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次谨信……,糖雪球?”

    中年男子的脚步停下,仔细听那孩童所背的内容,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

    这三言韵文郎朗上口,文字虽浅易通俗,近乎于白话,但仔细听来,似乎有启蒙养正的作用,教于孩童启智,再也合适不过了。

    类似的训蒙文也是有的,但却相对晦涩,如此浅白易懂的,却是少见。

    而且,那孩童所背文章,他也从未听说过。

    此外……那糖雪球,又是什么东西?

    站在院外听了片刻,那孩子翻来覆去便是那几句,中年男子此刻已经想到了一些事情,脸上浮现出一丝热切之色,大步的走了进去。

    熊孩子手里捧着那纸张,背着背着,口中重复的,就只有“糖雪球”这三个字了。

    流着口水,听到脚步的声音,一抬头就看到一个陌生人走进了院子,

    熊孩子怔怔的看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丝拘谨之色。

    “小娃娃,你刚才背诵的是何文章?”董知府走到熊孩子的面前,和颜悦色的问道。

    老爹说过,住在王府里的都是贵人,让他平日里只在厢房这一片区域玩耍,不可冲撞别人,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陌生人,也不回答,乖乖的将手里的纸张递了过去。

    董知府从熊孩子的手里接过张纸,发现那上面也不过只写了数句而已,当他看完几行字的内容之后,眼中精光大放,有些急切的问道:“你可知这是何人所写?”

    王管家还在房间里面核对账目,房门再次被人推开,抬头一看,熊孩子的脑袋又从门外探了进来。

    再低头的时候,忽然忘记自己刚才算到哪里了……

    脸上浮现出一丝愠怒之色,瞪了熊孩子一眼,说道:“都背会了吗,要是没有背会,小心你的屁股……”

    这时,从熊孩子身后伸出一只手,将房门彻底推开,一个面熟的中年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那人,王管家先是一愣,随后就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色苍白,颤声说道:“董,董知府……”

    他此时心中后怕,莫不是这小兔崽子,冲撞了董知府,人家是来兴师问罪的?

    想到这里,王掌柜顿时有些腿软,险些再次瘫软在了椅子上。

    “我且问你,这三字韵文可是你所做,可还有下文?”董知府却没时间和他废话,拿着那纸张走到他的面前问道。

    “三字韵文?”

    王管家呆呆的看着董知府手中,自己刚刚写给熊孩子的纸张,再看看董知府的脸色,一颗心稍稍放了下来,只要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就好……

    想到这里,立刻换了一副表情,满脸赔笑的解释起来。

    “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山村之中,竟有如此能人?!倍曛?,抚了抚下颌的短须,赞叹说道。

    以他的见识,自然能看到这短短几句话蕴含的意义。

    这分明是一篇教导孩童学礼的蒙文,不学礼无以立,从小教导他们养成敦厚善良的心性,教育子弟敦伦尽分,防邪存诚,亦是有益于养成良好的家风和学风。

    若是此文能够推行开来,于教化必定是大功一件,乃是功在千秋的好事,不仅他所面临的难题迎刃而解,若是真正做出一点成绩,怕是还有那么一点的可能,青史留名……

    为官之人,有谁不渴望能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仅凭其他的政绩,想要做到这一点无异于登天,但教化之功,却是能够影响后世??!

    一念及此,即便是以他的心性,此刻也不由的有些心潮澎湃起来。

    “你可知此文全篇?”董知府眼神灼灼的看着王管家问道。

    他此刻迫切的想要知道此文是不是和他想象的一样,乃是一篇绝佳的训蒙文,免得到时候空欢喜一场。

    “回大人,小人那日也只是听了这十余句,不止此文是否还有全篇?!蓖豕芗依侠鲜凳档幕卮鸬?。

    董知府看着他,沉吟了片刻说道:“你差人再去问问那村学先生,若是真有,务必将此文全篇带回来,送到府衙?!?br />
    王府的管家在外面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但在庆安知府面前,却只能连连点头称是。

    为了表示他对于此事的重视,董知府前脚刚离开,王管家便匆匆离开了王府,吩咐驾车的家丁快些赶车,争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此事办好。

    …………

    柳叶寨,学堂外面,秦晴再次见到王管家,得知他不是来找姐夫而是来找自己的时候,心中微微有些惊讶。

    她对于王管家有些印象,只知道对方好像是姐夫的朋友,前几日还见两人在溪边说话,也没有怠慢,只是在听他说出来这里的目的后,有些微微的惊讶。

    “你刚才所说的,可是这《弟子规》?”

    秦晴返回学堂取出了一本薄薄的书籍,是她亲手誊写的,递给了王管家说道。

    王管家赶忙接过,翻开之后,看到这开头几句,果然和自己那日听到的一模一样,又翻了几页,后面居然还有数百句之多,才知道自己那日听到的,原来只是其中几段而已。

    他心中大喜,这下终于可以给董知府交差了。

    “不知姑娘可否将这《弟子规》原文送给我一份?”他看着秦晴,急切问道。

    秦晴闻言,略有犹豫,说道:“这弟子规,并非是小女子所作,这件事情,还要询问过之后,才能给你答复?!?br />
    “不是姑娘所作?”王管家脸上的表情一愣。

    秦晴点了点头,给他略作解释。

    “竟然是他?!蓖豕芗亦肆骄?,没想到这文章居然是那刻薄书生所作,略微惊诧了一会,随后便笑着说道:“实不相瞒,我是奉董知府之命,来取这《弟子规》原文的,知府大人对于此文极为赞赏,这对于李公子来说,也是天大的好事??!”

    “知府大人!”

    秦晴闻言,惊讶的捂住了小嘴,不由的惊呼出声。

    对于从小生活在这里,很少出过寨子的她来说,安溪县令,就已经是天大的官了,再往上,已经到了她所不能想象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