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李易打断,刘县令不惊反喜。

    刚才他真是被那赵方气昏了头脑,若是一根刑签扔出去,对他动了刑,那火真是他放的还好,如果错怪了好人,可有一大堆御史在那等着呢……

    或许便因为这样一件小事,正好碰上陛下心情不好的时候被人参上一本,他刘县令就得卷铺盖走人了。

    “不知李县尉有何看法?”刘县令的手已经从那刑签上收了回来,看着他微笑说道。

    “人命关天,性命对于每个人都只有一次,不可草率决定?!崩钜状右巫由险酒鹄此档?。

    那赵方闻言,心中一喜,这位年轻的大人说的极为在理,最好连刑罚也一起免掉。

    “李县尉说的是?!绷踔氐懔说阃?,眼露疑惑,却不知李易到底想要说什么。

    “下官听说有一种刑罚,叫做蚁罚,是将犯人衣服剥光,身上涂满蜂蜜,再将几个蚁窝放在犯人身旁,蚂蚁喜甜,便会爬满犯人的身体,就算是叮咬之后,也不会留下伤口,大人要不试试这个?”李易微笑的开口,但这笑容,在众衙役看了,却像是恶魔一般。

    只是想想那个场面,他们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像是身上真的有无数只蚂蚁在爬一样,有几人甚至已经忍不住伸手去抓了。

    李轩的眼神也有些惊恐,李易描述的画面感很强烈,让他忍不住的向地上看去,见脚下真有几只蚂蚁爬行,急忙将双脚翘起,远远的躲开。

    刘县令暗自吞咽了一口口水,想到某个场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蚁罚?”听那年轻的大人说完之后,跪在堂上的赵方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冷汗就顺着脊背留下来了。

    他生平最见不得密集的堆在一起的东西,只是想想蚂蚁爬遍全身的场面,就觉得比死还难受,身体再无力气支撑,瘫软到了堂上。

    “大人,小人招了,小人招了,那火是小人放的,是小人放的……”被脑海中某一个画面吓到的赵掌柜,瘫软在地上,脸色苍白,目露惊恐,连声音都有气无力起来。

    看着那家伙就像是烂泥一样的摊在那里,李易也有些诧异了。

    这只是普通的蚂蚁啊,君不见后世岛国那些真人秀游戏,一个个萌哒哒的妹子,孤身一人就敢钻进充满了蛇虫鼠蚁的箱子,与之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

    看着这货脸色苍白如纸,半条命都快吓没了的样子,他不是有蚂蚁恐惧症吧?

    烂泥一样的赵掌柜被人拖走了,众衙役用极度崇拜的眼神看着李易,互相对视了一眼,忽然同时躬身说道:“县尉大人威武!”

    到现在,对于这位年轻的县尉,他们的心中已经收起了所有的轻视。

    不用动刑,不用逼供,仅凭三言两语就能让疑犯对于罪行供认不讳,莫说是安溪县衙,就算是庆安府城,乃至整个景国,又有谁能做到这一点?

    跟着这样的县尉大人,以后还有他们破不了的案子吗?

    还未正式上任,凭借今日之事,李易已经让一众衙役捕快心服口服。

    当然,同样服气的还有刘县令,亲眼见识到这位李县尉的厉害,以后县内的治安情况,他就要放心不少了。

    之前还担心陛下给县衙硬塞了一个皇室纨绔,现在则是彻底的打消了这种担忧。

    李易来县衙不是来断案的,既然刘县令说他还可以有一个月的假期,如果这么早就来上班,不是辜负了朝廷的一番良苦用心?

    和刘县令寒暄了一番,顺势便提出了告辞,准备好好享受一下自己这一个月的假期。

    刘县令笑呵呵的说了一番让他不必着急上任的话,虽然有些违心,但自己最多也就是再辛苦一个月,远远不如卖李县尉的一个人情重要。

    …………

    “呼,终于出来了……”

    县衙之内,某处房间,一青年推门出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莫名其妙的被县令老爹关了这么久的禁闭,今日总算可以出来透透气,刘姓青年心情大好。

    最近这段时间老爹有些不对劲,总是莫名其妙的迁怒于他,刘姓青年决定见到他就躲得远远的,免得又糟了无妄之灾。

    从后衙走出来,恰好看到一人从前堂走出,看到那年轻书生的那一刻,刘姓青年脸上先是浮现出一丝愕然,随后连露出狂喜。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居然在县衙里碰到了这个曾经坏了他好事,还将他一顿好揍的家伙,莫非这家伙是吃了官司?

    “哈哈……”刘姓青年狂笑两声,大步的走过去,指着那书生,嘲讽说道:“想不到吧,有一天你也会落在我的手上!”

    看到那书生脸色怔住,像是被吓到了样子,刘姓青年心中更是舒爽,正欲呼唤差役,陡然听到一声阴沉到了极点的声音。

    “落到谁的手上?”

    一只穿着官靴的脚从堂里猛地探了出来,站在门口的刘姓青年没有防备,被一脚踹在屁股上,整个人打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到廊下,稳住身形之后,顿时暴怒,转过头大吼道:“哪个王八蛋敢踹老子……爹!”

    这一眼,直望的刘姓青年脸色煞白,魂飞魄散。

    “逆子,你刚才说什么?”刘县令脸色黑的像锅底一样,冷声说道。

    “爹,我,我不知道……”刘姓青年声音打颤,话还没说完,只见刘县令挥了挥手,对一衙役吩咐道:“把这逆子给我带回房间,关上三个月禁闭,没我的允许,不许踏出房门一步!”

    刘姓青年闻言,只觉得眼前一黑,要不是那衙役见势不妙扶住了他,恐怕早就站不住了。

    禁闭三个月,这是要他的命??!

    哆嗦的看着那年轻书生,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老爹之所以发怒全是因为他,这书生,到底是哪路大神!

    等刘姓青年被那衙役带走之后,刘县令才露出一脸歉意的说道:“李县尉,真是抱歉,犬子顽劣,冲撞了李县尉,还望你不要见怪?!?br />
    刘县令此时心中气急,这逆子到处惹事,今日居然当着世子的面口出狂言……等送走李县尉之后,定要好好收拾他,这逆子要是不能痛改前非,迟早有一天会像周县尉那小舅子一样,给他捅出天大的篓子……

    【ps:脑子有点涨,先吃个饭,第五章晚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