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完旨后,两个阴阳怪气的宣旨宦官沉着脸走了,按照以往的惯例,像这等封官加爵之事,接旨之人总会给他们备上一点小小的薄礼,以表谢意,不过看眼下的情形,这不识好歹的书生没有当面抗旨,就已经给足了他们的面子。

    这些年来,辞不受官的高洁隐士也有不少,天子贤明,胸怀广阔,从未以此定罪,但终究颜面上还是有些过不去的。

    幸好之前听了公主殿下的话,否则今日之事搞不好还真的无法收场。

    穿着官服的男子也走了,李易听他介绍说自己是本县县令,也是他日后的顶头上司,仔细想想,似乎还是那和他结仇青年的老子……

    还未上任,便得罪了上司……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看着眼前叠的整整齐齐的官服以及放在上面的官印,李易的脸上又开始有些失神。

    这位皇帝陛下的脑子是不是被驴给踢了,不就是抄了一篇文章吗……给他封的哪门子县尉??!

    真是作孽,早知道,还抄那篇弟子规干什么……

    他可从来没有想着要投入到建设封建主义的浪潮中去,等以后赚够了钱,无聊了出去走走旅旅游也好,当了这什么县尉,整天管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就被绑在这安溪县了吗?

    李易心情沉重,莫名其妙的的被封了官,不开心……

    但其他人不是这样想的。

    最早知道消息的老方,直到现在都没缓过神来。

    县尉,县尉啊,姑爷怎么就成为县尉了呢!

    一县之尉,要是搁在以前的寨子里,也相当于坐头几把交椅的,三当家四当家,这样理解起来,已经是老方难以想象的大官了。

    当然,除了老方之外,此时还傻傻站在门外的那些人,也是一脸的懵逼。

    二婶娘刚从鸡窝回来,手里攥着的鸡蛋早就掉到了地上,摔的稀碎,一向吝啬的她却对此浑然不觉,声音有些颤抖的低声喃喃:“县尉,县尉……县尉大人啊……”

    其他柳氏直系的脸色也格外的精彩,柳叶寨山贼起家,建寨以来,从山贼逐渐过渡为普通农户,好几十年没出过读书人,这陡然间冒出了一个县尉,想到今后居然要和县尉大人低头不见抬头见,心中立刻就变的局促起来。

    而想到某些事情之后,许多人心中,也稍稍变的有些不安。

    毕竟,他当初可是抢回来的……

    当初那个文弱书生如今成为了县尉大人,会不会回过头来和他们算账,虽然那件事情他们没有参与,但难保他会不会迁怒……

    众人心中惴惴不安时,小声交流的声音传进院子,无端的让人心烦,李易对老方挥了挥手,情绪有些低落,说道:“把门关上吧?!?br />
    “都散了,散了……”

    老方看出来姑爷的心情有些不好,对围在门外的众人喊了几声,便关上大门,继续用一副难以理解的表情看着李易。

    姑爷可是被皇帝封官了啊,这是天大的好事,可看他这样子,倒像是被抢了银子一样。

    难道,他是嫌给他封的官太???

    姑爷一下被封了大官,小环开心极了,但看到姑爷好像不高兴的样子,也就没有说话,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姑爷变成了县尉,那小环以后不就是县尉丫鬟了?

    “相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院子里面安静了下来,柳如仪看着李易,俏脸上还有着惊诧之色。

    柳如意也扭头看着他,好好的文弱书生,怎么突然就变成县尉大人了呢?

    这个改变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以后还能心安理得的抢他的东西吗?

    “肯定是被人陷害了!”李易脸色难看,咬牙说道。

    老方身体一个踉跄。

    如果被人陷害就能当县尉的话,有多少陷害,他全都接着!

    …………

    如意坊,李易坐在桌旁,一个人喝着闷酒,思考着如何才能推掉县尉之职。

    消极怠工,贪污受贿,徇私枉法?

    如果这样做能够让他回家种地,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但若是为此蹲了大狱,可就不划算了。

    到底是封建社会,一点都不讲人权,皇帝让当官就必须当官,有没有问过当事人的意见?

    “不知李县尉打算何时赴任,县尉之职至关重要,不可空缺太久?!?br />
    正当李易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的时候,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李易看着那女捕头走进来,呼的一下站了起来,怒视着她,问道:“是不是你,这件事是不是你干的?”

    李易思来想去,觉得景国皇帝就算脑洞再大,也不可能凭借一篇《弟子规》就封他一个县尉当,这件事要是没有人从中作梗,打死他都不信。

    而这位背景深厚的李捕头,便是他的首要怀疑对象。

    “当县尉可是你自己说的,怎么,我帮了你的忙,你不仅不说一个谢字,反倒怪起我来?!崩蠲髦樽怨俗缘淖谒亩悦?,取过一只酒杯,斟满酒之后,淡淡的说道。

    没有否认,这便是承认了。

    “果然是你!”

    想到坑自己的果然是她,李易心中顿时火冒三丈,这个白眼狼,吃自己的饭,喝自己的酒,到头来居然恩将仇报,一点都不念着他的好,还给他挖了这么大一个坑等着他跳……

    一杯酒仰头而尽,女捕头皱了皱秀气的眉毛,说道:“这是什么酒,淡的和水一样,你这里的烈酒呢,赶快拿出来!”

    李易将那酒壶拉到自己这边,又从她手里夺过酒杯,眼睛喷火的看着她。

    还喝个屁啊,酒没有了,连水也不给她喝!

    那女捕头竟也不生气,双手环抱,看着他,淡淡说道:“怎么,难道当县尉不是你自己说的?”

    “谁说我……”

    李易只说了半句话就哑口无言,此刻,有熟悉的一幕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做不入流的学官有什么好的,没什么品阶,整天被人呼来喝去的,没什么意思……要当官的话,最起码也要是县令吧,最不济当个县尉也行阿,当一个学官算什么……”

    “算什么……”

    “什么……”

    “么……”

    当时对李明珠说的一段话,在他的脑海之中久久回荡。

    “妈-的,嘴贱了……”

    实力坑了自己一把,李易仰天长叹。

    “非是毙之,其自毙也……,不作死就不会死,古人诚不我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