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易的强烈要求之下,李明珠很不痛快的立下了字据。

    字据的内容就像她刚才说的,以半年为期,不说尽职尽责,如果在这半年里面李易没有玩忽职守,做好一个县尉该做的事情,半年之后,她会亲自上书,准许他辞去县尉之职。

    这个条件算是很宽松的,李易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比原先的周县尉做的更差,半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怀里揣着当朝公主亲自签字画押的字据,心里面顿时踏实了不少,一扫颓势,神采奕奕,刹那间就就玉树临风的翩翩书生变成了器宇轩昂的俊俏县尉。

    柳如意这些天的集训还是很有效果的,至少在他认真起来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看到他刹那间的变化,李明珠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随后又有些好笑-----让他产生这么大变化的,不是什么奖赏,居然只是允许他辞官……

    如此奇葩的官员,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

    秋天其实是收地租的季节,然而仁德的皇帝陛下免除了庆安府以及相邻几州两年赋税,征收赋税这种事情,在李易的任期内倒是不用再去做了。

    至于司法捕盗,审理案件,其实也没有多复杂,哪家丢了东西,来衙门里备个案,捕快们象征性的调查一下,能找到线索了,顺藤摸瓜找出盗匪,皆大欢喜,然而大部分案件都是破不了的,时间久了,也就不了了之,破案率其实低的可怜。这一点,倒是和后世没有什么区别。

    除非是遇到重大的案件,或是牵扯到人命官司,就要严肃对待了,不过若是真有这样的案件发生,最着急的应该是刘县令,作为县尉只是协助县令查案,也不太让李易操心。

    所幸这样的案子并不多,一年间也遇不到那么几次,平日里需要处理的,大都是打架斗殴,偷盗抢劫之类的小案子。

    李易已经从刘一手那里详细的了解过这些事情,总的来说,县尉平日里还是比较清闲的,没有想象的那么辛苦。

    就像之前的周县尉,一般都是稳坐县衙,巡街维护治安这样的事情自然有手下的衙役去做,大抵也相当于甩手掌柜,最忙的时候,就是以公谋私的时候。

    …………

    “他刚才说话的时候,将手放在胸膛上,这是一个非常投入的动作,说明他说的很有可能是实话?!?br />
    县衙大牢里面,一个被指控盗窃的男子被带上来,询问了几句话之后,李易对李明珠解释道。

    “大人明鉴,小人真的没有偷东西!”没有想到这位陌生的大人愿意相信他,那男子闻言,怔了怔之后,涕泗横流的说道。

    “当然,这也并非绝对,只是一个可能而已,但至少也可以洗脱他一些嫌疑,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别处?!?br />
    “而刚才的疑犯,他的回答看似天衣无缝,但当要求他将当时的情况倒着讲出来的时候,便错误频发,说明他根本没有做过这件事情,撒谎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同样,这也只能当做参考,还要看具体的证据?!?br />
    李明珠看了看旁边的书吏,对方正奋笔疾书,将李易刚才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记录下来。

    虽然她暂时还没有想明白李易这些理论的依据在哪里,但这无疑是正确的,刚才有好几个疑犯都被他一环套一环的问题难住,最后自相矛盾,言语中露出马脚,不得已只能招供。

    这显然是一套更加温和又更加有效的审讯方法,若是能总结成书,让刑部在所有衙门推行开来,可以大大的提高判案效率,减少刑具的使用,利于万民,又是大功一件。

    李易上一次在公堂之上说的话,她也早让人记录了下来,这段时间之内,用不少人做了试验,虽然不是每次都相符,但还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得到了证明。

    “这些东西,全都是你自己想到的?”李明珠看着他,美目中疑惑万分。

    这种神奇的辨别谎言的方法,需要大量的经验和细致入微的观察,若是由一位经验丰富的官员提出,勉强还可以接受,但以他的年纪和经历……,这件事实在让人怀疑。

    “这件事情,就要从多年前的一个冬天开始说起了……”李易的脸上又露出了回忆之色。

    “后来离开的时候,老人家为了感谢救命之恩,将一本古书赠我,书上就写的这些内容?!背读孜廾先擞直焕钜装崃顺隼?。

    “书呢?”李明珠追问道。

    “丢了?!?br />
    李易脸不红气不喘的回道。

    李明珠知道,今天从他的嘴里是得不到什么实话了,不过不要紧,还有半年时间,足够她从他身上挖掘出更多有用的东西。

    出了县牢,看到刘一手还在值房门前转悠,李易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大人,有什么事情?”刘一手满脸堆笑的问道。

    “去将府城的地图拿一份过来?!?br />
    …………

    李县尉上任的第一天,县衙的所有衙役都被召集到了一起。

    李捕头刚刚宣布,他们从今天开始,每天都要学习一些东西,每隔一段时间会有考核,三次考核不合格的人,就可以卷铺盖回家了。

    虽说他们这些衙役也是贱籍,但是因为在衙门办事,平日里对着各位大人点头哈腰的,在普通百姓面前,那也算半个“官老爷”,谁都不想丢了这个祖传的饭碗。

    除此之外,那位李县尉还立了一些新的规矩。

    他们在外出巡街之时,再也不是漫无目的的乱走,李县尉将府城划成了一个个小块,他们每人都有各自的辖区,只需要负责各自辖区的治安就行。

    这样似乎看起来更加轻松了一点,但每个人心中都清楚,如此一来,虽然他们的分工更明确了,但是要担的责任也更加的清晰,只是想要在衙门里有个差事混日子的想法,是万万不能再有了。

    有人喜有人忧,已经被刘县令提拔为班头的刘一手就是喜的那个。

    在知道他们要学的东西,就是李县尉那日在公堂之上展现出来的,能辨别谎言,不用逼供不用上刑就能让疑犯招供的方法之后,对于县尉大人说的“培训班”,心中甚至还隐隐的有些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