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轩差王府的下人将这匹马送过来的时候,马掌已经钉好,马鞍之类的配套设施也都十分齐全。

    “先上马试试?!奔钜鬃吖?,柳如意将手中的缰绳递给了他。

    李易从她手里接过缰绳,表情有些发愣。

    这就直接上了?

    他看那些有关骑术的书籍,上马之前,不是要先熟悉熟悉马****近乎,和马打好关系之后再试着……试着上它,以免马儿受惊出现不必要的危险。

    霸王硬上------马,似乎有些不好吧?

    万一等他上去了之后,这匹马发了飙,那可就悲剧了。李易并不觉得他现在的实力能够制服一匹疯马。

    “这匹马性子温顺,不会有什么危险?!绷缫馑坪蹩创┝怂男乃?,淡淡的说道。

    被柳二小姐无形鄙视了,作为大男人,当然不能露怯,李易抓紧了缰绳,连同马脖根处的鬃毛也一起抓住,踩住脚蹬,稍稍一用力,整个人便翻身上马。

    他现在早已经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这一套动作倒是行云流水,潇洒写意,不过,还没等他在马背上坐稳,那马儿一声长嘶,前蹄竟然高高跃起,李易身体一个不稳,向着后方栽倒下来。

    好在他如今也算小有身手,牢牢的拽住马缰,两条腿紧紧的夹着马腹,坠落的势头一滞,身体再次稳住。

    心中想着,这个姿势一定很拉风,如果有人在远处拍照就好了,就能将这么潇洒的姿势永远的留下来。

    心中开小差间,一道白影腾空而起,稳稳的落在了他后面的马背上。

    柳如意一掌拍在这匹马的肚子上,此马发再次发出一声长嘶,竟然就此安静下来。

    见身下的这家伙终于安静下来,李易心里松了一口气,脸色却有些发黑。

    这匹马居然还知道欺软怕硬,自己骑上去这货就要死要活的,想要把他从背上摔下来,换了柳如意,立马乖的和孙子一样,一动也不动……

    这他娘的不是瞧不起人吗?

    “抓牢马缰,夹紧马腹?!绷缫馓嵝蚜艘痪?,在马腹上轻轻一拍,李易就发现这欺软怕硬的家伙开始小跑了起来。

    骑在马上并没有李易想象的那么舒服,颠簸的厉害,他上辈子坐公交都晕,不过晕车的毛病似乎没有带来这里,倒是没有多少的难受的感觉。

    柳如意在后面给他详细的讲解着骑马的技术要领,李易根本没有多少心思听。

    马背上的空间本来就小,两个人骑上来就稍显拥挤,就算柳如意故意的和他隔开一些距离,但是随着颠簸,两人的身体还是难免会碰到一起。

    感受到后背上时而传来的柔软感觉,李易心里面诧异,这小妮子平日里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其实也挺有料,以前倒是自己小看她了。

    然后,本来不难受的他,逐渐的开始难受了。

    “刚才说的那些,都记住了吗?”柳如意将重要的细节都说了一遍之后,开口问道。

    “啊,什么?”李易回了回神,这才想起来刚才柳如意告诉他的事情,一句都没记住。

    柳如意眉头微皱,意识到他刚才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正要开口,那马忽然一个急停,她下意识的加紧马腹,身体还是向前面倾斜了许多,整个人都趴在了李易的背上。

    感受到背上传来的柔软,李易有些发愣。

    他坐在前面,看到了前方有一条灌溉用的沟渠,心想这马一会该停下了,早有准备,倒是没有失去平衡,但紧接着,柳如意的身体就紧贴过来。

    他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今天之前------果真是小看她了。

    这突然发生的状况,也是在柳如意意料之外的,等她意识过来胸口紧紧的贴在李易背上的时候,又想到,刚才一路之上,似乎也……

    冰冷的脸上,罕见的浮现出一丝羞恼之色,下一刻就从马背上腾空而起。

    背上的触感消失,李易心中竟有一丝怅然若失的感觉,一拽缰绳,这匹马顿时掉了一个头,李易抬头看时,只能看到一道飘向远方的白影。

    “你干什么去?”

    他大喊了一声,那身影顿了一下,随后消失的速度更快。

    “等一下……”

    “回来……”

    “至少告诉我……,怎么从马上下来!”

    片刻之后,看着那道白影彻底的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李易有些呆呆的望着那个方向,口中喃喃道:“还隔着衣服呢,不至于吧……”

    叹了口气,一只脚离开马镫,正要试着从马上跳下来的时候,那马忽然又向前慢跑起来。

    李易差点从马身上摔下来,急忙收回脚,两条腿紧紧的夹着马腹,心中不由的怒骂,这王八蛋,又来了!

    远远的看到一群熊孩子在草地的另一边打滚,李易大声的喊了一句:“柳小虎,去叫你们如仪姐过来!”

    柳小虎第一次看到骑马的先生,怔怔片刻之后,才猛地点了点头,向寨子的方向狂奔而去。

    柳小虎将救兵搬来的时候,李易还趴在这只撒丫子乱跑的马背上“仗剑天涯”,柳如仪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纵身跃起,从马背上飞过,轻松的抓住了李易的肩膀,将他从马上带了下来,同时另一只手牵住了马缰,那马儿还想乱跑,却挣脱不了她手中的缰绳,柳如仪看了它一眼之后,刚才还四处乱野的马,立刻安静了下来。

    自古都是英雄救美,今日美救英雄,李易看着在柳如仪手中又变的安静的马,心里面有些怀疑,这货是不是得了间歇性神经病,只要他一个人上马就会发疯?

    他现在已经不想骑马了,听说马肉的味道还不错,不知道放在火锅里怎么样,会不会比羊肉更好吃?

    有机会一定要试试。

    第一次学习骑马,以失败告终。

    柳如仪美目中带着疑惑,刚才如意说要教李易骑马,现在却不见了踪影,不过她从小就是这样,做事没有耐心,下次还是她亲自来教吧。

    将那匹马又栓回了马厩,看到小环抱着一捆马草走过去,李易开口叫住了她。

    “姑爷,什么事?”小丫鬟抬头看着他。

    “把那些马草先放回去?!?br />
    “为什么?”小丫鬟眨着大眼睛看着他,“现在是喂马的时候啊?!?br />
    “先饿它三天!”李易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恼之色,咬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