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传旨宦官架不住李易幽怨到了极点的眼神,宣旨封赏完毕之后,就迫不及待的从院内退出,骑着骏马飞奔而去。

    这次传旨照样没有收到什么谢礼,对于这点他们已经不在意了,只期望以后不要再碰到这样的苦差事……

    李易其实最开始是想着给两位传旨宦官小小的意思一下的,毕竟对方从京城赶来,一路劳累,一万两黄金,送出去几十两也不会太过心疼。

    但谁成想一万两变成了一两,再送不就要倒贴钱了吗?

    他却不知以往受赏之人,看中的是皇帝恩赐这件事情本身,对于财物反倒不那么重视,古往今来,怕只有他心中存着如此另类的想法。

    期盼了好久的金山飞走了,空欢喜一场,李易的心情有些失落,书读的少果然会吃亏,谁知道这里连赏赐都是这么的套路,万金就是一万枚铜钱,假大空到了极点,当初为什么不直接说“赏万铜”呢?

    算了算了,既然皇帝认为他的命就只值一两金子几亩地,他又能说什么呢?

    看来还是不能指望天上掉馅饼,幸福生活要靠自己的双手去打造……

    柳如仪三女走到家门口的时候,门外围着的众人还没有散去。

    从大门里望过去,还能看到摆放着的一堆整整齐齐的布匹,听刚才念圣旨的大人说,皇帝陛下还赏了整整一百亩的良田给如仪家的相公,要知道良田可不比寨子里的土地,每年产粮更多,若是寨子里能有这么多的良田,之前的日子也不会过成那种境况。

    “如仪回来啦!”

    看到柳如仪姐妹走过来,众人急忙让开了一条道路,看向她们的眼神中充满了羡慕。

    以前那两个孤苦无依的孩子,如今俨然已经飞上了枝头,不是任何人都能随便欺辱的了。

    “如仪回来了?!?br />
    “快些回去吧,刚才又有京城的大人去你家哩!”

    “这次来赏了很多好东西呢!”

    “……”

    众人七嘴八舌,表情既羡慕又敬畏。

    都说皇恩浩荡,怎么每次都浩荡到如仪姑爷的头上呢?

    这才几天,皇帝陛下又是赐官又是赏地的,如仪家的相公,这是得了“圣眷”啊,以后可是要做大官的人,他们这些人说不定也能沾上点什么光。

    想起他们以前对于如仪姐妹的为难,有些人肠子都悔青了。

    当初……真是瞎了眼??!

    柳如仪起初看到门口围了这么多人,还以为是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心中微微有些焦急,听他们一说,这才放下心来,和众人客气了几句,急忙走进了院子。

    小环怀里抱着在刚才在山下买的东西,也慌忙往院子里跑,脚下没注意被门槛绊了一下,幸亏柳如意及时扶住了她。

    李易站在院子里面,看着那一堆铜钱,越看心里越来气。

    留下呢,总会想到这件让人气愤的事情,扔了呢……,又舍不得……

    “相公,这是……”

    柳如仪走进院子,第一眼看到的也是那些绢布,走到李易身边,俏脸上满是疑惑。

    她知道李易赏赐被封为县尉,好像是因为写了一篇文章所致------这一次又是为什么?

    原本只是想着或许一辈子都能平平淡淡的过去,但自从数月之前的一个决定,使得她整个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有些不适应起来。

    “一不小心又做了一件造福万民的事情,这些都是皇帝陛下赏的?!崩钜滋玖艘豢谄档?。

    “哪有自己说自己造福万民的……”柳如仪笑了笑,对于李易这样说话已经习惯了,又疑惑的问道:“既然是赏赐,相公为何愁眉苦脸?”

    “太少了啊……”李易的声音悠悠传来。

    柳如仪俏脸上的表情僵住,居然还有嫌皇帝的上次少的?

    要是当今皇帝知道了他的这个想法,会不会把赏赐的东西再收回去?

    不过,想起他上次被封官也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有这样的想法也就不那么奇怪了。

    小环看着院子里上好的绢布,嘴里嘟嘟囔囔的,要是早知道家里有这么多布料,刚才在城里就不买了,辛辛苦苦的抱上来,才发现院子里已经有了一堆上等的绢布。

    这么多布匹,足够家里的三个女人做几百套衣服了,李易没打算把皇帝赐的东西供在家里,也没有空闲的地方,让小环给相熟的姐妹各自送了一匹过去,还剩下许多,打算有机会拿到山下去卖了,皇帝赏赐的绢布,应该可以卖贵一点吧?

    景国历来的皇帝都没有自恋到非要别人将自己赐予的东西供起来,将皇帝的赏赐转赠他人或是拿去卖钱的事情并不罕见,虽然被皇帝知道了心里总有不舒服,但也不算什么罪名。

    距离上任的时间也只剩下半个月了,最近几天,柳如意对他的训练明显严格了许多。

    除了一些基本功之外,李易最近每天还会抽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学习一套刀法。

    县尉这个职位,还是有些危险性的,最好还是要提升一下自己的战斗力,万一出了意外,自保能力还是要有一些。

    好在虽然真气增长缓慢,但学起招式的速度,还是很吓人的,只需要一本刀谱,李易看上一遍,就能有模有样的模仿出来。

    当然,也只是样子上像而已,在柳如意看来,满满的都是漏洞,每次看到都会毫不留情的为他指出来。

    有了错误就要改,在武学上,柳如意的眼里揉不得沙子,李易之前还在嘲笑刘太医,这次总算体会到了他之前的心情。

    不管她是真的严厉也好,公报私仇也罢,至少在教他练武这件事情上,还是很负责的,之前的事情,李易也就不去计较了,只是请教她了一个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就慢悠悠的踱出了院子。

    “姑爷,您来了?”

    穿过小半个寨子,走进某个相对破旧的院落,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坐在院中,手上拿着木匠工具,在忙活着什么。

    听到声响,回过头看到李易,老者立刻放下手中的伙计,站起来笑着说道。

    “韩伯,上次托您做的东西,做的怎么样了?”李易放下手中装着米面的袋子,笑着问道。

    韩伯就是帮他做摇椅的木匠,其实以他的年纪,在后世还远称不上老人,只是这个时代人们的平均寿命不长,过了三十岁都能摸着胡须自称“老夫”,或许是一辈子没少吃苦的原因,韩伯五十岁出头,头发已经花白,整个人看上去也苍老了许多。

    “早就好了,就等着姑爷来取呢?!焙成下冻鲂θ?,和善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