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你说那如意坊掌柜要是还不识趣,不愿意交出如意露配方,这可怎么办?”

    庆安府城,安溪县衙,东侧某处偏堂之中,一位年轻男子在堂内来回踱步,终于忍不住,抬头对堂中坐在椅子上的一人说道。

    堂中正对门的太师椅上,一脸颊消瘦的中年男子沉稳的坐在那里,面目威严,神色不怒自威,端起茶杯抿了抿,淡淡的道:“急什么,人带回来,先在狱里关上几天,饿上三五天之后,再提出来问话?!?br />
    年轻男子闻言,愣了一下,随后脸上就立刻浮现出了佩服的神情。

    自己这位姐夫,不愧是县尉大人,手段老辣,普通人要是在牢里饿上三五天,恐怕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量他到时候也不敢拒绝。

    到时候,或许连那一千两银子都可以省下了。

    心中想到如意露销售的火爆,以及将会为他带来的巨大利润,他的心中,便隐隐有些激动的不能自己。

    心中正这样想着,门口的方向传来动静,那中年捕快低着头走了进来。

    “怎么样,人带回来了没有?”看到那中年捕快,年轻男子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稳坐太师椅的那威严男子,也缓缓的放下茶杯,视线望了过来。

    “大人……倒是带回来了两个人,但是……”中年捕头对那县尉行了一礼,一脸苦涩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再次讲述了一遍。

    “什么,事情被李捕头搅和了?”年轻男子闻言,脸上浮现出一丝怒色,说道:“哪个李捕头,你没告诉他这是县尉大人的命令吗?”

    中年捕头看着他没有说话,心中却暗自腹排了一句。

    那可是李捕头啊,别说区区一个县尉,就算是把县令大人搬出来,又有什么用?

    “李捕头?”那中年男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虽说他作为安溪县尉,安溪县内,司法捕盗、审理案件、这些事情统统归他管,无论是捕快还是捕头,都只是他的手下而已。

    但这李捕头,却偏偏是个例外。

    虽然他还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在她到县衙的第一天,刘县令就特意叮嘱过他,千万不要开罪这位李捕头,得罪她的后果是他承受不起的。

    在这之前,他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哪里的女子能当捕快,不过,纵然心中疑窦重重,但刘县令却并没有再和他透露更多的事情,此后,对于这位女捕头的作为,他一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好在对方虽然性格上嫉恶如仇,遇到什么不平事,总要管上一管,使得县衙的牢房空前热闹,但除此之外,也并未对他造成多大的困扰。

    转头望着那中年捕快,皱眉问道:“李捕头与那掌柜认识?”

    “应该不认识?!敝心瓴犊煜肓讼胨档?。

    对于李捕头爱管闲事的性子他再也熟悉不过了,这一次定然也只是碰巧而已。

    “此事,容后再说吧……”中年男子思忖片刻,淡淡的说了一句,便抬脚迈出了大门。

    “姐夫……”

    年轻人追了两步,见他不耐烦的向后摆了摆手,脚步终于停了下来。

    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怒色,拿好处的时候那么痛快,需要他办事的时候却总是推推诿诿的,堂堂县尉,居然怕了麾下的一个捕头,早知道,他便不来找这个便宜姐夫了!

    手中紧紧的攥着一个小小的瓷瓶,眼神火热。

    不管怎么说,如意露的配方,他势在必得!

    …………

    经历了昨日两段小小的波折之后,李易待在店铺的时候,总觉得有几双眼睛在暗处盯着他,想想就浑身难受。

    这应该算是强迫症,无药可救。

    他决定今天回寨子之后,好好的修养几天,等到宁王府搞定了所有的事情,城内的店铺开张之后,应该就没人再敢打如意露的主意了。

    当然,之前下了那么多订单,如意露每天还是要开张的,不过也只是在早上让客人凭订单取货,店铺里面则不再继续销售。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似乎也算作是饥饿营销了,等到过几天那些铺子开张的时候,这些天没有买到如意露的公子小姐们,恐怕会将店铺的门踏破也说不定。

    铺子里面今天就只有他和老方两个人,李易这几天吃腻了外面的面摊,干脆将店铺后面的厨房收拾了一下,自己下厨做饭。

    买了些鸡蛋和麻油,饭是蛋炒饭,简单方便,说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了,虽然以前并不是特别喜欢吃,但此时心里面还有些小小的怀念。

    老方坐在铺子里面,闻到从后院传来的香味,喉咙不自主的耸动两下,不时斜眼瞄一下厨房的方向,心中的震惊难以用语言形容。

    寨子里的男人会做饭没有什么稀奇的,可如果这个人是姑爷,那可就稀奇的紧了。

    更何况,仅仅是闻到香味就能让他口水直流,如果自家婆姨能有这样的手艺,老方恐怕每天晚上做梦都会笑醒。

    片刻之后,李易将蛋炒饭乘在两个盘子里端了上来。

    洁白的米粒中,金黄的鸡蛋隐现,清香扑鼻而来。

    在这个以蒸煮为主流的时代,老方还是第一次见到蛋炒饭这种传奇的食物。

    “姑爷……这,能吃吗?”老方抬起头,有些怀疑的看着李易。

    李易撇了他一眼,没有搭理老方,自顾自的用勺子尝了一口,虽然手艺比不上老妈,但也还算不错。

    有李易试毒在先,而且脸上没有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老方顿时放下了心,从柜台里面找出了一小坛酒,又回到了饭桌上。

    李易抬头看着他一眼,这货居然用蛋炒饭下酒,后面有没有来者不知道,前无古人是肯定的。

    学着李易的样子用勺子尝了一口,老方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满足的表情,好吃,真他娘的好吃,回去以后一定要让自家婆姨学学,一个女人,做的饭居然没有姑爷做的饭好吃,她不嫌丢人,自己都替她丢人……

    心中这样想着,伸手去拿酒坛的时候,一道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