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作软绵绵的,没吃饱饭吗?”

    “说过多少次了,这一招要打出气势,你的气势呢?”

    …………

    又是一套完整的招式打完,李易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再也不想起来了。

    柳如意背着手,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一个时辰你都休息三次了,还想不想成为武林高手,起来继续!”

    “再歇会儿,就一会……”

    想成为绝世高手果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才过去了一个时辰,李易躺在椅子上,连手指都不愿再动一动了。

    抬起头,看到柳如意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一幅严师的样子,李易叹了一口气说道:“爱笑的女子运气不会太差,如意,你应该多笑笑的?!?br />
    李易总觉得柳如意这些天好像在他身上找到了为人师的乐趣,每天不将他虐的动弹不得就不会罢休,虽说效果出奇的好,一天比得上之前好多天,战斗力也在稳步提升,但这过程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不练也行,要不我们切磋一下,看看你这些天到底长进了多少?!绷缫飧┦幼潘?,淡淡说道。

    “我记得昨天《画皮》的故事才讲了一半,要不现在讲完吧?”和她切磋完全就是给她一个光明正大揍自己的机会,李易可没有那么傻,急中生智说道。

    不能和李易切磋,柳如意心有遗憾,但对于他说的那些鬼怪故事,心中其实更感兴趣,斜靠在院墙边的柳树上,“你说吧”。

    小环本来在旁边看着,听姑爷说要讲那《画皮》的故事,一下子躲得远远的,再也不敢过来。

    昨天听姑爷讲那鬼怪故事,吓的她一夜都没睡着,此时再也不敢听下去了。

    昨天给柳如意讲聊斋的故事,其实也是为了不让她继续虐待自己的权宜之计,李易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脑海中一本《聊斋》浮现,酝酿了一会,这才徐徐开口。

    “王生进入书斋院内,发现书房门窗都紧闭着。蹑手蹑脚凑到窗前,隔着缝隙向里边窥视,登时吓得毛发竖起------只见一个面目狰狞恐怖的恶鬼,脸色翠绿,牙齿如锯,铺着一张人皮在床上,手持彩笔在描画?;弥?,举起人皮像抖动衣服一样,披在身上……”

    一阵秋风吹过,带来些许寒意,李易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当他看着书上的内容读下去的时候,便会产生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尤其是形容那女鬼的时候,脑海之中其实早就有栩栩如生的画面浮现,面目狰狞恐怖的恶鬼,脸色翠绿,牙齿如锯,铺着一张人皮在床上,手持彩笔在人皮上作画……,顿时觉得浑身有些发冷,急忙坐了起来。

    “怎么不说了?”柳如意正听的有趣,见他忽然闭口,开口问道。

    “我觉得要想成为武林高手,还是要勤于练习,不可懈怠?!崩钜字痪醯没肷砗鋈挥殖渎肆ζ?,抬头看着她,义正言辞的说道。

    …………

    “相公执行公务之时,定要多加小心,县尉之职不比其他,追凶捕盗之事,虽然不用相公亲自动手,但多少还是有些危险……”

    院内,柳如意一边帮李易整理县尉公服的衣领,一边小声叮嘱道。

    虽然刘县令很大方的放了他一个月的假期,但总归是要去赴任的,再拖下去,上面难免会有罪责。

    经过了柳如意这么长时间的特训,如今的李易,看上去褪去了一些书生气,虽然还远远称不上孔武有力,但这一身青色公服穿在身上,倒也有几分英武的感觉。

    “方大叔,相公以后就拜托你了?!卑锢钜渍硗暌路?,她回过头看着老方说道。

    老方的辈分要比柳如仪姐妹大一辈,但李易和他的相处又比较随意,夫妻两人一个称呼他“老方”,一个称呼他“方大叔”,在外人听来或许会觉得奇怪。

    “放心吧,大小姐,有我在,谁也别想碰姑爷一根毫毛!”老方将胸脯拍的震天,保证道。

    如果不去如意坊坐镇,他一般都是闲散在家的,如今姑爷要去衙门上任,如意坊那边换了人,他则继续跟在李易身边。

    对此,老方心中隐隐的有些期待,每天在寨子和铺子来回跑,心里面也无聊的紧,他还没去过衙门,不过想来那里的生活应该比现在要有趣的多。

    对于老方的身手,柳如意极为放心,有他在身边,只要不是遇到真正的高手,应付普通的蟊贼甚至是那些所谓的绿林好汉,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我走了?!?br />
    李易和她们挥了挥手,走出院子。

    安溪县衙,一年到头开不了几次的宽敞仪门打开,多日不见的刘县令身着官府,在众衙役官吏的簇拥之下,从门里走了出来。

    “李县尉,本官总算是盼到你了?!绷跸亓钭叱鲆敲?,对迎面走来,身穿县尉公服的年轻人笑着说道。

    刘县令身后,两名同样官身打扮的男子一脸疑惑,有些摸不准刘县令对这新上任县尉的态度。

    一年中,县衙的仪门一般是关闭的,逢着新官到任,或迎接同级、上级官员来访之时才会破例,刘县令此举,代表着对于这位李县尉足够的重视。

    “家中俗事不少,到现在才来县衙报道,让刘大人久等了?!崩钜淄笆炙档?。

    刘县令只是笑笑,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身指着那两名男子,介绍道:“且容本官为李县尉介绍一下,这位是王县丞,这位是郑主簿,日后大家就都是同僚了?!?br />
    王县丞和刘县令差不多年纪,挺着一个将军肚,颇有些中年发福的感觉。

    郑主簿看起来年龄要大一些,身形比较干瘦,和王县丞站在一起,一不小心就会将他忽略。

    “见过王县丞,郑主簿,初来乍到,日后还请两位多多照拂?!崩钜坠笆挚推?。

    “都是同僚,自当互相照拂?!?br />
    连刘县令都对这位李县尉如此客气,两位县衙的二把手三把手自然也不敢摆什么架子,连声说道。

    在今天以前,他们也听过这位李县尉的二三事。

    听说这李县尉本是一名书生,因为一篇文章,被陛下御笔亲封,顶替了周县尉的位置,成为了新的安溪县尉,前些日子来过县衙一次,雷厉风行的解决了两件棘手的案子,让一众衙役谈论了好几天,那时两人只是觉得,这位李县尉,倒是有几分本事。

    本以为只是一个偶尔被皇恩眷顾的书生,但见刘县令今日的态度,似乎这位李县尉身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