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的声音虽然清悦耳,但显然不是那青年喜欢听的。

    “是谁说的,捕快大人说话,是你能插嘴的吗?”青年一脸不满的转过头,望向了人群之外,声音传来的方向。

    女子身上穿的淡蓝色捕快服装和其他捕快略有不同,此刻正站在人群外面,双臂环绕在胸前,腰间挎有佩刀,目光淡淡的向这边望了过来。

    转头看到的这一幕显然也让这青年有些发懵,但这时,刚才那中年捕快的一脚已经踹了过来。

    “给我闭嘴!”

    中年捕快一脚将那青年踹了一个趔趄,抬起头时,脸上已经堆满了谄媚的笑容,走到年轻女子跟前,问道:“头儿,您怎么来了?”

    莫名被踹了一脚,那青年一时间有些缓不过神来,有些不明白这位中年捕快到底发的什么疯,把如意坊的掌柜带回县衙,可是县尉大人亲自交代过的,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捕快,连县尉大人的话都不听了吗?

    当然,他并不知道,这中年捕快心中比谁都清楚,这位小姑奶奶可是连县令大人都敢指着鼻子骂的人,而且就算是被骂了,事后县令大人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和县尉大人相比,明显是这位嫉恶如仇,眼睛里面容不得半点沙子的姑奶奶更加不好惹??!

    “你想要问什么,问吧?!蹦桥用挥写罾碚庵心瓴犊?,撇了李易一眼,淡淡的说道。

    “多谢捕头大人!”

    李易对她拱了拱手,心道还是老李家的姑娘讲道理,转头看着那肿成猪头的年轻男子,问道:“你说你现在的猪头样子,是用了我们店铺的如意露造成的?”

    “猪头样子……”那年轻男子没想到这书生刚一开口,就在他的心头插了一刀,差点没忍住一口老血喷出来,咬着牙说道:“正是!”

    “你可还记得,是什么时候购买的?”李易再次问道。

    “三天前?!蹦昵崮凶雍敛挥淘サ幕卮鸬?。

    心中暗自庆幸,幸亏在来之前他就已经做足了功课,此时才不至于被这书生问住。

    “是直接购买还是凭借订单?”

    “直接购买?!?br />
    “当时如意露售价几何?”

    “一瓶一两银子?!?br />
    “当日你是从谁的手中购得?”

    “是你亲手给我的!”

    “可还记得时辰?”

    “巳时左右?!?br />
    “今日指使之人给了你多少银子?!?br />
    “十两?!?br />
    ------

    ------

    李易问话的速度越来越快,那年轻男子早有准备,对答如流,下意识的便能说出来,心中暗自嘲讽,早在昨日,他就开始做这些准备,并且已经练习了无数次,不会出任何岔子。

    这书生就是再问上十个八个问题,他也不会出一点纰漏。

    见那书生忽然不再说话了,年轻男子嘴角扯出一个笑容,呵,终于放弃了吗……

    转过头,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的人群已经安静了下来。

    围观的许多路人,看向他的眼神,开始变的有些古怪起来。

    那中年捕快抬头望天,似乎天上有什么吸引他的东西一样。

    指使他做这些事情的那个青年嘴角抽动了两下,脸色一片灰败。

    他以为所有的方面都考虑到了,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找了这样一个猪头队友??!

    看到众人的异状,年轻男子心中大为诧异,大家都是怎么了?

    “捕头大人,我的话问完了?!崩钜锥阅桥釉俅喂傲斯笆?,随后便静静的站立在一边。

    李明珠转头看着他,眼中的淡然褪去,终于浮现出了一丝异色。

    脑海中浮想起上次他巧破争银案的过程,以及刚才用寥寥几句便从那男子口中套出实情的询问方式……

    这个书生,果然是有几分本事的……

    “哈哈!”

    便在这时,围观的众人再也忍不住,哄堂大笑起来。

    “这人也太笨了,这么容易就招了!”

    “原来是受人指使,想要诬陷别人?!?br />
    “这位公子实在是聪明,三言两语,就让他说出了实情?!?br />
    到如今,真相已经大白,事情脱离了那青年和中年捕快的掌控,年轻女子一个眼神示意之下,其余的几个捕快纷纷一拥而上,将那青年和肿成猪头的年轻男子抓了起来。

    人群之中,几道身影脸色变了变,悄悄的退开了。

    中年捕快纵然是收到了县尉大人的命令,但也不敢再这个时候做些什么,不说周围这么多人盯着,便是顶头上司在场,他也只能秉公办事。

    转头看向李易和老方等人时,脸上立刻换上了一副笑容,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差点中了这两个小人的奸计,让几位蒙冤?!?br />
    知道这捕快口不对心,李易也没有拆穿,同样抱拳客气了几句,看着这些捕快将那两人押送带走。

    “有没有兴趣做捕快?”年轻女子抱胸看着李易,饶有兴趣的问道。

    虽说衙门之中并不缺捕快,但是大都是一些酒囊饭袋,十分缺少像这样头脑灵活的人。

    若是手下能有这么一个聪明人,查案的时候,不知道会省去多少麻烦。

    “做捕快?”李易愣了一下,然后就连连摇头。

    虽然做捕快听起来挺威风的,但其实捕快的地位并不高,只能算是临时工,而且工作性质非常危险,他可不像眼前这位女子一样,身为皇室贵胄,居然有兴致在小小的县衙当捕头,也不知道上面那些人脑子是不是抽风了……

    当然,这位什么公主或者郡主,到底是抱着游戏人间还是深入基层体察民情的想法,李易并不好奇,反正他对于这做捕头一点兴趣都没有。

    “你便是这如意坊的掌柜?”见李易拒绝,那女子的脸上也没有什么失望之色,转头望了望如意坊的招牌,扔过去了一块碎银子,说道:“对你们的如意露早有耳闻,今日正好路过,给我拿一瓶出来?!?br />
    “抱歉,今天的如意露已经售罄?!崩钜子行┖蠡诟詹沤切┐婊跞几死钚?,将银子又扔了回去,说道:“银子就不用了,明日捕头大人巡街的时候,过来取就行?!?br />
    李易虽然不是一个大方的人,但恩怨倒也分明,若是刚才她没有给自己机会,今日之事,恐怕还有些麻烦,区区一瓶如意露,还真不好意思收她的银子。

    “那好,我明日再过来?!?br />
    那女子也不客气,收回银子之后,摆了摆手,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消失在了街道上。

    李易望着她离去的方向,脸上露出思忖之色。

    早上才有人想要强买如意露配方,如今又有这二人寻衅滋事,明显和那中年捕快有所勾结,看来,盯上如意露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