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倒要看看,是配方重要,还是命重要!”年轻人望着林外的某个方向,露出一脸的阴狠之色。

    本想低价买下如意露配方,没想到那店铺掌柜居然如此的不识抬举,话没说几句就把他们赶了出来。

    后来他设计陷害,又被对方识破,再次失利,反而还使得他那个当县尉的姐夫有所忌惮,不再给他提供任何的帮助。

    眼看着如意露的生意越越火爆,若是再不行动,可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座座银山从他的眼前溜走了。

    他已经派人打听好了,每日清早,他们会将如意露带到府城的店铺,店铺午时关门,那掌柜会在车行租一辆马车从府城出来,而这条路,乃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在路上将他们截住,将那配方逼问出来,到时候下点狠手,不怕他不开口。

    他找的这些人,可都是府城中的泼皮无赖,一个个都是打架好手,拿钱办事,会对付不了一个文弱书生?

    这一次,就算是那大汉在场,也没有任何好担心的。

    双拳难敌四手,自己这边,可是有数十双手的……

    就算是对方事后报官------安溪县掌管追捕缉盗的人是他的姐夫,自然不会去查他。

    更何况,每年破不了的案子多了,多这一个也不多,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出面,也查不到他的身上。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铺子就不能开在庆安府了,京都是个好地方,若是在那里开上几间铺子,生意应该会更加火爆的吧……

    就在年轻人心中规划着美好未来的时候,一辆马车,慢悠悠的从远处驶了过来。

    几人等的应是从府城方向驶来的马车,这辆马上驶向相反的方向,年轻人起初并未在意,但当他眼神一撇,看到走在马车前面的某位大汉时,脸上的表情一怔,随后就立刻低声说道:“都给我打起精神来,等前面那辆马车过来,你们的目标就是马车里面的人,还有……最前面那个汉子,等会给我狠狠的打!”

    潜伏的林中的十数人全都一身黑衣打扮,半块黑布蒙住了脸,原本是很松散的靠在树上,听到年轻人的话之后,稍微打起了精神,将身体隐藏好,向外面看了过去。

    那马车依旧慢悠悠的行驶,马车前后,各有几道身影不疾不徐的跟着。

    这些人里面,为首的那名壮硕汉子算是比较显眼的,也是刚才雇主特别关照的那位,这些人将他的样子记在心里,等会动手的时候,可以适当的“照顾”一二。

    至于其他人,看上去威胁对他们要小上许多,他们人数上占着巨大的优势,又个个对自己的身手颇为自信,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马车里面,李轩坐在软垫之上,脑海之中还在想着某个问题。

    如果它们脚下的土地是一个大球,那么,住在大球另一面的人,不就掉下去了吗?

    然后,一个更加复杂的问题又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面。

    如果真的会掉下去,那些人会掉到哪里?

    想到这里,李轩就知道他不能再继续想下去了,这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能够理解的范围。

    吁!

    赶车护卫的声音传了过来,马车忽然急停,李轩的身体打了一个趔趄,掀开车帘,皱了皱眉头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停下?”

    “公子,您就在马车里面不要出来,前面有些不对劲?!蹦歉铣档幕の莱辽档?。

    老方和那护卫头领走在最前面,看着道路一侧的某处密林,眉头同时皱了起来。

    林中并不粗壮的树木,遮盖不了某些人的身体。

    大白天的,穿着黑衣服蒙着面躲在林子里面,这些人怎么看怎么都不正常。

    林中,见那马车停在了那里,马车周围的几人也望向了这边,其中一名黑衣人有些怀疑的说道:“难道他们发现我们了?”

    “不可能,我们明明穿了夜行衣?!?br />
    “可是……现在是白天??!”

    “……”

    …………

    某人一句话开口,周围的气氛陡然变的尴尬起来。

    年轻人的脸色有些发烫,因为穿夜行衣蒙面的命令是他下的。

    那些话本小说里面,不都是这么说的吗?

    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本来想着等他们经过的时候,出其不意,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既然如此,那当然也不用再藏着掖着,年轻男子脸上闪过一丝决断,猛地挥手道:“给我上!”

    老方等人和那些护卫眼看着那些黑衣蒙面之人从林子里面冲出来,吼声倒是一个比一个响亮,但却都是赤手空拳,身上并无武器,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些意外。

    不过,既然这些人都是冲着他们来的,当然也不能客气,四人留下守在马车周围,老方和那侍卫首领以及另外两人,向着那些黑衣人迎了过去。

    因为刚才就得了那年轻人的授意,十余黑衣人中,分出一小半冲向了马车,另一半目标直指老方几人,只听得一个声音说道:“先解决那个汉子!”

    他们口中的那汉子,自然就是老方了。

    作为雇主的重点照顾对象,从表面上看也是对自己等人威胁最大的,当即便有半数的人向他冲了过来。

    那护卫首领见此一愣,居然有一半的人都冲向了那家伙,另外一半对付自己三人……这不是明显的看不起人吗!

    两个人的比斗还没有分出胜负,而在这些人看来,明显是那姓方的要比自己厉害……

    是可忍孰不可忍,那护卫首领冷哼一声,径直的向着冲向老方的那一半黑衣人冲了过去。

    “这些人是我的!”

    老方当然也不甘示弱,脚下猛地一跺,速度陡然提高几分,转瞬之间,已经冲到了黑衣人之中。

    剩下的两个护卫,只能看着自家首领和那方姓大汉大发神威,如同虎入羊群一般,动作干脆利落,几个呼吸的功夫,几名黑衣人便纷纷倒地不起,再也没有一个能站的起来了。

    “我三个!”

    “我也是三个!”

    两人同时抬头,用凶悍的眼神望着已经吓呆在原地的另一半黑衣人,同时冷哼一声,再次冲了过去。

    两名护卫耳边不时的传来砰砰的响声,想来必定是拳拳到肉,两人愣在原地也不敢冲上前去帮忙,看那两人的架势,若是两人上前,可能会连他们两个也一同干掉。

    有心去另一边帮忙,转头之后,才发现马车周围也已经结束了战斗,四人仍然护在马车周围,地上躺满了一地黑衣人。

    砰!

    老方一记手刀将最后一名黑衣人砍晕,抬头时,才发现那护卫首领已经向着树林的方向急掠而去了。

    “你,你别过来!”

    远远的看着自己带来的那些人一个个干脆利落的到底不起,年轻人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惊恐之色,看到那一脸凶恶的男子一步步向他走近,一边后退,一边颤声开口。

    “我,我姐夫是本县县尉,你打了我,他不会放过你的!”

    “县尉是吧……”

    那护卫首领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捏了捏手指的骨节,几个呼吸之后,惨叫声开始在林中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