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县尉的授意之下,针对众捕快衙役的免费上岗培训班正式开班。

    当然,李县尉“公务繁忙”,是没有时间去亲自教他们的,暂时充当先生的是衙门里识字的书吏,拿着记载着李县尉语录的小册子,结合具体的案件经过,给他们一一剖析。

    这位书吏亲眼见证过李县尉如何审案,对于这一套流程倒是十分熟悉,众衙役起初只是为了应付考核,保住饭碗,听了片刻之后,就将这些事情忘到了脑后,脸上浮现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他们此刻才知道,这书吏教给他们的,竟然是李县尉那种神奇的刑讯之术。

    作为一名普通衙役,若是学会了这些,无疑是有了看家本领,到哪里都会受到重视。

    就像是那刘一手一样,无论是多么凶狠多么强硬的犯人,落到他的手里,只能老老实实的签字画押,这段时间屡立奇功,俨然成了刘县令的左膀右臂,半月之前,还和他们一样只是一名普通衙役,如今已经成为班头,羡煞众人。

    当然,他们没有刘一手的天赋,只能通过勤能补拙,成为班头就别想了,能得到李县尉或者刘县令的看重,便是他们短期的目标。

    而眼下的“培训班”,无疑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大牛,老实交代,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又去逛窑子了?”休息的空闲,一名干瘦的衙役忽然扭头问另一名衙役。

    “胡说,我……,我昨天离开县衙就直接回家了?!苯凶龃笈5难靡坫读艘幌轮?,脸色就刷的一下变的通红,涨红着脸说道。

    “嘿嘿,还说没有,说话磕磕绊绊,眼神躲闪不敢看人,县尉大人说这是在说谎的意思。去了就是去了,大家都是男人,又不会笑话你,我只是想试试县尉大人教的方法管不管用?!蹦茄靡奂难?,心中已经了然,哈哈一笑说道。

    “没去就是没去?!苯凶龃笈5难靡劭刂谱∏樾?,一脸平静淡然的说道。

    心中却暗自在想,李县尉没事教他们这些东西干什么,以后在他们面前,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嘿嘿,你不说我们也知道?!绷硪桓鲅靡凵衩氐囊恍?,说道:“你偷偷藏着的那包春药不见了,肯定是去逛了窑子?!?br />
    “哪用得着这么复杂,看他今天这幅没精打采的样子,昨天晚上还能去哪儿?”又有衙役起哄道。

    大牛一张脸红成了猴屁股,逛窑子有什么好嘲笑的,说的好像他们没逛过一样,瞅见那书吏又拿起了小册子,急忙转移话题道:“要开始了,好好听陈书吏讲,要是听漏了什么,没有通过考核,小心你们的饭碗都保不住?!?br />
    这句话对于这些衙役还是很有威慑力的,闻言不再调戏大牛,立刻端正态度,认真听了起来。

    对于众衙役虚心好学的态度,李易心里面很满意。

    后世大小公司的员工在正式上班之前,都会有岗前培训,这些衙役虽然已经是衙门里的老油条了,但是要说打打杂跑跑腿还可以,作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衙役,专业知识还差得远。

    以前的周县尉如何管理手下他并不想了解,至少在他这里,对于员工的培养还是很重视的,重点在于……他们越能干,执行力越高,需要李易亲自处理的事情就越少。

    为了当一个稳坐办公室的老板,李易一点都不吝啬,将后世FBI审案、测谎的那一套,全都照搬了过来,这些书籍在后世早已烂大街,他挑些有用的出来,到底能起多大的作用,就看他们的天赋了。

    等到他们将这些东西掌握的七七八八之后,什么《犯罪心理学》、《变态心理学》、《少年包青天》、《施公奇案》之类的,也该搬出来让他们长长见识。

    古时的衙役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大上,娼优隶卒,隶说的便是他们,和妓子伶人同样属于贱民,这些衙役一般都是世袭,祖上都是干这一行的,只要不是缺胳膊少腿,上岗之前不需要任何考察,老子退下来,儿子就能顶上去。

    这样的选拔方式,这些衙役自然没有什么能力可言,在衙门混日子的方式,不是李易想要的。

    不需要将他们都培养成独当一面的神探,起码也得有些基础的素养,能够处理一些小的纠纷,不用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来麻烦他,李易就已经很欣慰了。

    通过这两天对于众衙役的考察,李易发现,那个叫做刘一手的班头,倒是有几分天赋,对于刑讯审案之事,往往一点就通,可以大力的栽培一下,培养成他的左膀右臂之类的,以后应该能省不少事情。

    琢磨了两天时间,给这些衙役定下这些规矩,归根到底,只是为了当一个懒散县尉而已。

    按照一个个小的辖区,将责任一点点的分出去,后世有“片儿警”,如今有“片儿捕”,辖区之内若是出现了什么小纠纷,先自己试着解决,若是解决不了,每五个辖区还有一个小队长,若是小队长也解决不了,可以再上报“总队长”刘一手处理。

    如果连刘一手都无能为力了,那只好由李易或者李明珠亲自出马。

    李明珠虽然知道李易这样做其实还是为了偷懒,但仔细想想,此举好像也有些道理,她相信李易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还是先观察一段日子再做决断。

    现在的李易,勉强能够体会到刘县令的心情了。

    有了这样一位公主属下,不能打不能骂,自己做事还要考虑到一个下属的意见,这样的官当的还真憋屈。

    在值房里看了几本书充充电,估摸着也快到下班时间了,打算招呼老方回去,刚刚走出大门,看到两个衙役押着一个汉子走了进来。

    李易原本打算直接离开,看到那汉子的长相时,微微一愣,向着那边走了过去。

    “县尉大人?!?br />
    两名衙役见他走来,急忙行礼。

    那大汉抬起头,看到向这边走过来,身穿官服的年轻人,脸上的表情也愣了一下,随后便浮现出了一丝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