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溪县衙,后堂,刘县令坐在太师椅上,悠然自在的品着香茗。

    喝茶是他的爱好之一,刘县令的爱好不多,关上门和小妾在房间里胡天胡地是其一,接下来便是喝茶了。

    茶是好茶,乃是县丞前几日才送给他的,县丞也是好茶之人,刘县令惦记他珍藏的茶叶有一段日子了,只是对方一直不肯割爱,前几日周县尉被府衙来人带走之后,县丞大人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仅爽快的奉上好茶,便是和他说话之时,态度都比之前谦逊了许多。

    为官多年,刘县令当然知道本县县丞为何会有如此的转变。

    前些日子,周县尉被查出贪赃枉法,收受贿赂,以公谋私……反正罪状列了一大堆,被通判大人遣人带回府衙,以后怕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而在之前,这些事情在他们看来,都是无比正常的。

    县衙的大小官员,真正称得上两袖清风、铁面无私的,怕是一个都没有。

    收点小钱,给人行个方便,都是些无伤大雅的事情,只要事情不闹大,即便是他,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些事情,县丞大人自然也是干过的,问题在于,和他半斤八两的周县尉就这样被带走了,听到这个消息的县丞大人,当场就冒出了一身冷汗。

    若是查到他的身上,他岂不是也要和周县尉落得同样的下???

    这样提心吊胆了几天,担心的事情也没有发生,他才稍稍的放下了心。

    看来只是周县尉倒霉了一点,并不是上面要彻查这些官吏,不过,虽然心中稍安,但行为上却收敛了许多,暗地里的小动作不敢做了,和县令大人搞好关系,要是上面传出了什么风声,他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对于县丞的示好,刘县令当然是照单全收,此刻半眯着眼睛,品着香茗,心里面还在回味刚才和小妾的那一番**,陡然间,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一衙役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刘县令的眉梢一挑,上次周县尉出事,便是这货风风火火的闯进来,这次看他慌慌张张的样子,莫不是又出了什么大事?

    也不计较他没有敲门的事情,忙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大人!”那衙役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说道:“前衙来人了,是从京城过来的!”

    “京城!”

    刘县令口中惊呼一声,京城来的人可不敢怠慢,匆匆的向着前堂走去。

    一刻钟之后,刘县令换了官服,跟着两位宫中来的传旨太监出了衙门。

    两人的确是京城来的,圣旨造不了假。

    但千里迢迢从京城跑来宣旨,居然只是为了封赏一个小小的县尉,什么时候圣旨变的这么不值钱了?

    圣旨当然不会这么廉价,刘县令为官这么多年,也不过只见到过两次而已。

    要知道,他自己上任的时候,手里拿的也只是一个委任状,而如今手下一个县尉,居然能让陛下御旨亲封,让他以后还怎么御下?

    前有女捕头身份尊贵,府尊大人亲自告诫他不可冒犯,后有县尉让陛下御笔亲封,肯定也是背景通天不得了的人物,怕也是招惹不起的,他这个县令当的还有什么意思?

    “前面带路,去李家村!”

    刚才在衙门之时,刘县令已经将那即将上任的李县尉调查了清楚,此时带着一班衙役,领着这两人去李家村宣旨。

    “李家村就不必去了!”一道轻灵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刘县令回头一看,发现一道英姿飒爽的身影从县衙走了出来。

    “公……”

    两名传旨宦官回头望过去时,脸色陡然一变,就要跪地行礼,李明珠对他们摆了摆手,说道:“要宣旨的话,直接去如意坊吧?!?br />
    …………

    如意坊中,李易今天又偷懒没来,铺子里除了四位少女,就只有坐在角落里面无聊的已经开始打盹的老方了。

    断断续续的梦里,自己跟着姑爷赚钱买了大宅子,干什么都有人伺候着,家里的恶婆娘在自己与她磨了许久之后,终于允许自己纳妾,欣喜之下,正要将那群玉院的小红姑娘迎回家门……

    “谁是李易?陛下有旨,速速跪接!”

    陡然间,一道大吼的声音将老方从梦中惊醒,身体颤了一下,大宅子没有了,仆人婢女没有了,小红姑娘也没有了……

    “喊什么喊,奔丧??!”

    美梦被搅,老方心中当即大怒,也没看清来人,劈头盖脸的就骂了过去。

    “放肆!”

    “大胆!”

    两位面白无须的男子脸色一沉,怒视着老方,几乎是同时冷声说道。

    身为传旨太监,在宫中还好,出了宫,谁见着他们不是恭恭敬敬,笑脸相迎,哪里被人这么呵斥过?

    这夯货刚才说什么?

    奔丧?

    居然敢将陛下的旨意说成是奔丧,简直是找死!

    跟在两人身边的刘县令也是眼皮一跳,这到底是哪里来的二货,这种混账话也能说吗?

    “怎么,还想动手!”

    老方被惊醒了美梦的气还没消,闻言两眼瞪大,身体向前逼近了一步,一阵气势顿时压了过去。

    搅人美梦还有理了?

    刚才这两个家伙好像还叫了姑爷的名字,看这架势,难道是来寻仇的?

    想到这里,老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又强了几分。

    两名宦官脸色一变,随后脸色便彻底冷了下来,高声道:“把他拿下!”

    “不知者不罪,不知者不罪……”门外的衙役还没进来,刘县令便急忙的摆了摆手,看着老方说道:“你这夯货,这两位乃是当今陛下派来传旨的,李易何在?赶快叫他出来接旨!”

    “接旨?”

    老方看着这身穿官袍的男子,又看了看两名宦官,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几名女子站在柜台旁边,看着这边的眼神中也充满了震惊。

    “你们家姑爷呢?”

    就在老方心中波涛汹涌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边。

    “在……在家里?!崩戏酵萄柿艘豢谕倌?,声音颤抖的说道。

    【ps:不用担心书写到后面会变味,作者不会去描写官场的勾心斗角,这一段剧情,可以叫做《逍遥小县尉》。感谢书友“啊取名难啊”的万赏,这两天要给上架存稿,万赏会在周六进行加更。另外,隆重推荐好友的一本书,《大宋好屠夫》,特种兵郑智穿越北宋末年,收史进当小弟,和鲁达拜把子……,“哥哥,捡了这块肥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