口中逼供出如意露的配方之后,便立刻结果了他,管他是不是什么县尉,从此以后远遁千里,天地之间任他逍遥。

    不仅私怨得报,有了那如意露的配方,无论走到哪里,他都不会缺银子,那个时候,他要多少女人有多少女人,还想着那柳如仪作甚!

    然而没想到的是,本以为对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只手便能结果他,心中自然放松了警惕------然后他就阴沟里翻了船。

    谁能想到,这书生的袖中居然能够射出箭矢?

    若是他刚才心中没有轻视,仔细的检查一番,怕也没有此刻的事情。

    现在说这些为时已晚,剧痛使得他的意识都有些模糊,那一只眼睛,怕是留不住了,此时再怎么懊悔也无济于事,等到逼问出配方之后,定要在他身上试试万种刑罚,以报这一箭之仇!

    迈出两步,吴应忽然间双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

    “终于见效了……”

    李易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心里面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而此时,吴应的手已经没有握刀的力气了,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你……”一波又一波的强烈倦意冲击着他的脑海,凭借一股顽强的意志力,艰难的开口。

    “我在箭上淬毒了……”

    李易慢慢的移动到他的身边,捡起旁边的腰刀,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吴兄,再见了?!蔽兆〉侗崆嵋荒?,吴应仅剩的一只眼睛猛然睁大。

    “放心,如意露的配方,我回去就烧给你,希望这个世界的地狱里面……没有穿越者?!?br />
    说完这句话,李易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整个人瘫软在吴应旁边。

    感谢韩伯的手艺,感谢大牛和老婆**用的强力蒙汗药,以及,感谢花露水的配方,没让吴应一开始就动刀子……

    大腿上有些刺痛的感觉,伸手一摸,黏黏的,怕是刚才撞到树枝上刺伤了,衣服也破了一个大洞,双手支撑着身体坐起来,撕扯下来一根布条,做了一个简易的包扎,这才偏过身去看吴应。

    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神经病啊。

    穿越过来第一天就被抢回寨子,这件事情怪他喽?

    就为了这点小事,至于这么玩命吗?

    妈的,还讲不讲一点王法了?

    武林高手被人抹脖子也会死,一个死了的武林高手,就算不讲王法,也没有那么恐怖了。

    不过,会恶心。

    吴应一只眼睛上插着袖箭,早已被血水浸满,另一只眼睛圆睁,像是要从眼眶中爆出来一样,喉管被割开,血流一地……

    呕!

    两世为人,李易却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

    尤其是这一切全都出自他之手,刚才命悬一线的时候还没觉得什么,现在却有些忍受不了,李易转过头去,在原地干呕起来。

    而此时,清冷的月色之下,通向这处窝棚的小路上,几道壮硕的身影正在向着这里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