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当朝皇后,后宫之首,母仪天下,皇宫之中,各种珍稀物事数不胜数,香水虽好,但也只是能引起她一时的心绪波动而已。

    只不过,贵为皇后的她,出宫一次极为不易,像这样的长途跋涉,有生之年,还不知道能不能有下一次。

    目光怔怔的望着堂下的年轻人,一别数年,他已经不是那时候的顽童了。

    “娘娘,这里还有一瓶香水,送给您吧?!?br />
    李轩见她怔怔的望着自己,以为皇后娘娘对这香水也感兴趣,本来打算两瓶全都送给母亲,此刻却改了主意。

    小时候皇后娘娘待他是真的好,虽然如今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但李轩却一直念得他的恩情。

    皇后目光柔和,笑着收下香水,李轩走下去,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那幅画卷,说道:“母亲,这是孩儿为您画的画像,您看看喜欢吗?”

    在他打开那画像之后,皇后的视线也望了过去,看到那画上栩栩如生,宛若真人的画像,也是微微一愣,不由的赞叹道:“这画……竟然如此真实,怕是连宫廷的画师都画不出来?!?br />
    看到那画的时候,便是王妃自己的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惊艳之色,随后才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有多少本事,我还不知道吗,这幅画定然是让别人画的……,怪不得前些日子从我这里拿了几幅画像,我早该想到的?!?br />
    被王妃毫不留情的拆穿,李轩的脸色也不由的微微一红,说道:“什么都瞒不过母亲,这画像其实是我拜托李易画的,那香水,也是我让他做出来的?!?br />
    “哦,李易,可是那治好我郁结之症的奇人?”王妃闻言,有些惊讶的问道。

    对于这个名字,她隐隐的有些熟悉,略一思忖之后,便立刻想到了。

    毕竟那些日子深受郁结之症困扰,对于那治好她顽疾的奇人,还是有着较为深刻印象的。

    “就是他?!崩钚懔说阃匪档?。

    “郁结之症,奇人?这是怎么回事?”皇后娘娘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开口问道。

    一直在王妃身侧陪着的宁王,终于笑了笑开口:“前些日子,王妃身患奇疾,连宫中派来的御医都束手无策,幸得有一奇人献上良方,王妃的病症才得以痊愈?!?br />
    “竟有此事?”皇后娘娘闻言,站起来说道:“此人却是应当重赏!”

    “娘娘放心,已经重赏过他了?!蹦跣ψ潘档?。

    那如意露和烈酒的生意,王府只要五成利润,便是看在这件事情的份上,也算是他占了大便宜。

    “既懂医术,又有如此的画功,倒也算得上是一个奇人?!被屎竽锬锟醋拍腔袼档?;“仅仅凭借几幅画像,就能画出如此的神韵,便是成为宫廷画师也绰绰有余?!?br />
    “娘娘要是喜欢,我请他为娘娘也画一幅就是了,至于宫廷画师……还是不必了?!崩钚拐娴牡P幕屎竽锬锇牙钜着焦锏笔裁从没?,那样的话,他的生活无疑会少了很多乐趣,急忙说了一句,便飞快的跑出去了。

    皇后本想叫住他,眼神一撇,看到宁王妃手里的香水和画像,刚刚抬起的手又放了回来。

    “行了,不用陪着我了,今夜是妹妹的寿诞,你们二人怕是也要在外面露一下面的?!?br />
    片刻之后,送皇后娘娘去了内堂,宁王和宁王妃向门外走去。

    …………

    今夜的王府中很热闹,李易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处僻静的花园,一只手托着一碟点心,另一只手拎着一壶果酒,向花园深处的一处凉亭走去。

    今夜选择来这里,到底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除了李轩之外,唯一一个认识的人还是那冯教授,现在要是出去,指不定又得被那喜欢训诫别人的家伙骂。

    还是这里安静,李易在凉亭中坐下,吃着点心,喝着果酒,隐隐的可以听到有人在唱着曲子,声音还挺好听。

    这个时代,似乎什么宴会都流行舞乐助兴,李易刚才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还没有走过去凑热闹就遇到了冯教授,被“竖子”“竖子”的叫了两声之后,就没有去看的想法了。

    刚才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宴席正好开始,也没兴致再去面对一桌子陌生人,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然后和李轩打一声招呼,就回去睡觉。

    点心吃多了,腻得慌,果酒的味道还不错,喝一口解解腻,放下酒壶没多久,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的声音。

    正向凉亭这边走过来的人似乎也没有意识到,这么偏僻的角落居然会有人,跟在为首男人身后的苍老身影低声开口道:“大人,要不要赶他走?”

    老者没有压低声音,坐在凉亭里面的李易皱了皱眉头。

    这老家伙是谁,这么霸道,当王府是他家???

    李易没有见过宁王,但见过他的画像,那男人要比宁王的年龄大上一些,显然不是这王府的主人。

    不过,今天晚上出现在王府中的,几乎都是有身份的人,来人或许就是什么大官,他一个小小的县尉,或许还真惹不起,准备起身离开。

    可惜了还剩半碟点心没有吃完,回去怕是还得自己亲自动手,到底是吃蛋炒饭还是吃面,这是一个让人纠结的问题。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那男人摆了摆手,说道:“不必了?!?br />
    他走上亭子,在另一边坐下,只是淡淡的望了李易一眼,并未开口,似乎有心事的样子,望着树影之外的灯火出神。

    时而有年轻人高谈阔论的声音从那边传来,说的大都是国事,倒也能隐隐的听清楚,那些是庆安府今年的新科进士,只等朝廷任命,便可以真正的踏入仕途,或许若干年后,他们中的某些人,也会成为位列朝堂的一方重臣。

    男人心中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忽有所感,转过头,看到那年轻人将碟中的点心递了过来。

    “来一块?”李易看着他,挑了挑眉道。

    对于这个并不霸道的大官,李易心中还是有几分好感的。

    看着对面的年轻人自己捏了一块糕点扔进嘴里,那中年男人怔了那么一瞬,随后便笑了笑,向前伸出了手。

    “这点心味道还不错,不过吃多了会腻,最好去外面偷……拿壶酒来?!闭馕淮蠊倏雌鹄赐ζ揭捉说?,李易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那中年男人只吃了一块糕点,却似乎对眼前的年轻人感兴趣起来,见他穿着像是读书人,问道:“你是今年的新科进士?”

    “惭愧惭愧,虚读了几年书,至今不过是一个秀才而已?!崩钜椎乃盗艘痪?,脸上的表情却看不出一点惭愧的意思。

    那男人闻言,心中稍感疑惑。

    一个秀才出现在今夜这样的场合,倒是有些奇怪,不过他对此也不在意,习惯性的鼓励两句:“你年纪尚小,无需因此惭愧,以后用功读书,未必不能高中,为国效力。天下仕子乃是一国之本,既便不能成为进士,再进一步成为举人,也有为官的资格?!?br />
    “仕子是一国之本?”李易倒是没有在意这位大官像冯教授一样教育他,顺口反问了一句:“一国之本,不应该是百姓吗?小时候你先生没教过你?”

    说完之后他才意识到,这个世界虽然大体的轨迹和华夏相似,但细微之处往往差距很大,这句在前世很著名的话,有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

    “此言何解?”那男人皱眉看着他。

    “百姓为水,君王为舟,水能载舟,亦能……”李易说了半句便停下来。

    那男人正听的好奇,见李易陡然停下,抬头问道:“亦能怎样?”

    “水能载舟,亦能……煮粥……”李易的肚子叫了两下,有些尴尬的说道:“有粥吗,肚子饿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