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柳叶寨,和两三个月前比起来,无疑是天与地的差别。

    去年遭了旱灾,本就贫瘠的山地,粮食颗粒无收,虽然朝廷已经减免了两年的赋税,但仅凭家中的存粮,不知有多少人在温饱线之下挣扎。

    然而如今再看,之前那些满寨子跑,瘦的皮包骨头一样的熊孩子,身上终于能看出点肉来,手里抱着一根大骨头棒子啃着,身旁总有一两只土狗,盯着熊孩子手中的骨头,在周围不停的转悠。

    几家人的新房已经盖起来了,左邻右舍的往往都会出手帮忙,末了让自家的婆姨做一顿好的,犒劳犒劳出力的邻居,几十年来,这是寨中村民默认的习惯。

    几个汉子一边干活,一边与左右闲聊,蓦地发现村口传来动静,抬头一看,一个个都愣在了那里。

    几道骑在马上的身影首先映入了他们的眼帘,进了寨子之后,马上之人不急不缓的下了马,几人眼里瞧的清楚,十余名皂衣官差跟在他们后面走了进来。

    柳叶寨中何曾来过这么多官差,几人的面色皆是微微一变,莫非是寨中有人犯了事,这些人是来抓人的?

    “你们看,那……是不是老方?”

    其中一名汉子看到了走在前面的一道熟悉身影,立刻惊声说道。

    “是老方!”

    “老方怎么会和官差在一起?”

    “这些人来寨子干什么?”

    几人眼神惊疑,看着这些人进了寨子,便远远的跟在他们的后面,也不敢太过靠近,直到发现他们在某处院宅前停下时,才忍不住惊呼道。

    “他们是来找大小姐的?”

    “不是……怕是来找姑爷的?!?br />
    “难道姑爷他……”

    就在他们的面色发生变化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了。

    毕竟柳叶寨处在山中,与其他的村庄之类并无连通,平日里很少有外人进来,这一次一来就是这么多人,还都是官差打扮,看来事情非比寻常??!

    老方上前敲了敲门。

    李易正在院子里教小环如何将双丫髻变成丸子头,听到敲门声,随口说了一句:“门没关,进来?!?br />
    撇了一眼,看到进来的老方,神色不由的怔了一下。

    老方这家伙今天是怎么了,居然知道敲门?

    不过,看到接下来鱼贯而入的官差以及领头的两个陌生男子时,李易的面色微微一变。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这么多官差?

    不会是老方犯什么事情了吧?

    小丫鬟也被这阵势吓了一跳,小脸煞白的躲在李易身后,一脸紧张的望着这些官差。

    听到前面传来的动静,两名女子从内院中走出,看到眼前的情形,柳如意美眸微微一缩,一只手已经握在了剑柄上,柳如仪俏脸也是一变,两人快步的走到李易身边,如仪转头看着他,问道:“相公,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谁是李易,快出来接旨!”

    那宦官的一声叫喊,使得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

    “接旨?”李易脸色一变,接什么旨?

    柳如仪姐妹的目光望向了他。

    那宦官的嗓门不小,门外的众人也都听到了声音。

    所有人都互望了一眼,眼中又惊又疑。

    “圣上有旨,还不跪接?”平时宣旨之时,倒是见过不少被吓傻了的人,那宦官看了他一眼,也不觉得奇怪,冷冷的说了一句。

    哗啦!

    李易还没跪下,刘知县和那些官差先跪了。

    宣读圣旨之时,便如同天子亲临,不仅接旨之人需要跪拜,便是周围的人也得一同跪下。

    又是“哗啦”的一阵响声,门外的村民也都跪下了。

    虽然他们没见过圣旨,也不懂得这些规矩,但连官差大人都跪了,他们又怎么敢不跪?

    柳如仪的手从剑柄上拿开,姐妹对视一眼之后,也跪了下来。

    在这景国之中,当即皇帝便是最为尊贵的人,这样的观念已经深入到她们的血脉之中。

    看着她们跪下了,小环也紧随其后。

    一时间,场中除了那两名宦官之外,就只有李易是站着的。

    四下里望了望,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之色,走到那两人面前,屈身跪下,开口道:“草民接旨?!?br />
    形势比人强,虽然他真的不想跪,但更不想落得一个不敬天子的罪名。

    “连圣旨都来了,到底是哪个王八蛋谁陷害我?”跪下之后,低声喃喃了一句,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便是前几天见过的那位自称是府学教授的家伙。

    除了那件事情之外之外,他还真的想不到别的原因了。

    那宦官听到他小声嘀咕的话,嘴角抽了抽,差点当场发飙,当想到刚才公主的嘱咐,生生忍下了怒气,照着圣旨宣读了起来。

    听着宦官念了一大堆,李易大概听出了个所以然来,意思是《弟子规》有功于教化云云,然后便是一顿夸赞,还没有听完,李易心中已经有底。

    这下,一个学官的职位怕是跑不掉了。

    他心中这样想着的时候,那宦官已经念到了最后:“……御封尔安溪县尉,嘉尔冠荣,永锡天宠,钦哉?!?br />
    “县,县尉……”李易猛地抬起头,一脸的难以置信。

    因为对教化有功,所以封他为……县尉?

    这他娘的也行?

    这弯也拐的太急太大了吧?

    此事根本不合常理,到底是谁在坑他?

    “李县尉,快接旨??!”一旁的刘县令看着他愣在那里的样子,不由的开口催促道。

    趁机多看了他几眼,心中兀自不信,这年轻人,以后就是本县县尉了?

    “能不接吗?”

    好不容易碰到一个看起来和善一点的,李易看着刘县令,试探问道。

    上次对李明珠也只是说说而已,天可怜见,他从来就没想过当什么县尉??!

    忽然间,李易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忽然露出恍然之色。

    “你要抗旨?”

    刘县令还未开口,便有一名宦官看着他,眼神不善的问道。

    “不愿为官也不行?”李易看着他,说道:“自古以来,高风亮节,辞不受官的人也不少吧?”

    “所以……他们都死了??!”

    那宦官看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