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应?!?br />
    李易看着那青年男子背着手从林间走出,挡在了他回家的必经之路上,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眼前之人,他虽然说不上熟悉,但也绝对不陌生。

    第一天被柳如意抓上山的时候,便是此人和二婶娘破门而入,对方似乎惦记了如仪很久,李易和他只是在寨子里面见过几次,这吴应对于他的态度,并不算友善。

    吴应是二婶娘吴氏的侄子,虽然不姓柳,但经常来寨子,和柳氏族人十分熟悉,也算是半个柳叶寨人。

    在这里遇到他,出乎了李易的预料,而他刚才说的那番话,似乎话中有话,李易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恶意。

    这份恶意,已经不仅仅是不太友善的意思了。

    “你什么意思?”李易看着他,皱眉问道。

    “别急,李县尉先看看,这是什么?!蔽庥Τ胺淼目戳怂谎?,一只手从身后探出,手中抓着一物。

    这是一只雪白的兔子,兔子个头不大,两只耳朵被吴应拎在空中,四条腿还在扑腾不停。

    兔子的脖子上系着一条丝带,材质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皇帝送的绢布材质当然不会差,小环将用剩的一条绢布绑在了那只宠物兔的脖子上,若是它跑的远了,寨子里的村民看到脖子上系着丝带的兔子,就会将它捉回来。

    “小环的兔子!”

    李易脸色一变,看着他问道:“怎么会在你这里?”

    吴应笑了笑,说道:“在我这里的,可不只是这只兔子?!?br />
    “你把小环怎么了?”李易脸色一沉。

    “想要见到那小丫鬟,跟我走就是了?!蔽庥醋潘?,淡淡说道。

    李易此时已经明白这吴应的意思了,他的最终目的,原来是自己……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随便捉了只兔子来骗我,小环在你手里,你有什么证据?”李易后退几步,眯着眼睛看着他。

    这兔子的确是小环的兔子,因为那只兔子后腿上有着一团杂毛,不完全是雪白的,这一点不可能作假。

    他怀疑的是,吴应只是抓了那兔子来引诱他。

    毕竟小环平日里大多数时间都在家里,有如仪姐妹在家,十个吴应也别想从家里将她带走,更何况,寨子里还有那么多人,除非……

    吴应似乎是看穿了他心中所想,冷笑一声说道:“若是她一直待在家里,我的确拿她没办法,但这小丫鬟偏偏喜欢去寨子外面放这只蠢兔子……”

    “该死!”李易心中一沉,吴应说的,正是他担心的。

    “快些走吧,别让我动手?!蔽庥μ鹜?,脸上浮现出了阴狠之色,说道。

    早在刚才,李易就知道,他今天怕是必须要和这吴应走一趟了。

    很早以前,如仪就提醒过他,要小心这吴应。

    对方早年拜了武林中某个厉害人物为师,一身武艺不可小觑,就算是被柳如意调教了这么久的李易,也远远不是吴应的对手。

    拖延了这一点时间,心中抱着老方能侥幸赶到的念头,现在看来,怕是赶不上了。

    “县尉大人,这里走?!蔽庥σ跹艄制乃盗艘痪?,指了指通向林间的一处小道。

    李易心中打起了十二分警惕,看了吴应一眼,率先走了过去。

    他此刻脑海中已经闪过无数念头,这吴应武功不俗,如果是想要他的命,直接动手就行,不会这么麻烦,又是偷兔子又是绑架的,只是为了引他去一个地方。

    而听他刚才的话,似乎并未预料到老方不他身边,说明在这之前,他根本不忌惮老方,或者说他的计划,本就包括老方在内……

    这么麻烦的布局,一定是有所图谋……,谋财或是害命,或是先谋财再害命,现在还不知道吴应想要干什么,但至少短时间之内,他是安全的。

    眼下相对紧要的事情,是确定小环到底有没有危险。

    再往前,林中的小道已经变的更加的狭窄起来,周围也越发的荒僻,林深树茂,杂草丛生,周围只有两人的脚步声音响起。

    “到了?!?br />
    忽然间,吴应冷冷的说了一声,伸手指了指前方,说道:“那小丫鬟就在里面?!?br />
    李易抬头望去,果然在前面看到了一处简易的窝棚,窝棚搭建成三角形,两侧覆盖着杂草树枝,应该只是一个临时的落脚之地。

    这荒山野岭,人迹罕至的地方出现这样的窝棚,想来住在里面的也不是什么好人,李易的一只手向袖子里面缩了缩,回头望了吴应一眼,对方冷笑道:“怎么,不敢进去?”

