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快服穿久了,再换上女子穿的裙装,不止李易看着奇怪,就连李明珠自己都有些不习惯。

    不过,今夜这样的场合,再穿捕快装显然不合适,她穿着别扭的衣服,和李易擦身而过,走到路的尽头,又从另一边折返回来。

    对于宁王府,她显然也是轻车熟路,折返走了一段路,径直上了某一座精致的小楼。

    小楼有两层,拾阶而上,在那二层临窗的隔间之中,刚才和李易一番畅聊的中年男子刚刚落座,名为常德的宦官静静的侍立在他的身后。

    “皇兄?!?br />
    “陛下?!?br />
    对面,宁王和宁王妃恭敬的向他行礼。

    “这里没有外人,私下里就不用行这些俗礼了?!钡背实?,名为李宏的男子坐下之后,笑呵呵的说道。

    他此时心情大好,刚才在那年轻人不知他身份的情况下,随意的闲聊了几句,让他觉得任何的礼节或是奉承之语,远远不及听到那一声“放屁”来的舒畅。

    两人相继落座,门口才传来声音:“公主,陛下和娘娘在里面等您?!?br />
    “明珠,快进来?!?br />
    女子走进房间,皇后首先站起来,对她招了招手说道。

    “父皇,母后?!崩蠲髦樽吖?,先是对两人行了一礼,又对宁王以及宁王妃敛衽道:“明珠见过王叔,见过姨娘?!?br />
    “快过来坐下吧?!蹦蹂酒鹄?,牵着她的手,让他坐在她和皇后之间,笑着说道:“你这孩子,这几个月来,也不到王府来看看姨娘,小时候你可是最缠姨娘的?!?br />
    “就怕给姨娘和王叔添麻烦?!崩蠲髦樾ψ潘档?。

    “有什么麻烦的,难道是怕王府亏待了你不成?!蹦蹂谰汕W潘氖?,眼中有一丝责怪之色,“你说你不好好待在宫里,非要到这里当什么捕快,自古以来,哪有公主当捕快的……”

    宁王妃的话让她有些无所适从,恰好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人大步的迈了进来,李轩没有在王府中找到李易,只好无奈回去,有下人转告宁王的话,让他来这处小楼,便立刻又赶来了。

    陡然看到主位上那熟悉的中年男子,李轩愣了一下之后,立刻又拜了下来,“轩儿见过皇伯伯?!?br />
    “起来吧,起来吧,到皇伯伯这里来?!本暗壅辛苏惺?,李轩只好乖乖的坐了过去。

    待他坐下之后,皇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不满的看着李明珠,说道:“你这孩子,谁让你偷偷给父皇带酒的,难道不知道你父皇有喘疾,不能饮酒吗?”

    “还有常德,让你看着陛下,你就是这样看着?别以为我不知道,没有你,那酒根本到不了陛下手里?!?br />
    “老奴知罪!”

    景帝身后的老者闻言,立刻跪了下来。

    “起来吧,这件事朕也有错,过去了就不再提了?!本暗郯诹税谑?,忽而吸了吸鼻子,疑惑的问道:“哪里来的香气?”

    既然他不愿再提这件事,皇后也不好再开口,顺着他的话题接了过去,脸上露出笑容,说道:“陛下有所不知,此物名叫“香水”,是轩儿刚才送给臣妾的?!?br />
    “香水?”景帝脸上稍为诧异,还未开口,脸上再次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转头向着窗外看去。

    就在刚才的那一瞬,外面原本有些喧闹的气氛,陡然变的安静起来。

    小楼之下,是一片宽阔的场地,乃是今夜那些仕子官员们谈论国事的地方,坐在这楼上,倒也能够听得只言片语,习惯了嘈杂的争论声音,忽然变的寂静,自然让人心中疑惑。

    名叫常德的老宦官早已走到窗前,从窗口往望向下方的时候,老脸上浮现出一丝讶色。

    “是他?!?br />
    片刻之后,景帝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窗前,看到下方那一道年轻的身影时,嘴角不由的露出了笑容。

    “是他啊?!?br />
    看到景帝脸上的表情,宁王以及李轩几人,也有些疑惑的走了过来。

    …………

    “什么玩意儿……”

    那年轻人将崔延新的词作揉成一团,像是扔废纸一样丢在地上,再配合他脸上那种嘲讽和不屑的表情,等着那伶人将此词唱出来的诸位进士明显的愣在了那里。

    狂妄,太狂妄了!

    下一刻,他们的心中就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崔延新的脸色早已涨的通红,大步的走了过去,冷冷的看着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咬牙问道:“你说什么?”

    此人刚才的举动,明显是看不起他的得意之作,这对于将才名看得无比重要的文人来说,是不能忍受的侮辱。

    若是就这样放他离去,今日之事,必将成为他崔延新毕生的污点。

    “是他?”

    “此人不就是方才被冯教授训斥之人吗?”

    “延新曾与他结怨?”

    场中的不少人刚才都亲眼见到了冯教授发飙的那一幕,瞬间就有人将李易认了出来。

    “我说,这样的拙作,就别拿出来献丑了,还非要人家唱出来,词写得差不是你的错,唱出来折磨别人耳朵就是你的错了?!倍杂谡庵直砻嫠顾刮奈?,实则道貌岸然的所谓读书人,李易向来是没有好印象的。

    之前的沈照如此,眼前这位崔姓男子也是如此。

    读了几年书,便以为自己才冠天下,目中无人,摆出高高在上的样子,欺负一介女流,其余诸人也只是冷眼旁观,将来的景国就是由这样的人治理,何愁不亡?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欺负的人李易恰好认识,时?;够峄衬钏龅哪橇娇楣鸹ǜ獾奈兜?。

    “狂妄!”

    得意之作被人说的一文不值,尤其是那一句“词写得差不是你的错,唱出来折磨别人的耳朵就是你的错了”这一句,更是让崔延新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整句没有一个脏字,连起来却让崔延新有一种想将眼前之人掐死的冲动,怒声喝道:“狂妄之徒,你又能做出什么好词,拿出来让大家瞧瞧,今日诸位大人在场,若是你做不出什么好词,无辜辱骂同年,定要托诸位大人在圣上面前参你一本!”

    崔延新此时心中也是气愤加郁闷,他根本就不认识眼前之人,也当他是某位新科进士,被人这么辱骂,以他的性子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他对于自己的词极为自信,冲动之下,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远处的几位庆安府本地官员也走了过来,冯教授走在最前面,还没停步就听到崔延新说的这番话,在抬头一看对面之人,身体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延新……”

    崔延新是他极为看中之人,此次科考也不负他所望,取得进士功名,实在是不愿看他再次受辱。

    他这些日子在京备考,根本就不知道庆安府近日之事,自然也不明白,他与对面那年轻人比试诗词,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冯大人,我意已决,今日受此侮辱,断然不能隐忍!”崔延新大袖一挥,一脸决然的说道。

    【ps:在起点书评区留言,猜对李易用哪首词打脸的,有加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