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轩此时心中有些犹豫,和一个傻丫鬟打这种必赢的赌,实在是有些欺负人了,也不符合他世子的身份。

    不过,烤兔子的想法一经出现,就怎么也挥之不去,只是想想就口齿生津,李轩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如果我输了,这锭银子给你,如果我赢了,兔子给我,银子依然给你?!?br />
    有了一锭银子的补偿,那兔子他就赢的没有一点心理压力了。

    “输了就是输了啊,如果我输了,小兔子给你,不要银子?!毙⊙诀呷疵挥型饫钚奶嵋?,既然是打赌,就要公平。

    心里面却在偷笑,姑爷上次和二小姐打赌的时候,二小姐和小环都上当了呢,这位公子看起来呆呆的,一定没有姑爷聪明。

    “那随你吧,我猜这块先落地?!?br />
    李轩摆了摆手,也不再坚持,指了指小丫鬟手里握着的那块大一些的石头,心里面正在想着兔子肉哪里最好吃的时候,小丫鬟松了手。

    咚!

    石头落在草地上,发出一声略有些沉闷的响声。

    两块石头,只有一道声音。

    眼睁睁的看着明显一大一小的石头同时落地,李轩脸上的表情僵住,最后便露出了见鬼一样的表情。

    事情和他想象的,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啊……

    不信邪的李轩,亲自从地上捡起了那两块石头,学着小丫鬟的样子,将它们举到一高度,松手……两块石头同时落地,听到一道声响。

    脸上带着浓浓的疑惑和难以置信,跑到一边重新捡了两块石头……

    一个人世界观的建立或许需要数年数十年之久,但是想要摧毁它,却只需要一个瞬间。

    很明显,小丫鬟用两颗石头,就让堂堂宁王世子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也让他感受到了浓浓的智商压制。

    “许杰,王忠,你们两个过来!”向着旁边大声喊了一句。

    在一旁观战老方和那护卫头领打斗的两个护卫快步跑过来,“小……少爷,有什么吩咐?”

    “你们两个,拿上这两块石头,爬到那颗树上去!”

    …………

    李易远远的看着两个可怜的护卫充当起实验人员,从不同的高度松手,让那两块石头落下来,李轩脸上的表情,也从不敢相信变成震惊,整个人都有些失魂落魄起来。

    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石头的密度不小,从最多只有丈许的高度落下来,阻力几乎可以忽略,看瞎了他的钛合金狗眼,也不可能看到明显的区别。

    “为什么?”

    片刻之后,李轩有些浑浑噩噩的走到他的身旁,喃喃道:“出人意料,真是出人意料,为什么小石头会和大石头一起落地,这,这说不通啊……”

    这个时候,烤兔子的事情,早已经被他忘到了九霄云外。

    他的脑海之中,已经被无数的石头所填满。

    “这世上出人意料的事情多了,不是每件事情都如你所想,比如……”李易看着他,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以为他要给自己解释,李轩猛地抬头看着他。

    “比如……你以为我要举个例子?!崩钜着牧伺乃募绨?,语重心长的说道。

    少年,还是太年轻??!

    ……………

    景和初年,柳叶寨中,年仅十六岁的小丫鬟,用两块小小的石头,推翻了前人的日常认知,开创了研究自然规律的科学方法,同时也开启了世人对自由落体运动的研究。

    这种敢于质疑,勇于实验的精神,鼓舞了无数的后人,推动了科学的发展,直至数百上千年之后,仍然对世人有不小的启迪作用,被评为“最美物理实验之一”,而质量不同的物体下落速度相同这一自然规律,也被正式命名为“小环定律”……

    …………

    小环无形中又给李易制造了一点小小的麻烦,没有得到答案的李轩显然不会满意,以他那种好奇心爆棚的性格,若是心里面总是想着这件事情,怕是最终会抑郁也说不定,可是要给他解释清楚,显然也是不可能的,没有一点物理学基础的李轩,听到重力,重力加速度这些词的时候,肯定会更懵。

    这个方法行不通,只好另辟蹊径。

    于是李易转而试图让他明白,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没有解释的。

    片刻之后,李轩果然不再过于纠结石头落地的问题了。

    “为什么河水总是从高处流到低处?”

    “为什么树上的叶子总是落在地上而不是飞向天空?”

    “为什么水里能够看到自己的影子?”

    “为什么……”

    ……

    ……

    在李易的引导之下,他开始纠结这些事情。

    李易觉得以后有时间了,应该写一本《十万个为什么》,一定会大卖,同时也能开开民智,真要是那样的话,或许以后物理学界重要定律的发现,就没有牛顿伽利略什么事情了。

    咦,这个世界,好像本来就没有啊……

    不过,仔细想想,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若是告诉他们脚下的土地其实是一个大球,恐怕还没等到大卖,就被人绑在柱子上当做异端烧死了。

    就算是平反,也是击败上千年之后的事情了。

    李轩他们今天来这里不是扔石头玩的,观摩作坊,学习如意露和烈酒生产方法才是正事。

    若是换做其他人,李易定然不会这么做,这种核心技术,最好还是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即使人手不足,产量少一点,但却能保证生意能一直稳定的做下去。

    万一对方得到配方和蒸馏方法之后,翻脸不认人,那他可就亏大了,不过一来李易对这位不靠谱的小王爷还是十分信任的,二来,如果不和别人合作,这块蛋糕他迟早也会守不住,这也是别无选择的事情。

    和王府合作,完全不用担心秘方泄露,相信在这个方面,那王管家要比自己做的更好。

    看了生产如意露的作坊之后,王管家心里又开始有些不太平衡了。

    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东西,硬生生的分走了王府的五成利润,只要想想这件事情,他的心就在滴血。

    可也就是这么一件简单至极的东西,古往今来却没有一个人想到,王管家叹了一口气,想到以后还有那香水香皂,利润更加丰厚,心里面才稍微的好受了一些。

    想问问小王爷的看法,转过头时,看到李轩,一脸迷惑,抬头望天,喃喃自语。

    “到底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