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叫小珠的少女,看着李易将剩下的桂花糕连同她的手帕一起带走,身影很快消失在门口,俏脸上的表情有些呆愕。

    故事只讲了一半,在最紧要的关头停住,听不到后面的内容,让人心里痒痒的难受。

    “这位公子,说话不算话……”

    明明说吃了自己的桂花糕就会好好讲故事的……少女粉拳紧攥,轻咬下唇,低声喃喃说道。

    看着那书生收了赏钱,干脆利落的转身就走,几名被《画皮》故事吸引的汉子也呆愣在了原地。

    “这他娘的算什么?”

    正被那故事撩拨的心痒难耐,讲故事的人却不负责任的跑了,有没有考虑过他们这些看客的感受?

    这年轻书生,怎么比台上说书的老头子还要可恶?

    “玉珠,那人是谁?”刚才在上面说书的老者从台上下来,走到少女身边,望了门口的方向一眼,开口问道。

    虽然故事还没有讲完,但这里已经没有人听他讲了,本想过来问个清楚,但没想到那搅局的书生居然这么快就溜了。

    少女还没来得及回话,刚才被她吓到的那名汉子先急着开口。

    “老头子,别说你刚才的故事了,会不会讲《画皮》,赶快给我们来上一段,赏钱少不了你的?!?br />
    那汉子从怀中摸出一把铜钱拍在桌上,目光紧紧的盯着老者说道。

    “对对对,刚才那书生太没有规矩了,讲了一半就跑,听的人心里痒痒,你赶快接着他刚才的地方讲下去?!?br />
    老者的脸上露出愕然之色,根本听不懂这些人再说些什么。

    “他们让自己讲什么,什么皮来着?”

    他那里知道那是什么皮??!

    …………

    本来想来这里听听曲子,看看歌舞,却没赶上好时候,碰到了一个喋喋不休的老头子,唯一的收获就是这些桂花糕了。

    宛若卿做的桂花糕味道还真是没的说,下次遇到的时候,得向她请教一下这东西怎么做,回去教给小环,平时可以多做些带在身上,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五花八门的零食,万一在县衙的时候饿了,还能吃几块先垫垫肚子。

    左右无事,他干脆就在这里溜达,这处瓦舍也算是庆安府一处不小的娱乐场所,一块无比宽阔的广场,建有各种瓦棚房舍,除了表演用的大小勾栏之外,也有不少的商家,两边琳琅满目的摆着各种货物,李易在几个勾栏外面驻足片刻,有唱曲的,演戏的,口中吞剑,胸口碎大石的,看得人眼花缭乱。

    不得不说,城里人可比柳叶寨中的村民要会玩多了,懂得自己给自己找乐子。

    现在虽然还是白天,这里却也聚集了不少人,倒是个打发时间的好去处。

    李易又陆续的逛了几处勾栏,看了看天色,估摸着下班时间也快到了,在外面巡视了这么久,也该回家吃饭了。

    折返往回走,途径某处妓院,某一个正站在门口接客的姑娘眼前一亮,急忙上前几步抓住了他的胳膊。

    “公子,进来玩玩啊……”

    嗲声嗲气的声音让李易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急忙将胳膊从她的手里甩开。

    这里的妓院比不上群玉院那么高端,没有那些清倌人陪你吟诗唱曲,谈人生聊理想,男人来这里的目的很单纯,就是解决生理需求。

    李易上辈子二十多年都忍过去了,在这个世界才只经历了区区几个月,生理需求还没有那么的强烈,更何况,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把第一次交代在这里??!

    那浓妆艳抹的青楼女子见眼前这位俊俏公子似乎没有那种心思,想要放弃,但又心有不甘,在这里可很难遇到一个相貌如此出众的客人,索性将牙一咬,说道:“公子,你随我进来吧,我……,我不收你的钱?!?br />
    虽说她作为妓子,做的是皮肉生意,但每天面对那些年纪又大长得还丑的嫖客,心中多少都会有些厌烦,若是能和这样的年轻公子共赴巫山,便是让他倒贴钱也愿意。

    不收钱……

    李易因为这句话惊在了原地,原来李轩上次说的不是在骗他,真的可以逛窑子不掏钱……

    不过眼下的情况又有些不同,这位眼睛放光的女子可不是因为什么诗词文章才给他这么大的优惠,多半是因为------他很有做小白脸的潜质?

    逃也似的从那拉客女子的手里挣脱,那女子似乎大为失望,到最后连倒贴钱的意思都表露了出来,李易连声致歉之后,急忙快步的离开。

    他心里暗自感叹,这个世界的小姐,还真是热情奔放……

    出了瓦市之后,也没有了再逛的心思,回到县衙,直接去后衙叫老方一起回去。

    “大人,方大哥出去买东西了?!崩戏矫辉?,一衙役跑过来说道。

    老方整日里在县衙无事可做,和这些衙役倒是混的熟了,平日里一口一个“方大哥”的叫着。

    “算了,等他回来,告诉他一声,就说我先回去了?!?br />
    以李易对老方的了解,在街上买完东西之后,指不定又要逛多久,懒得等他回来。

    从车行租了马车,慢悠悠的行驶出了府城,与此同时,柳叶寨中,小环的脸色有些焦急。

    姑爷送给她的小兔子丢了。

    “要不再去外面找找,可能是它饿了跑出去了?!绷缫强醋潘?,安慰道。

    “不会的,我早上才喂过它了?!?br />
    小环的声音里面带着哭腔,那只兔子她养了好久,已经有了感情,无缘无故丢了,心里面十分难受。

    以前就算是她将兔子放出来,它也只是在院子里面活动,有时候会跑出去,但也不会跑出很远,一会儿就会主动跑回来,而今天,她已经找遍了院子和周围,却依旧一无所获。

    “还是没有找到,或许,是它偷偷跑了吧?!绷缫獯油饷孀呓?,她已经扩大了搜寻的范围,仍旧没有找到那只兔子。

    小环虽然心里面不太愿意相信,但也知道这只兔子本来就是从外面抓到的,可能它也有自己的家人,如果有人要把小环和小姐姑爷分开,她心里一定也会很伤心。

    “希望小兔子能找到她的家人……”小丫鬟叹了一口气,口中喃喃说道。

    …………

    “公子,明天一早我还在这里等吗?”车行的伙计将李易送到山下,前面就是山路了,临走的时候问了一句。

    “不用了?!崩钜装诹税谑?,上次给那匹马钉上马掌,那货似乎是被吓到了,再也没有在他面前撒过野,老老实实的不再乱蹦跶,明天出门的时候,就可以骑着它了。

    那伙计赶着马车回去,李易一个人走在山路上,想着回到寨子还要走一段不短的距离,在城里买上一处大宅子的理想,要抓紧时间实现了。

    柳叶寨之前是山贼寨子,建寨的时候,自然要考虑到会不会被官府派兵轻易的端掉,一路之上,都是崎岖的山路,有些地方也只能容一人一马通行,易守难攻,作为一个山贼寨子,位置还算不错。但作为村寨,躲在深山里面,出行极为不易,几代人都那么穷,也是有道理的。

    “呵呵,李县尉,怎么,今天方老三为什么没跟着你?”

    李易走过一处茂密的树林,忽然从林间传来了一道声响,他脚步一顿,抬头望去,看到一人从林间走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