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昨夜宁王府宴会上发生的事情,第二日便在文人仕子之间流传开来。

    当然,消息之所以流传的这么快,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那句“为赋新词强说愁”,让无数才子膝盖中箭。

    一些才子在听闻此诗之后,再看自己之前的得意之作,词句之间透露出的种种愁思,脸色一红,将其藏好之后,再不会轻易示人。

    身处富庶的江南之地,现世安稳,岁月静好,闲来无事了吟吟诗,写写词,这才是文人风雅的生活。

    然而若是没有足够的阅历,是不可能作出好的诗词的,他们整日读读书,开开诗会,兴致来了去青楼妓馆体验一下民间疾苦,又哪来那么多的国仇家恨,但为了写出诗词,也只能是“强说愁”了。

    无病呻吟,无愁说愁,这无形中就增长了江南文坛这种浮夸的诗风。

    不过,纵然大家都对此心知肚明,但也不会挑明出来,毕竟总不能为了写首词,非得亲自去边关体验体验戍边的情形,体验体验家国灭亡之痛……

    而这一句“为赋新词强说愁”,则像是一记狠狠的巴掌抽在他们的脸上,提醒他们要面对现实,怕是从今以后,有人再做此类诗词的时候,还得在心中掂量掂量,是否有“强说愁”之嫌。

    随着这首词以一种风靡之势,横扫各处的青楼妓馆,被更多的人听到,久而久之,整个诗坛的浮夸之风居然也有所消减,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此时,造成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正在自家院子里吹着暖风,躺在摇椅上优哉游哉。

    李易很闲,已经好几天没有去铺子里面看看了。

    如意露和烈酒每日带来大量的利润,其中的绝大多数来自于王府分出来的份额,如意坊的生意比以前更好,在总收入中的比重却越来越少。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怕是会将铺子关了坐等收钱,但一个如意坊,却关乎寨子里许多人的生计,他们愿意去做,李易也乐得做一个甩手掌柜。

    他这几天在等金山。

    算算日子,皇帝应该早就回宫了,那天晚上他说的赏赐,应该还算话吧?

    百亩良田百匹绢,当然最重要的是那一万两金子,这得花到什么时候去???

    想着有这么多钱正在向他飞奔而来,李易赚钱的**就更小了。

    躺在摇椅上,身上某些地方还隐隐的有些酸痛,是因为这两天练功过度的原因。

    脾气暴躁的小姨子惹不得,不就是前两天不小心看到她在院子里洗肚兜吗,用不用这样报复自己?

    要不是拜托如仪用独门手法按摩了几下,恐怕现在走路还会打颤。

    一阵杂乱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院门没关,两名面白无须,表情冷傲的男子推门而入,李易抬头一看,看到两位面熟的太监,心中不由的一喜。

    送钱的来了。

    “两位远道而来,一定很辛苦吧,要不要先进屋喝杯茶?”这一次,李易对两人的态度和之前截然不同,热情到了极点。

    毕竟这一次人家是来送钱的,和谁过不去,也不能和金子过不去。

    李易的态度,也让两位传旨宦官一愣,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时间才隔了几天,态度变化如此之大,两人稍稍有些不习惯。

    不过好歹这次讨了个笑脸,两人冰冷的脸色稍缓,语气也比上次柔和了许多,说道:“陛下有旨,李县尉,接旨吧?!?br />
    小环被如仪姐妹带着下山逛街去了,家里只有李易一个人,刚才两名宦官进寨的时候,估计又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向门外望去,有不少人好奇的向着里面张望着。

    如仪家这姑爷是怎么了,这才没几天,咋又有圣旨来了呢?

    他们祖祖辈辈都算起来,怕是也没有见过一次圣旨,如今倒好,几天时间里就见了两次,虽然圣旨不是给他们的,但以后出去,也有东西可以吹嘘了。

    老子可是圣旨面前下过跪的,圣旨那玩意儿稀罕着呢,你们见过吗?

    于是,李易还没跪,门外先跪了一片。

    “安溪县尉李易,创“心肺复苏”之法……”

    一个宦官开始面无表情的念圣旨,圣旨中并未提及李易救驾有功之类,毕竟皇帝这次也是偷跑出来的,不能太过张扬,用的是李易贡献出心肺复苏术的理由,夸奖的话说了一大堆,还没有说到重点。

    “……有百世之功,赐绢百匹,良田百亩,赏万金,钦哉!”

    等那宦官念完,李易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接过圣旨,口中道:“谢陛下恩典!”

    一套正规的流程走完,接下来自然是李易最期待的环节了。

    随同而来的差役将绢布一堆一堆的往院子里搬,地契李易也亲眼看到过了,不过,等到所有的差役都站回原位,不再往家里搬东西的时候,李易还没有看到他期待了好久的万金。

    “万金呢?”李易看着其中一位宦官说道。

    难不成他们给忘了?

    “那边是了?!蹦腔鹿僦噶酥妇畈贾屑涞囊桓銎奈赖南渥?,说道。

    李易看着那箱子,心中不由的浮现出了一个念头。

    你他妈在逗我?

    这小破箱子,哪里像是能装一万两金子的样子?

    跑过去打开箱子,看到里面躺着的一枚枚铜钱。

    “这就是万金?”李易有些不确信的问道。

    “这就是万金,分毫不少?!蹦腔鹿俚阃匪档?。

    李易愕然了一会,再抬头时,看向那宦官的眼神就有些不善了。

    “两位有点太不厚道了吧,这些铜钱最多也就值一两金子,你们把我的金子藏哪儿了?我告诉你们,我和你们常总管可是很熟的……”

    李易很生气,一万两金子,两人就算偷偷截留那么几十上百两,他也不会计较,毕竟人家大老远的跑来,也是该给点辛苦费。

    可这一万两金子,送来的时候就剩这么一堆铜钱,这也太黑心了!

    这点钱,现在的老方都不稀罕吧?

    两位宦官闻言,嘴角隐隐的有些抽动,这位李县尉,莫不是以为……万金就是一万两黄金吧?

    如果真是这样,恐怕陛下多赏几次,国库就要被搬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