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休得胡言,本官乃是庆安府府学教授?!狈虢淌诒焕钜滓痪浠扒旱搅?,干咳了两声,有些尴尬的说道。

    “叫兽?”

    李易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第一个念头想到的其实是后世大学教授之类,下一刻才反应过来,“教授”在这里好像也是一种官职,主要负责一府的教育事务,庆安府府学教授,差不多相当于后世市教育局局长的地位。

    不过,他又不打算走科举的路子,别说他是教育局局长了,就算是教育厅厅长,也管不到自己???

    既然不是知府,李易也就不用那么小心了,不过该有的礼仪还是得有的,毕竟他还有个秀才的身份在那里,恭恭敬敬的作了一揖,说道:“回大人,《弟子规》正是晚学所写?!?br />
    很不要脸的又将别人的劳动成果据为己有,微微有些脸红。

    冯教授微微点了点头,眼前的年轻人长得一表人才,观他言行举止,似乎也是知节守礼之人,对他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

    不过想想也是,能写出《弟子规》这样的文章,品德定然也不会差。

    若是能稍加引导,使他走上正途,日后也可能有一番大的作为。

    通俗的说,就是他认为李易还有抢救的必要。

    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转头看向了董知府,毕竟董知府才是今日的主角,有些事情,他却是不好越俎代庖。

    董知府却像是没有看到他的眼神一眼,打量着店铺里面的装饰,一会吧看看货架,一会看看墙上的画,没有一点有开口的样子。

    冯教授见此微微一愣,心道董知府这是怎么了,不是说好了他要亲自训诫吗?

    来之前董知府也特意叮嘱过,不要泄露他的身份,只当他是自己手下一个训导就好,但冯教授又哪敢真的将他当做训导来看,见此也不敢提醒,只能自己上了。

    冯教授不知道的是,董知府此刻心中还在好奇,永乐公主为什么会在这里,和这书生又是什么关系,又怎么会随便开口?

    “这《弟子规》的韵律郎朗上口,内容通俗,宣扬的乃是圣人之道,本官与知府大人商议,欲将之作为蒙学书籍,在府中推广传行,你可愿意?”冯教授看着李易,沉声说道。

    冯教授的话,李易并无意外。

    昨日秦晴告诉他这件事情的时候,李易就用已经做好了被人找上门的准备。

    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对于这个世界的情况,他已经差不多全都弄清楚了。

    当初看那《景国志》的时候,对于景国的历史,他是完全懵逼的,但再往前推上一些,便能够找到熟悉的痕迹了。

    夏商周,秦楚汉,三国魏晋南北朝,这些都是有的,大的方向不变,更加具体的细节,人物或是某些细微的事件,李易和图书馆中的史书进行对比,发现还是有较大的出入。

    历史车轮正式的开始跑偏,走向岔路的时候,大概是在隋唐时期。

    国号为唐的国家结束了隋末的乱世,但建国之后不久,便迎来了一次大的分裂,形成了类似于五代十国的割据政权,景国便是在那时候建立,到如今已有五六十年之久。

    这个世界没有三字经,没有千字文,虽然有其他的启蒙读物代替,但却相对晦涩难懂,不适合孩童学习,远远比不上《弟子规》的浅显通俗。

    《弟子规》在后世还有不小的争议,有人说它宣扬的愚教,只适用于古代封建社会,正反各派各抒己见,争议不小,但若是在眼下的景国,儒家思想还是主流的时代,怕是还没有人敢说《弟子规》宣扬的是“愚教”。

    父为子纲,君为臣纲,敢说这是封建思想,你难道想造反?

    这么一个大帽子扣下来,恐怕再有权势的人也得被压死。

    脑海中这些信息一闪而过,李易看着冯教授,再次抱拳说道:“一切全凭大人做主?!?br />
    这位什么教授都和知府商量好了,还过来问自己的意见,这不是多次一举吗?

    如果实在觉得白拿别人的东西不太好,随便给他几千几万两银子也可以……

    “孺子可教?!狈虢淌谛闹懈拥穆?,心道这秀才倒也不像他之前想的那样,看上去是个可造之材。

    李明珠听着两人说话,心中也不免的产生了一丝好。

    这《弟子规》到底是何物,居然让董知府和府学教授同时上门,莫非,这书生还有自己不知道的本事?

    这样想着,再次看向李易的时候,她的眼中再次浮现出了一丝异色。

    至于董知府,此刻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合格的跟班,一言不发的站在冯教授身后,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李明珠的身上。

    “你既有如此才学,为何不思进取,考取功名为国效力,作为读书人,居然行次低贱之道,这些年的圣贤书,都白读了吗?”象征性的询问过李易,走一遍流程之后,接下来就进入正题了。

    冯教授脸色一板,看着他严肃说道,声音也提高了几个音调。

    这也正是他平日里训诫学生的样子。

    李易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家伙变脸如翻书,刚才还和颜悦色的和自己说话,下一刻就又变成了棺材脸……

    李易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在了那里。

    他的表现落在冯教授那里,自然是他被自己训诫的话说的无地自容,正徘徊在悔悟的边缘,脸色稍缓,看着他说道:“念在你对本府有教化之功,本官可破例允许你在县学之中做一学官,既不影响读书,对你以后考取功名也有不小的助力?!?br />
    先一棒子敲晕,再喂一把甜枣,冯教授执掌府学这么多年来,早就将这一招用的炉火纯青。

    微微的扬起头,看着面前的书生,等着看他对自己感恩戴德的那一刻。

    县学学官虽然品阶不入流,但大小也是个官,举人或许会对此不屑一顾,但却是拥有秀才功名之人挤破头也想得到的职位。

    若是以后侥幸中了举人,或许就会直接升为训导,不用眼巴巴的等着吏部委任。

    “学官?”

    李易反应过来之后,脸色立刻就变了。

    他前不久才推掉了学堂先生,如今又有人要他去当什么学官……他对此完全没兴趣??!

    真要当了那什么学官,恐怕上下都要受人管制,再也不能舒服的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做事也不能随心所欲,一个月恐怕也只能赚那么几钱银子,还不如卖一瓶如意露划算……只是瞬间,李易心中就拒绝了这个提议。

    “怎么,你不愿意?”冯教授看着他的样子,皱眉问道。

    “并未学生不愿……”李易站正身体,端端正正的对冯教授行了一礼,面有难色的说道:“实在是学生从小便有顽疾,每每想到考取功名做官之事,便会卧床不起,大病一场,无奈之下,才放弃功名,转而从商……大人心意,学生十分感动,然而因为天生顽疾,也只能谢过大人好意了?!?br />
    冯教授闻言一愣,这是什么顽疾?

    这世上,还有“不能做官”的病吗?

    【ps:最近因为考试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复习和码字都不能全部的投入进去,这两天每天先一更,下周二考完试后恢复更新?!?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