    他移开视线,没有回答,缓缓的走过去,掀开外面的布帘,向里面望了一眼之后,脸色一变。

    窝棚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他被这吴应骗了!

    忽然间,身后一阵劲风传来,李易本能的感觉到危险,还没等他转过头,只觉得后颈一阵剧痛,随后便眼前一黑,栽倒在地,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县尉大人……,呸!”

    吴应随手将那兔子扔到一边,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之色,向地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

    ……

    柳叶寨中,小丫鬟坐在院子里面,还在为那只走失的兔子而伤神,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抬起头时,已经可以看到月亮,小环望了望门口的方向,喃喃道:“姑爷怎么还不回来?”

    按照往日的情形,姑爷应该在一个多时辰之前,就已经到家了???

    难道是衙门里面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小丫鬟因为这件事情分散了注意,这时,柳如仪从院内走出来,也有些疑惑的问道:“小环,姑爷还没回来吗?”

    “没有?!毙⊙诀咭×艘⊥?,站起来说道:“我去问问方大叔吧?!?br />
    姑爷一直是和方大叔一起的,如果方大叔也没有回来,应该就是姑爷有什么事情要忙吧。

    之前他偶尔也会有睡在铺子里不回来的时候,如今的小丫鬟,已经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的胡思乱想了。

    柳如仪点了点头,看着小环走出家门,也没有多想什么。

    小环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老方。

    “什么,姑爷还没有回来?”老方看着如仪姐妹,脸上也满是疑惑之色。

    家里的羊肉没了,今天回来之前,他去肉铺买了一些羊肉,准备晚上吃火锅,离开了顶多半个时辰的功夫,回到县衙之后,那差役告诉他,姑爷已经先回去了,老方只好自己回寨子。

    先入为主,回来之后,他并没有再过来看看,刚才家里炉子已经架好了,炭火也烧的正旺,老方正欲磨筷霍霍向羊肉,小环来家里问他姑爷的事情,听过姑爷还没回家,老方放下筷子,就匆匆的赶过来了。

    “会不会是在如意坊?”柳如仪看着他问道。

    这也是一个可能,若是他没有回寨子的话,大多是睡在如意坊了。

    老方摇了摇头,语气坚定的说道:“不可能,我是和铺子里那几个女孩子一起回来的,姑爷今天没去过铺子,车行那伙计也说过,他把姑爷送到了山下,亲眼看到他上山的?!?br />
    “要不我去韩伯那里看看,姑爷前些日子经常去韩伯家里?!毙⊙诀咴俅慰诘氖焙?,俏脸上已经有了焦急之色。

    “我去!”老方闻言,扭头就出了院子。

    大小姐拜托他?;す靡?,如今没有姑爷的消息,老方心中也焦急的不得了,若是姑爷出了什么事情,不说没脸见大小姐,老方自己心里这关都过不去。

    更何况,姑爷这一次失踪,完全不同于上次。

    上次姑爷不见了,老方心中自责,但也没有那么严重,毕竟如果姑爷自己跑了,他也只是看管不力而已。

    而姑爷这一次的失踪,绝对不会是这个可能。

    “啊,姑爷,姑爷这几天都没有来这里啊。怎么了,姑爷不见了?”看着一脸焦急的老方,韩伯疑惑问道。

    老方闻言身体一颤,脸上的表情更加焦急,咬牙之后,再次扣响了另一户人家的大门。

    “什么,姑爷?没见到啊?!?br />
    “姑爷怎么可能在这里……”

    “没看到啊,姑爷怎么了?”

    ……

    ……

    几乎将寨子里面所有人家的门都敲了一遍,听到这些人的答复,老方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起来。

    于此同时,某处偏僻山林的窝棚之中,躺在角落里的年轻人,睫毛轻微的颤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