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天来,相公为什么不回去看看?”

    “回哪里?”

    “回相公以前住的地方?!?br />
    …………

    李易笑了笑,说道:“家中无人,如今不过是一间屋子而已,回不回去的,已经不重要了?!?br />
    那间家徒四壁的屋子,李易也不过是在里面躺了片刻而已,都没来得及第二次踏进家门,就逃离了村子,被柳如意带来这里,脑袋里面没有以前的记忆,对于那村子以及之前居住的地方,自然是没有什么感情的。

    相较而言,这里才更像是一个家。

    柳如仪想起他刚才说的,看着他问道:“相公以前也会吃不饱饭?”

    李易点了点头,看看那屋子就知道,这身体的原主人,也不过是一个穷书生而已。

    柳如仪有些疑惑的问道:“相公才华那么高,又懂得做生意,为何也会饿肚子?”

    这年头,有才华的学子,根本不用担心吃穿问题,听如意说,他一首词写出来,连那些在庆安府十分有名的才子都吓在了那里,无数大家闺秀,千金小姐争相邀请……这样的人也会为了生计发愁,柳如仪是怎么都想不通的。

    更何况,无论是冰糖葫芦还是如意露,都是能够赚钱的好东西,便是这些天来李易让她保管的银票,怕是都够普通人家花上一辈子了。

    李易看着她,有些调笑的说道:“这两者没什么关系啊,才华又不能当饭吃,不过武功倒是可以……娘子武功这么高,若是做山贼的话,恐怕也能轻松的抢来粮食,日子不也照样过的拮据?”

    柳如仪笑笑,说道:“其实妾身也想过的,那时候也只想着能够带着如意小环吃饱饭,哪管得了其他的,若是真正到了那种程度,怕是会像相公说的那样,走到那一步也不是不可能的?!?br />
    不想当山贼的寨主不是好寨主,虽然自己名义上是寨主的相公,但又哪能和真正的山贼寨子相比,振臂一呼,除了老方他们,也没有几个小弟响应,柳叶寨倒不如叫柳叶村,柳叶庄算了,白瞎了这个名字。

    目前看来,想要成为山贼王的男人……的梦想,还得暂时搁置下去,若是哪天李轩的皇帝亲戚逼得人过不下去了,倒是可以考虑考虑,造造他的反,开辟伟大山路,征服一个个山头,拥有财富、名声、权利之后,把所有的财宝埋在大山里面,对外面可以这样说,“你们想要得到我的财宝吗,我把它……埋在了大山深处!”

    从此,无数拥有梦想的人纷纷涌入大山,景国正式开始踏入山贼割据的乱世,史称,大山贼时代……

    “相公,相公……”

    见李易忽然陷入了发呆状态,柳如仪伸出玉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有些yy的过头了,李易回过神,看着柳如仪问道:“除了当山贼,娘子还有过什么梦想?”

    别人泡妹子一般都会从畅聊人生理想开始,追到手了之后就懒得再去聊这些事情了,李易刚好相反,没想到向来温婉的她居然真的有过做山贼的想法,这不应该是柳二小姐才会想的事情吗?

    “梦想?”柳如仪想了想,说道:“以前是想过要开一家武馆的,这其实是父亲的心愿,可惜那时候家中虽然并不穷苦,但也没多少闲钱,经不起开武馆的消耗,父亲走后……之后也就没再想过了?!?br />
    “娘子想做便去做吧,那些钱放着也是放着,筹备一间武馆,应该足够了?!崩钜紫肓讼胨档溃骸叭羰遣还?,就再多等些时日,到时候别说开上一家武馆,就算是开上五六七八家都没有什么问题?!?br />
    柳如仪摇了摇道:“父亲一直想将柳家的武学发扬出去,妾身想不了那么远,闲来无事了,教上几个孩子,也算是了却了他的一桩心愿?!?br />
    既然是老丈人的遗愿,李易怎么说也得稍微上心一些,将此事记在心里,几句话之后,话题又引到了别处。

    两人之前虽然也会时常说些话,但像今天这样敞开心的谈话,却是第一次。

    从最初的相敬如宾,像是一个陌生而又重要的朋友,到如今,已经可以不用顾忌的说些玩笑话,院中,李易躺在椅上,柳如仪继续用独门手法帮他按压着,两人脸上都有着淡淡的笑容,柳如意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俨然已经看到了一些真正夫妻的样子。

    她的脚步在门口停下,怔怔片刻之后,又不声不息的退了回去。

    …………

    如果不是李轩跑来告辞,破坏了好不容易才有一次的二人世界,今天就是十分完美的一天了。

    离开的时候,李轩用惊诧到了极点的眼神看着李易,语气难以置信的问道:“那小丫鬟说我们脚下踩着的土地其实是一个大球,这是真的?”

    “真的?!?br />
    看到李易无比肯定的点头,李轩的表情又有些恍惚了。

    小环还是少女心性,一有什么事情,便迫不及待的想和别人分享。不过,当她将姑爷告诉她的那些事情讲给别的姐妹听时,却没有一个人相信,还说姑爷怎么会说这样的傻话,一定是小环编来寻她们开心的。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愿意听自己说这些事情,又不会认为自己在说谎的人,小丫鬟将李易闲来无事讲给她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李轩。

    李轩如今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当一件事情和自己想的不一样时,不要先急着否认,只有当自己亲自去验证过之后,才有开口的权力。

    可到底要通过怎么样的方式,才能知道他们脚下踩着的大地,到底是不是圆的?

    几名护卫跟着李轩一起走了,老方和作坊里面的几个汉子也和他们一块下山。

    城里的花露水作坊已经盖好,老方等人作为技术顾问,需要亲自为他们指导一下,顺便培训培训王府派去花露水作坊的伙计,让他们可以今早的开工。

    …………

    “记住,只要不弄出人命,你们怎么都行,我只要那如意露的配方!”

    山下,一处密林之中,十余道身穿黑衣的蒙面身影潜伏在那里,一道年轻的声音沉声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