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阿虎招供了?”庆安府城,北城区,平民居住的区域,一间阴暗的房间里面,身材魁梧的身影猛地一拍桌子,满脸的难以置信。

    “我买通了县衙的一个衙役,他说阿虎几天前已经招供了,昨天被刑部来人提了去?!弊谙率椎牧硪蝗顺辽档?。

    “以他犯下的罪行,进了刑部,怕是就再也出不来了?!蹦强嗌碛罢酒鹕?,一股摄人的压力猛然爆发,房间内的几人都脸色微变。

    “以阿虎的血性,怎么会这么快就……”一人脸上露出可惜之色,摇了摇头说道。

    若是在县衙之中,他们想想办法,未必不能将他解救出来,但若是进了刑部,那便是进了死地,绝无重见天日的希望。

    这一个突发事件,完全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使得这些日子以来所做的部署全都功亏一篑。

    “哼!要不是那女人,阿虎怎么会被抓???”房间里面响起了一道阴测测的声音,“若是只有衙门里的那些废物,老子一只手就能杀个七进七处?!?br />
    “虽说不是那女人亲自下手,但阿虎兄弟也算是毁在她的手里,这个仇,我们不能不报啊?!狈考淅?,又有声音响了起来。

    片刻后,那阴测测的声音怒声道:“凭我兄弟几人,还奈何不了那女人吗,不若趁着夜黑风高,杀上门去,屠她全家,也算是为阿虎报仇了?!?br />
    “我同意!”

    “我也没有意见!”

    房间里面,其余几人对于这个提议大为赞同。

    他们绿林中人行事,向来率性而为,人命对于他们来说,犹如草芥一般,每个人身上都少说都背负了一条人命官司。

    “都给我闭嘴!”

    眼看着房间之中嘈杂了起来,那魁梧的身影忽然怒喝一声,众人才纷纷安静下来。

    “那女人虽然可恶,但功夫实在了得,上次我兄弟几人联手偷袭,也只是让她受了轻伤而已,最终阿虎还是被她擒住,交给了衙门。就算是现在找上门去,也多半讨不得好。而且,谁知道她还没有什么帮手,不可贸然行动?!?br />
    “大哥言之有理?!币幻鹤诱酒鹄此档溃骸澳忝敲挥泻湍桥咏还?,不知她的恐怖,贸然动手的话,怕是又得步阿虎的后尘?!?br />
    说起这些的时候,他的脸上涌出了浓浓的忌惮之色。

    他是和那女子交过手的,几名兄弟围攻她一个,最终还是被她留下一人,其余众人只能暂时败退,那女子年纪不大,武功极高,若是和她继续纠缠下去,上次留下的人,就不止阿虎一个了。

    “难道此事就这么算了?”一人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这时,那魁梧的身影再次开口:“阿虎的仇不能不报,但此事要从长计议,那女人这两年为衙门办事,得罪的绿林豪杰不少,想要她死的人不知有多少,若是我们能和他们结盟,此事便大为可行?!?br />
    “此计甚妙?!?br />
    “大哥言之有理?!?br />
    “需得先找到那些与那女子有仇之人……”

    “此事先不着急,眼下有一件更加紧要的事情。前几日在街上被一名女捕快发现,那人武功厉害,好不容易才从她手下逃脱,想来我们的踪迹,已经被衙门的人盯上了,为了避开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先出城避避风头……”

    随着魁梧男子的开口,阴暗的房间里面,声音逐渐的小了下去。

    …………

    “什么,这就是你说的礼物?”

    李轩手里拿着一个小瓷瓶,声音比平常提高了一个八度。

    眼看着李易点了点头,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黑线,“这不就是如意露吗,王府如今要多少有多少,就是府中的下人也能人手一瓶,你就让我送这个给母亲?”

    李轩有些后悔将这件事情交给李易之后,他就没有再去上心了,没想到他这次居然如此的不靠谱。

    那幅画画的倒还不错,但这如意露……敢不敢稍微走心一点?

    若是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还不如他这段时间去搜寻搜寻,看看有没有什么奇珍异宝,也总比到时候傻傻的捧上一瓶如意露要强。

    李易也懒得和他解释,虽然因为没有时间定制全新的瓷瓶,沿用的是如意露的包装,但里面装的,却是他第一批试验成功的香水。

    秋季盛开的花本来就不多,能用做制作香水的更是少之又少,好不容易找齐了材料,按照书上说的制作出来之后,发现那种香味很快就会消散,不能长久。

    后来又查阅了不少资料,才终于在某个角落里面看到了一种叫做“留香剂”的东西,加入了麝香成分之后,直到两天前,真正意义上的香水才终于研制成功。

    他可是很少对无关紧要的事情如此上心,这家伙居然还不领情……

    “你不要啊,好,送给李捕头了?!崩钜状铀掷锒峁善?,向着门口的方向扔了过去。

    “什么东西?如意露?”

    李明珠伸手接过,刚刚拧开盖子,就有一种淡淡的香味逸散了出来。

    轻咦一声,这瓶中的液体没如意露那种使人精神振奋的味道,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淡淡的清香,没有香囊的香味浓烈刺鼻,但对于女子来说,似乎更适合。

    “不是如意露?”

    李轩的鼻子没有问题,自然闻到了那一股清香的味道,心里面不由的有些后悔,刚才是自己太着急了,应该先打开确认一下的……

    “呵呵,明珠,这……”他说了一句,转头看着李易,问道:“此物叫什么?”

    “香水?!崩钜桌裂笱蟮乃盗艘痪?。

    “对,香水……这香水是我打算送给母亲的,过两日便是她的寿诞,你看……”

    “这香水是李县尉送我的,你若是想要,再向他讨要便是?!崩蠲髦榭戳怂谎?,将那小瓷瓶收了起来,转头就走,不给他第二次开口的机会。

    “呵呵,刚才是我不对……”李轩回过头,一脸笑容的看着李易,说道:“那瓶香水被明珠拿走了……,你再给我几瓶吧?!?br />
    “什么香水?”

    李易抬头看着他,一脸疑惑的问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