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

    景帝到底是有喘疾在身,难题得解,心中开怀,大笑了几声,一口气没喘上去,剧烈的咳嗽起来。

    常德脸色一变,急忙上前搀扶住他,景帝抚了抚胸口,片刻之后,呼吸终于平复下来。

    “严爱卿,你说每年需要大量更换战马,大多是因为马蹄磨损所致,若是能想出一个法子,让马蹄不再磨损呢?”景帝笑了笑,看着兵部尚书严炳说道。

    严炳愣了一下,躬身说道:“回陛下,若是真有这样的法子,每年花在战马上的费用,怕是可以减少七成以上?!?br />
    顿了顿,又道:“只是……,古往今来,无数人从避免马蹄磨损着手,却从来没有一人成功过?!?br />
    严炳自然知道如果能够避免马蹄磨损,自然也就不需要这么多的马费,但问题在于,这么多年,兵部一直有人钻研试图解决这个问题,做了无数试验,无不以失败告终。

    如果这件事真像陛下说的那么轻松,又怎么会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人能够解决?

    “常德,把这些拿给严爱卿看看?!本暗坌α诵?,将那画着奇怪图形的纸张递给了他。

    严炳从常德手中接过那几张纸,心中大为疑惑,看这样子,莫非真有人解决了这道千古难题?

    满怀好奇和疑惑,视线向纸上投了过去。

    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奇怪的图形,呈半环状,他伸出食指和拇指比划了一下,继续看图形下面的文字。

    “马蹄铁?”他口中喃喃一句,小声的读下去:“将此物钉在马蹄之上,避免马蹄和地面直接接触,便不需考虑马蹄磨损,若是马蹄铁损坏,只需换上新的蹄铁……”

    随着视线的下移,严炳手持纸张,目光死死的盯着纸上的图形,呆立当场。

    “居然……,这么简单!”此时,他已经忘记了这里是御书房,胡须抖动,忍不住高声说道。

    困扰无数人数千年的问题,只用这几个小小的铁条,就能迎刃而解,为何自己之前没有想到?

    而且,马蹄之上装了铁条之后,亦能适应更加恶劣的环境,无论是地上有多少砂砾石头,只要马蹄不和地面接触,就完全不用担心马蹄磨损或者崩裂,骑兵和战马的安全都得到了保证,战力也必将上升一个层次。

    “不知是哪位英杰想出了此等奇妙的方法,只用几根造价微薄的铁条,从此以后再也不用担心马蹄磨损,亦可为国库节省大笔开支,臣为陛下贺!”

    严炳将那纸张收好,一脸激动的说道。

    一旁的户部尚书看到严炳忽然之间像是变了一个人,绝口不提马费之事,心中对于那纸上所写的内容也产生了几分好奇。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陛下和兵部尚书如此激动?

    “没想到这一次,他又解了我们君臣一道难题?!本暗坌那椴淮?,摸了摸下颌的短须,说道:“本想让他先在那里磨砺几年,再调来京城,若是一再封赏,怕是会滋生他的骄纵之心……,罢了,这笔功劳,朕切暂时为他记着,等到日后一并去算?!?br />
    常德自然知道景帝口中说的“他”是谁,两位尚书则是听的一头雾水,只知道陛下对于这位献计之人颇为重视,日后像是要委以重权的样子。

    就是不知道此人究竟是谁,毕竟,君臣多年,两人还没有见过陛下对什么人如此看重……

    …………

    李易已经等了好几天了,李明珠都没有提到奖赏之类的事情。

    得,这次真的又白忙活了。

    或许几块小小的铁条,也就她自己当成宝贝,人家皇帝和朝廷根本不稀罕。

    这女人啊,头发长,见识短,见到一个新奇的玩意儿就大惊小怪的,让自己白白期待了一场。

    还以为皇帝能够再赏几亩地几匹绢,也算是没白画那几张图,白写那么多字,看来是他想多了。

    衙门里实在是无聊,换了便服,也没让老方跟着,悠然的走出了县衙。

    庆安府城是庆安府文化、经济、政治……,反正不管什么都是中心,除了逢年过节之外,平时也热闹非凡。

    李易在街上闲逛------视察民情,一路走过来,倒是看到了不少熟人。

    柳氏冰糖葫芦如今已经在府城扎根,每条街道上都有举着冰糖葫芦的柳叶寨村民,大多是柳氏那些人,有时候看到李易,会热情的打个招呼。

    每天只需要举着插满冰糖葫芦的棍子站在那里,不需要吆喝,不需要叫卖,生意自动上门,每天带回去大把大把的铜钱……,这么容易的赚钱方法,他们几个月之前想也不敢想。

    虽然还需要交出一半的利润,心里不怎么舒服,但剩下的一半也足以让他们过上以前不敢想的滋润日子。

    老方他们是最开始卖冰糖葫芦的,有一段时间将这些生意交给自家婆姨或者信得过的亲戚去做,现在如意坊的供货全由王府那边提供,寨子里的作坊停了,他们也都闲下来,有时候会到这里来看看,顺便监督监督。

    作为最早的员工,如意露和烈酒的利润,他们都是有分红的,每个月底坐在家里数银子就行。

    路过如意坊的时候,李易站在门口看了看,客人不少,几个女孩子最初对这里有些生疏,现在则是将这里的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他远远的望了一眼,没有进去。

    如意坊隔壁,就是一处瓦市所在,李易上次去过一次,古代的娱乐活动匮乏,自然比不上后世电影院KTV之类的,但他现在根本没得挑,在这里听两段曲子,看上几段歌舞,总比坐在县衙里面发呆要好的多。

    瓦市里面的空间很大,里面有不少临时搭起来的看棚,十分简陋,外面用栏杆围起来,里面唱戏的跳舞的唱歌的都有,在门口付上十文钱,便可以随便欣赏这里的节目。

    当然,这些看棚只是最低端的娱乐场所,聚集在里面的,大都是经济不宽裕的普通人。

    除了这些看棚之外,戏院、茶楼、酒肆,甚至是妓院这里也有,当然,这些地方就比较高档了,一般人根本消费不起。

    李易上次去的,是一个规模大些的勾栏,论奢华程度,比不上那些青砖琉璃瓦的酒楼妓院,但比起那些简陋的看棚不知道要好上多少。

    “客官,您需要点什么?”

    依旧是上次见过的那个伙计,看到有人进来,满脸笑容的问道。

    “你们这里都有什么?”李易最近在衙门没少喝茶,再说这里的清茶味道也一般,他这次不打算再喝了。

    “清茶?!蹦腔锛菩ψ潘档?。

    “还有呢?”

    “只有清茶?!被锛屏成系男θ萋韵赞限?。

    【ps:过年期间,事情比较多,明天要开始走亲戚,这几天尽量保证不断更?!?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