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轩不敢再追问李易石头落地问题的根源了,刚才在他坚持索要答案的时候,李易又问他了一个问题,到底是早晨的太阳还是午时的太阳距离人更近一些。

    李轩觉得是早晨,因为早上太阳看起来大如圆盘,到了午时则会小上许多,远小近大,这个道理谁都懂。

    但当李易抛出远冷近热的理论时,李轩又开始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今天他遭受到的打击已经够多了,出身高贵,从小就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他的老师,有哪一位不是知识渊博的大儒,但今天,他却发现,他居然连一个小小的丫鬟都不如。

    如果李易再抛给他几个问题,李轩觉得自己会疯掉。

    “我知道了,一件东西落下来的速度,和它的重量没有关系,重物和轻物从相同的高度落下来,一定是同时落地的?!辈磺宄?,李轩决定强行迫使自己记住。

    “真是这样吗?”

    李易撇了他一眼,从地上捡起了一片树叶和一块石头,再次将其举到同一高度:“猜一猜,树叶和石头,哪一个先落地?”

    跟在李轩身边的几名护卫见此,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一丝莫名其妙。

    这还用猜吗,肯定是石头先落地啊,小王爷又不傻,怎么可能连这种问题都猜不出来。

    其实李轩的第一感觉也是石头先落地,但话还没说出口,又开始犹豫起来。

    经过了重重打击之后,他已经不会凭借自己的想法主观臆断了,眼见为实,在这之前,他不也以为是大石头先落地吗?

    更何况,李易怎么可能会问他这么简单的问题?

    显然,在他心中已经变成第一聪明人的李易,是不可能问出来这么傻的问题的。

    “别想再骗我第二次,树叶和石头,肯定是同时落地!”

    李轩一脸傲然,无比肯定的说道。

    王府的几名护卫脚步同时打了一个趔趄,再次对视了一眼,这一次,眼睛里面就是浓浓的不敢置信了。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小王爷是真的傻??!

    李易有些犹豫,要不,还是别打击这可怜的孩子了?

    今天他的世界观已经翻来覆去了好几次,还能不能再经受住自己再一次折腾?

    他要是一松手,看到结果的李轩承受不了这个打击疯了,宁王一定不会放过他,恐怕他马上就要带着小环和如仪她们跑路了。

    “哈哈,怎么不敢松手了,被我说中了吧?”看出了李易脸上的犹豫,李轩哈哈大笑,从他手中抢过了树叶和石块,说道:“我亲自来?!?br />
    李轩脸上露出成竹在胸的表情,下一刻,松手。

    咚!

    石块落在地上,发出一道沉闷的响声。

    树叶慢悠悠的飘落,在空中打了几个璇儿,无声无息的落在了李轩的脚边。

    李轩脸色一片苍白,脚步不由的一软,要不是旁边的护卫见势不妙扶住了他,恐怕他此刻已经瘫软在地上了。

    “小王爷,你怎么了?”

    几个护卫的脸色比他更苍白,连李轩叮嘱过他们在外面不要叫他小王爷的事情都忘记了。

    要是小王爷出了什么意外,他们的罪责可就大了。

    “放开我?!?br />
    李轩挣脱开几名侍卫的手,呆呆的看着落在脚边的落叶,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呆滞起来。

    这一刻,觉得这个他生活了十几年的世界,忽然变的无比陌生。

    转头看着李易的时候,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团迷雾一样,朦朦胧胧的,怎么都看不清楚……

    李易正要开口,只见李轩立刻捂着了耳朵。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堂堂宁王世子,被李易一个张嘴的动作,吓的落荒而逃。

    …………

    李轩来的时候一脸笑容,走的时候愁容满面,心事重重,好在他的心理承受能力要比李易预想的强了太多太多,情绪居然没有崩溃,走路也没有让护卫搀着,也让李易的心里对他高看了一些。

    凭心而论,如果自己是他,现在恐怕已经开始怀疑世界怀疑周围的一切,没有成为疯子,就已经是万幸的万幸了。

    今天的谈判很成功,野外烧烤也很成功,年轻人嘛,不能整天窝在家里,就该多出去走走,吃饱了喝足了玩够了,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晒着太阳哼着歌,生活无比惬意。

    正在晒太阳的李易,忽然间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一张皱纹纵横交错的老脸,露出感兴趣的表情,看着他……身下的摇椅。

    “二叔公!”

    差点被这近距离的老脸吓个半死,李易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来,一颗心还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嘿,小娃子,你这椅子不错,哪里买的?”柳氏二叔公,寨子里面最有威望的老者,看着李易,笑眯眯的问道。

    这老头子,走路连声音都没有,李易心里郁闷,平复了一下砰砰直跳的小心脏,开口道:“在韩伯那里做的,怎么,二叔公也喜欢吗?”

    韩伯是寨子里的孤寡老人,膝下原来是有个儿子的,后来病死了,柳如仪经常差小环给老人家送些米面之类的东西,有时候小环在忙其他的事情,便换成李易去送,一来二去的,也就熟了。

    老人年轻的时候,会些木匠手艺,寨子里面谁家的家具坏了,他经常给免费的修补,上次家里的椅子坏了,李易懒得去修,干脆重新设计了这种摇椅,让韩伯帮忙做了一张,躺上去一晃一晃的,能躺能坐,比以前的小破椅子舒服多了。

    “啧啧……,韩小子还有这手艺?!倍骞匙攀?,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种从未见过的椅子。刚才看如仪这姑爷躺在上面,一晃一晃的似乎挺舒服,用来晒太阳正合适,说起来,自己家的椅子……好像也该换了。

    “二叔公要是喜欢……”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看到老人似乎对着椅子感兴趣的样子,李易十分大方的摆了摆手,“二叔公要是喜欢,让韩伯给您再做一张就是了?!?br />
    二叔公脸上的表情一愣,随后就露出了满意之色,说道:“好,好孩子,既然你执意要送,老夫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br />
    在李易一脸愕然中,二叔公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把拎起一旁的摇椅,转身向门外走去。

    李易回过神之后,见他已经走到了门口,急忙大喊了一句:“二叔公,留步……”

    “不用了,老夫已经吃过了……”

    老人的声音传来,下一刻,就连人带椅的消失在了李易的眼前。

    “这老头,手劲可以……”看着老头子一只手轻松的拎起那张巨大的躺椅,身影瞬间消失,李易一脸呆滞。

    这椅子,自己一只手,可都拎不起来啊。

    老头子单身几十年,效果显著……

    【ps:终于在明年之前写完了第二章?!?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