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

    听到小环说的,李易也是微微一愣。

    上次错将“万金”当成一万两黄金,丢人丢大了,为了不再犯这种低水平的错误,他抽时间恶补了一下这个世界的常识,当然也包括礼节习惯、风土人情在内。

    官媒也是媒婆,只不过比普通的媒婆多了一个官方的身份。

    这个时候,虽然还没有计划生育,但人口也十分稀少,医疗水平什么的都还有限,人们的平均寿命不长,活上五十岁就已经算赚到了,每多活一天都是老天爷垂怜。

    人口基数上不去,这就会导致很多问题。

    没有人口,从哪里找人种田,国家怎么收税,要打仗了,从哪里找人参军,怎么抵抗外敌,怎么维持民族的繁衍生息?

    因此,每一位君王,无不将增加人口看成国家发展的重中之重。

    从几百年前开始,早婚早育,鼓励多生就成为了搬上台面的法律法规,生得多要赏,生的少要罚,甚至还有过女子十五岁不婚全家坐牢的法律。

    景国的婚姻法虽然没有这么苛刻,但在官府的鼓动之下,大家都在努力的成亲造人,你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还待嫁闺中,这不是拖国家后腿吗?

    于是,除了普通的媒婆之外,官媒这个职业也应时而生。

    任何一个行当,只要和“官”这个字沾上关系,就没有那么简单。

    官媒的职责,就是响应国家号召,解决适龄但是还未婚配单身男女的终身大事,甚至如果对方不同意,还可以强制配对。

    本着以造人为本,“你不嫁,我帮你啊……”的理念,这些官媒奔走于个个村寨之间,牵的一手好红线,必要时刻也可以将两只适龄单身狗强行绑在一起,每促成一桩好事,不仅可以从男方家里收到谢礼,官方也会给予一定的奖赏,倒是极大的增长了她们的积极性。

    柳如意年方二八,在后世当然还没成年,花季少女一枚,但在眼下的时代,却无疑已经是老姑娘了。

    这种老姑娘,自然是官媒们的重点关注目标。

    “姑娘啊,不是我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多少像你这么大的女子,孩子都能张口叫“娘”,你看看你,我来家里多少次了,说了多少门亲事,你怎么就是不开窍呢?”院子里,那嘴角长了一颗痣的官媒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

    柳如仪俏脸上有些无奈,柳如意目光望着前方,眼神飘忽不定,明显心不在焉的样子。

    那官媒一张嘴没停,忽而又奇道:“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你姐姐也没有婚配吧,这才几个月,怎么就成亲了,不知道是哪家媒婆说和的,怎么也不去官府登记造册……”

    她的语气有些惋惜,柳叶寨以及附近几个村寨,适龄男女的婚姻之事都是由她负责的,若是能从她这里说成亲事,一笔赏钱是免不了的,若是被别人抢了去,可就没她什么事情了。

    如果让她知道是哪位媒婆这么不懂规矩,下次一定要让她长长记性,干这一行就要遵守这一行的规矩,手可不能伸得太长了。

    柳如仪没有说话,她前段时间之所以做了那个决定,也不仅仅是因为二婶娘那些人,倒也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官媒已经上门无数次,若是再拖上一段时间,怕是就得罚粮,那个时候的她们,家里哪里有多余的粮食。

    那官媒看着柳如意,说道:“姑娘,我可一点都没有亏待你,姑娘你长得这么水灵,我也不忍心说个不好的人家,上一次王铁匠的大儿子你不满意,这一次我可是把最好的留给你了……

    这苏老爷家的儿子虽然人有些痴傻,但是苏老爷可是在府城开了一家布庄,丫鬟仆人大宅子,样样都不缺,你要是嫁过去,那就是少奶奶,你看怎么样?你要是同意,我马上去给人家苏老爷回个信,这两天就能把亲事定下,拖得久了,苏老爷应了他人,那可就没办法了,这后面可是有一大堆人挤着往苏家的大门里面钻呢?!?br />
    柳如意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波动,就像是没有听到官媒说的话一样。

    “姑娘,你这亲事,我已经帮你拖不下去了,你若是还不同意,怕是过不了多久,上面就会派人来罚粮了?!惫倜娇嗫谄判牡娜暗?。

    李易在后面听得有些好笑,丫鬟仆人大宅子,这样的条件诱惑诱惑老方可能还能成功,柳二小姐现在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存的私房钱怕是就能将那布庄搬空了。

    那官媒本来对于今天的这一门亲事是胸有成竹的,她知道这姑娘家里的情况,几个月前,穷的连吃饭都难,只是勉强度日,那苏家虽然也不是豪门大户,说她嫁过去当少奶奶是夸张了,但起码也能不愁吃穿,不比在这里要好上千倍万倍?

    她心里面想着这些,目光在两姐妹身上扫过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忽然一怔,随后便浮现出诧异之色。

    上一次来,她们的衣着还只是一般的布料,今日的穿着……怕是这两身衣服,就值不少钱了。

    再看那姐姐头上的钗子,隐隐觉得有些眼熟,略一回想,才想到她上次在府城最有名的银楼金玉坊见过,起码也值几十两银子。

    苦了这么多年,柳如仪自己当然不会奢侈到花几十两银子买一只金钗,这支钗子,是李易前段时间送给她的。

    却不知那官媒此时心中也在疑惑,才几个月不见,这两姐妹莫非是发了财?

    不过,哪怕她们真的成了富贵人家,这该成的亲还是要成的,若是再拖下去,到时候就不仅仅是罚粮那么简单了。

    李易正站在不远处看热闹,院门忽然被人推开,老方刚走进来就看到李易,摸了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姑爷,你上次送给我家的那布,还有没有啦,柱子今天在家玩火,不小心把那布给烧了,被我揍了一顿……”

    李易没等他说完,就吩咐小丫鬟道:“去屋里再拿一匹布出来?!?br />
    老方如今也算是有钱人,倒也不至于买不起一匹布,但皇帝送的布意义可不一样,就这样被柱子烧了,估计也心疼的要命,李易心里面为熊孩子的屁股默哀了一会。

    小环点点头,脚步轻快的跑去了屋里,不一会儿,便抱了一匹布跑出来。

    上次皇帝赏的布实在太多,送出去了不少,还剩下一大堆,再送几匹小丫鬟也不心疼。

    那官媒看着头上戴着银钗的小丫鬟从身旁跑过,视线扫到她怀里抱着的绢布上时,脸上再次浮现出了一丝讶色。

    “这……,好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