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也是媒婆,虽说媒婆全凭一张嘴,白的说成黑,但她整日在外奔波,牵线搭桥,见识自然也多一些。

    这么多年的眼力不是白练的,没有亲手摸过那丫鬟手中的布匹,看上去就知道这料子不普通,这种布匹,在庆安府城中,怕是也只有那些顶级布庄才有。

    她心里很奇怪,几个月的时间里,这两姐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上一次来的时候她们家中境况还很艰难,时隔不久,就连那个小丫鬟都是都是一身绫罗绸缎的,头上银钗的价钱,可能比她一年的薪俸还多。

    这样一来,人家连家里的丫鬟都是少奶奶的待遇,看不上苏老爷家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眼看着就到年底了,她还需要撮合几对,才能达到上面要求的数字,又抬头看着柳如意,说道:“姑娘,你这要求,也不能太高了,这婚姻呢,讲究一个门当户对,再高的我们也攀不上,如果你还这么不开窍,下一次来这里的,可就不是我了?!?br />
    这官媒话说的隐晦,意思柳如仪姐妹都懂,下一次来的不是她,那就是官府的人了。

    若是在几个月前,对于这样的事情,即便是她们也会头疼,但现在,这种威胁反而没有了任何效果。

    柳如仪看着李易走过来,迎上去说道:“相公回来了?!?br />
    那官媒也转过头,看到向这边走来的俊俏公子,听着柳如仪的称呼,心下顿时明白了,这位应该是这女子的夫君,看这情况,应该是个入赘的。

    这年轻人长得一表人才,入赘的话,倒是可惜了。

    “你说的那苏家,愿意下多少聘礼?”李易转头看着那官媒,笑问道。

    柳如意闻言,脸上的表情变了变,看向李易的眼神,开始闪动危险的光芒。

    “相公?!绷缫浅读顺端男渥?,摇了摇头。

    她和柳如意从小就相依为命,姐妹情深,对她而言,自然是不希望如意嫁给不喜欢的人。

    那官媒闻言倒是愣了一下,看这书生的态度,这件事情似乎还有商量的余地,脸上浮现出一丝喜意,说道:“这你们大可放心,苏老爷家有的是钱,相信聘礼一定会让你们满意的?!?br />
    “若是那苏家愿意出万两黄金当做聘礼,此事倒也不是不能商量?!崩钜锥杂谥澳羌虑榛构⒐⒂诨?。

    “什么?”

    那官媒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重复了一遍,“万两黄金?”

    看着李易点了点头,官媒呆立当场,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古怪。

    一万两黄金,她还真敢开口,知道这是多少钱吗,就算是皇帝嫁公主也不需要这么多聘礼吧?

    她本来还想着这小门小户的,能有多少眼界,就算是聘礼要的重了一点,回去和苏老爷商量商量,也未必不能成。

    但这一万两黄金------把苏家卖十次也凑不出来??!

    听到李易说的话,柳如仪俏脸也有些愕然,知道他恐怕也只是故意捣乱,笑了笑之后就不再言语。

    柳如意撇了他一眼之后,脸上的冷色消失。

    “呵呵,这位公子还是不要开玩笑了,一万两黄金,整个庆安府,有谁能拿得出来这么重的聘礼?”那官媒嘴角扯了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一万两黄金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笔巨款,庆安府能拿出这些钱的人或许不少,但只有傻子才会用万两黄金下聘礼。

    “那就只能说声抱歉了……”李易很遗憾的说了一句,“还请这位官媒行个方便,家中妻妹的婚事,以后就不劳你费心了?!?br />
    虽然小姨子的脾气不太好,但人长得漂亮,武功又高,要是不能卖个------嫁个好价钱,那不是亏大了?

    “这恐怕是不行的,你这书生太想当然了?!?br />
    那官媒冷笑一声,心道这年轻书生看起来倒是狂傲,适龄女子就要嫁人,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她只不过是一个官媒,哪里有这么大的权利,语气阴阳怪气的说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位姑娘的年纪已经不小了,想着早点许配人家才是正道,不然等到上面降下责罚的时候就不好了?!?br />
    “大胆,怎么和县尉大人说话的!”

    老方从小环手里接了布匹正要走,听到那官媒阴阳怪气的声音,眉头不由的沉了下来,大步的走过来说道。

    他这两天跟在李易身边,待在县衙之中,接触到的大都是那些衙役,倒也和他们学到了一些,虽然这里不是县衙,但这女人竟敢嘲笑姑爷,若是那些衙役在这里,肯定不会这么容易罢休。

    那官媒心中还在冷笑,冷不防被一个大汉走过来训斥了一句,吓了一跳。

    反应过来之后,正要骂过去时,陡然想到他刚才说的“县尉大人”,心中再次一惊,早就听说之前的周县尉被上面罢官,衙门里来了新县尉,只是她从来没有见过,难道就是眼前这位年轻人?

    虽然她心中还是有些怀疑,但想来这种事情应该没有人敢假冒,表情略显恭敬的看着李易,问道:“您,您是县尉大人?”

    李易从怀里摸出县尉腰牌,在她眼前晃了晃。

    “啊,都怪我有眼无珠,刚才冲撞了大人,还请大人恕罪!”看到那腰牌的时候,这位官媒的心里面就没有任何怀疑了,立刻面带惊慌的说道。

    不等李易开口,她就再次说道:“大人放心,这位姑娘的亲事就由她自己做主,以后不会有官媒过来,上面也不会再派人来催的?!?br />
    想到她刚才对县尉大人说的话,这官媒就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此刻急忙开口弥补。

    虽然她一个官媒没有这样的权利,但是只要稍微透露一下县尉大人的意思,那些人也绝对不敢再难为县尉大人的家人。

    李易此刻觉得,有一个县尉的身份倒也还不错,最起码很多事情办起来方便了不少,对那官媒摆了摆手,说道:“你刚才说,成亲之后要去哪里登记造册?”

    “大人放心,回去之后,我就将这件事情办的妥妥当当的?!蹦枪倜胶苁鞘度さ乃档?。

    谁想到这家的姐姐居然这么的有福气,攀上了县尉大人,早知道的话,她刚才还哪敢摆出那样的态度?

    刚才经这官媒的提醒,李易才意识到这个时代成亲也是需要登记的,再一细想,他和如仪两个人,居然做了这么久的非法夫妻……

    柳如仪看着他淡然的和官媒说起这件事情,目光凝住,俏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失神。

    在官府登记过之后,就是真正的夫妻了啊……

    在官府登记需要生辰八字,李易按照自己前世的生日换算了一下,回过头时,见如仪怔怔的站在那里,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疑惑的问道:“如仪,发什么呆,人家问你的生辰八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