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事让冯兄如此生气?”

    远远的看到冯教授在那里吹胡子瞪眼,有不少与他相熟之人走过来,其中一位中年男子看着他,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罢了罢了,此事休要再提!”冯教授怕继续说起这件事情,自己会被那不思进取的书生气出病来,摆了摆手说道。

    “呵呵,莫不是那李县尉又得罪冯教授了?”

    一道略有些调笑的声音传来,众人扭头望去的时候,纷纷神色一正,抱拳道:“董大人?!?br />
    来人正是董知府。

    董知府笑了笑,摆了摆手说道:“今夜只有董文允,没有什么董大人?!?br />
    见董知府如此随意,众人心中也逐渐放的开了,终于有一人忍不住问道:“不知文允兄刚才说的李县尉,到底是怎么回事?”

    董知府哈哈一笑,说道:“此事,还要去问冯教授啊?!?br />
    见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冯教授也不好再隐瞒,便将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竟然不愿为官?”

    “不能入仕的顽疾?这种借口,冯兄竟也相信……”

    “那《弟子规》倒是一篇佳作,昨日我才拜读过?!?br />
    “听说新任的安溪县尉,乃是陛下御笔亲封的,不知是真是假?”

    “此事当然是真的,只是他既然有功于教化,按理应该封他一个学官才是,为何陛下偏偏封了他一个县尉?”

    众人听完冯教授的讲述,开始议论纷纷,董知府干咳了一声,说道:“陛下此举,定然有着某种深意,我等不可妄加猜测?!?br />
    刚才对此事好奇的官员闻言,立刻闭口不言。

    妄自揣测圣意,可是为官的大忌。

    “刚才那人,真是李县尉?”

    刘县令跟在董知府的身后,脑海中浮现出刚才那个熟悉的背影,心里面再次颤了颤。

    他也是沾了董知府的光,今夜才有资格来这里,行事却也是战战兢兢,生怕一不小心就惹恼了某位大人物。

    可再看人家李县尉,面对品级不知道比他高了多少的冯教授,居然还能如此的不卑不亢,事后潇洒的离去,就像王府是自己的家一样,要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县尉,打死刘知县都不信……

    不行,看来今日回到县衙之后,还得再严肃的告诫那逆子一番,最近这段时间就好好的在衙门里待着,少出去给他惹是生非。和李县尉的误会,也尽早的忘掉……

    …………

    “听闻妹妹前些日子患了顽疾,做姐姐的本应前来探望的,奈何出宫不易,如今见到妹妹气色甚好,我也就放心了?!蹦怯喝莼蟮母救死拍蹂氖?,一脸笑意的说道。

    “多谢娘娘挂怀,臣妾的身体如今已经无碍了?!蹦蹂羧岷偷乃档?。

    那美妇拍了怕她的手说道:“什么臣妾不臣妾的,这里又没有外人,你我姐妹相称就好?!?br />
    说完,她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疑惑之色,说道:“对了,今日怎么没有看到轩儿?”

    宁王妃笑了笑,说道:“他不知道姐姐来了,怕是还在房里,我这就差人去叫?!?br />
    她的话音刚落,便有一道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

    “父亲,母亲!”

    李轩刚刚踏进屋门,看到屋内除了母亲之外,还有一位妇人,待看清她的长相后,愣了一下,随后就立刻拜倒在地:“轩儿见过娘娘!”

    那华贵气质的美妇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亲自走上前,将他扶了起来,说道:“你这孩子,数年不见,倒是和我客气起来?!?br />
    上上下下的端详了李轩几眼,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几年没见,轩儿真的长大了,这一表人才的,谁还能想起来之前那个整日流着鼻涕的小家伙?”

    美妇一番话说的李轩脸色微红,他小时候被送到宫中和那些皇子公主们一同接受教导,那时候娘娘便待他极好,远离王府,身处京都,经常被那些皇子们欺负,而在他受了欺负的时候,娘娘每次都会替他出头,训诫惩罚那些皇子,在那一段时间里面,他对皇后娘娘的感情,甚至要超过了生母。

    直到现在他还记得,那些欺凌他的皇子们,在被明珠暴揍一顿之后,还要站成一排,让皇后娘娘板着脸训诫……每当这个时候,他便站在娘娘的身后偷笑,虽然也是鼻青脸肿的,心里面却甚是开心。

    时隔数年,再次见到皇后娘娘,难免会有些疏离之感,但对方这一番话说下来,因为时间而产生的隔阂顿时一扫而空。

    “你刚才是要给王妃献礼吧,让娘娘看看,轩儿送给王妃的是什么好东西?”那美妇坐回主位上之后,眼睛却还看着李轩,笑着问道。

    李轩向门外招了招手,便有下人托着精致的锦盒走了进来。

    李轩从他手里接过锦盒,恭敬的跪倒在宁王妃面前,说道:“孩儿祝母妃容颜不老,青春永驻,寿与天齐!”

    他平日里对于父亲母亲的叫着,觉得更亲近一些,这等严肃的场合,连称呼也郑重了起来。

    “什么容颜不老,青春永驻的……,这些话都是从哪里学来的?”宁王妃听到他说的这些话也是愣了一下,这样的贺寿话,还是第一次听到。

    不过她虽然惊奇,但心中还是有几分欢喜的,毕竟作为女人,有谁不希望自己容颜不老,即使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但是好话又有谁不喜欢听?

    李轩从地上起身,亲自打开那锦盒,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瓷瓶。

    为了避免误会,原先如意露的瓷瓶自然已经被他给换了,这瓷瓶精美异常,打开之后,一股淡淡的清香就从瓶中逸散了出来。

    “好香……,这是何物?”

    见王妃看着他,李轩解释道:“此物名为香水,是采集花瓣之精华制作而成……”

    他将李易教他的那些神乎其神的话说出来,不只是王妃,连皇后娘娘都被唬住了。

    女人对于香水天生便是敏感的,即便她们之前从未听过此物,但只要想想就能清楚它的用处。

    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是特殊的那一个,无论行走到哪里都有一种清新淡雅的独特味道,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拒绝这样的礼物。

    望着宁王妃手上的“香水”,坐在上首的皇后娘娘脸上浮现出些许艳羡之色,还有一丝淡淡的,任何人都没有觉察到的落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