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子说父母要将她卖给大户人家做妾,她不堪忍受,这才偷偷逃跑,也没有确定要去的地方,王生见这女子长得貌美,一个人没有目的的赶路,动了心思,于是将她邀请到自己家中……”

    当初为了看到柳如意被吓到的样子,《画皮》的故事李易给她讲过一遍,如今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吃了少女送的桂花糕,喝杯茶水润润嗓子,继续讲了起来。

    少女听到这里,根据多年听书的经验,已经大抵明白这位公子讲的是什么样的故事。

    那叫做王生的读书人帮了赶路的女子,女子心生感激,便在他家住了下来,两人相处久了,情愫暗生,王生夜里苦读之时,女子在一旁红袖添香,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王生赴京赶考,中了状元,衣锦还乡,从此以后,两人和和美美的生活在一起,添为一段佳话……

    若是剧情再曲折离奇一点,便是王生中了状元之后,被公主或是宰相千金相中,做了驸马亦或是哪位大官的乘龙快婿,那女子在家中日日等候,没有王生的消息,于是收拾行囊,千里迢迢的走到京城,上演一场千里寻夫记……

    诸如此类的故事,她从小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对于对面公子所说的故事心中期待感降了几分,不过还有一点让她好奇,故事的名字好像是叫《画皮》来着,画皮是什么意思呢,王生的画工很精湛吗?

    “王生与那女子相处了几日,一日走在街上,被一个道士撞到,道士回头看见王生,十分惊愕,就问王生:“你最近遇见了什么?”王生摇头否认。道士又说:“你身上有邪气萦绕,怎么说没有?”王生又尽力辩白。道士摇了摇头,离开的时候说道:“糊涂??!世上竟然有死到临头而不醒悟的人……””

    听完这一段,少女脸上的表情开始有些疑惑了。

    不是要赴京赶考吗,怎么连道士都出来了,“死到临头”又是什么意思,这故事,好像和她听过的故事有些不一样。

    这样想着,少女的好奇心被充分的调动起来,俏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的认真。

    “王生回家之时,发现院门从里面堵住了,不能进去。他心中怀疑堵门的人,于是翻过残缺的院墙,蹑手蹑脚走到窗口窥看,顿时吓得身上的毛发全都竖起来了------只见一只面目狰狞的恶鬼,长着翠色面皮,牙齿长而尖利,像锯子一样。恶鬼在榻上铺了张人皮,正手拿彩笔在人皮上绘画,不一会儿扔下笔,举起人皮,像抖动衣服的样子,把人皮披到身上,变成了与王生朝夕相处的那女子模样……”

    “??!”

    李易讲到这里的时候,少女脸色煞白,陡然发出了一声尖叫,“鬼??!”

    李易的声音戛然而止,不是故意在精彩的地方停住为了讨要赏钱,是那少女的尖叫声吓到他了。

    看过无数的恐怖电影,要论想象能力,他可比这个时代的人们厉害多了,刚才那女鬼的形象正像是3D电影一样在他的脑海中滚动播放,这少女的惊叫声音,就像是给电影加上了环绕音效,身临其境,真的不能再真了……

    瞪了那少女一眼,吃块桂花糕,喝杯茶压压惊。

    “妈呀!”

    在那少女发出尖叫声音之后,就在他身后的一个汉子猛地从座位上蹦了起来,膝盖磕在凳子上,又急忙蹲下,抱着膝盖直吸气。

    “小丫头,没事瞎叫唤什么!”

    那汉子瞪了少女一眼,疼的龇牙咧嘴,语气中满是埋怨的意味。

    刚才他听故事正听得入神,那恶鬼居然在人皮上作画,画好之后穿上就能变成人类女子的模样,而那读书人还和这恶鬼夜夜欢好,想到这个画面,他的心里面就有些发憷,这他娘的也忒恐怖了……

    冷不防听这少女鬼叫一声,他魂都快吓没了,浑身汗毛直立,下意识跳将起来。

    “就是,好好听故事,别瞎叫唤!”

    “那个书生,继续讲啊,那王生看到女鬼,后来怎么样了……”

    大汉周围还坐着几名男子,大概刚才也在偷听李易吓这少女------好心的给这少女讲故事,被刚才的尖叫声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的时候,纷纷开口催促道。

    前面不远处筑起的台子上,说书的老者声音越来越小,脸上浮现出了惊疑之色。

    刚才听他说书的那些客人,都跑去那边干什么了?

    他本来已经说到了一个紧要的情节,按照惯例,这些人听得高兴,必定是会给赏钱的,可现在,连人都没有了,还有个屁的赏钱!

    老者看着坐在那里,被众人围住的书生,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莫非,那个年轻人,是别的地方派来砸场子的?

    在看到那几名客人将铜钱拍在对方前面的桌上,甚至其中还有一块碎银子的时候,老者心中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抢生意抢到这里来了,那些人,做的越来越过分了??!

    “诺,赏钱给你,继续说下去?!?br />
    在第一个汉子将几枚铜钱放在桌上之后,又有几人纷纷效仿。

    恶鬼在人皮上作画------刚才这个书生讲的故事,可比台上那老头说的要刺激多了,几人错将他当成了新来的说书人,掏赏钱的时候,比刚才往台上扔钱要大方多了。

    那少女虽然没有在桌上放铜钱,但还是用渴望的眼神望着李易,“接下来的故事呢?”

    对于千百年后的人来说,《画皮》这样的恐怖故事简直是弱到爆,恐怖气氛远远不能和那种3D惊悚恐怖大片相比,但这里是古代,半部《聊斋》,就能吓的胆小之人不敢夜行,据说当初六十年代香港第一部《画皮》拍出来的时候,有不少人信以为真,看完之后,被活活吓死……

    不过,虽然听起来害怕,但很多人就是喜欢这种惊悚刺激的感觉。

    李易就很不理解这小姑娘的行为,明明吓的脸都白了,为什么还要听呢?

    就算她想听------他也不敢再讲下去了??!

    在他脑海中播放3D电影的时候,万一她再向刚才那样鬼叫几下,李易不确定他的小心脏还能不能再承受。

    本着为小姑娘幼小心灵负责,不让她留下某些挥之不去阴影的想法,李易还是决定到此为止。

    “接下来的故事,有机会再讲?!痹谏倥等坏难凵裰?,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将剩下的桂花糕打包带走。

    走了几步,又折返回来,将桌上的铜钱也收了起来。

    虽然钱少了一点,但最起码是自己的劳动所得,浪费可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