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我兄弟就是用了他们店铺的如意露,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人群之中,一位身材高瘦的青年一脸愤懑的指着如意坊,高声说道。

    在他身旁,一位年轻男子站在那里,一张脸肿胀的老高,两只眼睛变成了一条细缝,依稀的可以辨认出一点人样出来。

    “我兄弟听闻这如意坊售卖的如意露能够提神醒脑,本想在读书困乏的时候用上一些,谁想到,谁想到用了之后,就变成,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那青年面露悲痛之色,声音清晰的传到了围观众人的耳朵里面。

    他话音刚落,四周围观的人纷纷将目光望向了那年轻男子。

    “噗……”

    有人当即就忍不出笑了出来,“这幅尊容,好像,好像……”

    “好像猪头……哈哈哈!”

    “哈哈,听你这么一说,倒是真有几分相似……”

    看到那年轻男子肿胀的犹如猪头一般的脑袋,众人一时间自动的忽略了青年刚才说的话,虽然明知这样似乎有些无礼,但还是忍不住大笑起来。

    听到周围嘲笑的声音,那年轻男子本来就肿起来的脸立马就变成了猪肝色。

    “哈……酱……酱猪头!”

    这一下,刚才没笑的人也终于忍不住了。

    愤懑青年的表情僵在脸上,事情的发展,和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众人不是应该将矛头一致指向如意坊,大骂黑心奸商以次充好,欺诈顾客吗?

    怎么会变成眼下这幅情形的?

    他-娘的,谁刚才把话题引到酱猪头上面的?

    青年喉咙耸动了一下,暗自吞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对人群中的几人使了一个眼色。

    当即有人会意,高声叫了起来。

    “抵制奸商!”

    “抵制如意露!”

    “黑心商人,拉他们去见官!”

    人群之中,几道突兀的声音传来,不过很快的就淹没在众人的讨论之中。

    “听说春香居最近又有新品菜色,他们家的酱猪头真是庆安府一绝,要不要改日去品尝品尝?”

    “哎,酱猪头有什么好吃的,红烧猪蹄才好吃……”

    “我觉得猪耳朵好吃,用来下酒再合适不过了?!?br />
    …………

    人群中的几人一脸尴尬,那青年站在如意坊门口,愕然的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旁的年轻男子脸色涨红,更像是一只……酱过头了的猪头。

    “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忽然间,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前方传了过来,众人的声音戛然而止,目光纷纷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一个身材高大,体型壮硕的大汉从店铺里面走了出来。

    那青年见众人都不再讨论酱猪头的事情,心中大喜,飞快的抹了一把口水,脸上立刻又浮现出了愤懑之色,指着那大汉说道:“都是你们的如意露,把我兄弟害成了这个样子,今天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什么?”老方的目光望向了青年身旁的年轻男子,也是吓了一跳,“这是谁家的酱猪头?”

    “你,你休想转移话题!”酱猪头这个话题,可不能再讨论下去了,那青年指着老方,大声说道:“如果你们今天不能给我一个交代,我定然要将你们告上官府!”

    “给一个交代!”

    “不能放任黑心商铺!”

    “对,不能放任他们!”

    …………

    人群之中,在几道声音的起哄之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跟着他们喊起来。

    看热闹的永远不嫌事大,毕竟那猪头一看就很好吃……很惨的样子,同情心的作用下,所有人心中的天平逐渐向着他们的方向倾斜。

    老方的脸色难看,如果那猪头真是因为如意露造成的,那事情可就严重了,会对以后如意露的声音造成严重的影响,在他身后,几位少女俏脸发白,同样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老方,怎么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一侧传来,老方转头一看,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如释重负,急忙说道:“姑爷,你来的正好,他说我们的如意露出了问题……”

    指了指那年轻男子,说道:“姑爷你看?!?br />
    李易顺着老方手指的方向望去,脸上也是一惊,“这猪头……他是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的?”

    “还不是因为你们的如意露!”那青年指着李易,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正是如意露的瓶子,一脸愤怒的说道。

    李易看着那年轻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怀疑之色,如意露的成分大部分是酒精,对于极少数对酒精过敏的人,是有可能产生过敏的现象,但也不可能肿胀成这个样子。

    更何况,在售卖如意露的时候,他对此也早有言明,按理说,是不该出现这么严重的过敏现象的。

    莫非……这些家伙是来碰瓷的?

    李易看着那青年,若有所思,就在这时,人群之外忽然传来了一阵骚动。

    “都让让,都让让!”

    几个皂衣捕快分开人群走了进来,为首的一名中年捕快大声说道:“聚众在此,所为何事?”

    看到那捕快出现,青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急忙走过去说道:“捕快大人,我兄弟用了这店铺售卖的如意露,如今成了这幅样子,证据确凿,这些人还想抵赖,还请捕快大人为我们主持公道!”

    “咦,怎么搞成这幅样子了!”年轻男子的样子也将这捕快吓了一跳,就在这时,那青年悄悄的对他使了一个眼色,中年捕快面色不变,挥了挥手说道:“有什么冤屈,回县衙慢慢再说,都散了,散了!”

    李易闻言,双目微微一凝。

    一般来说,像这等小事,捕快也只会建议两方私下里调停,轻易不会放到公堂之上。

    这青年甚至都并未提及愿不愿意调停,中年捕快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他们带回衙门,要说这之间没有什么猫腻,李易当然是不会相信的。

    况且,看到两人暗中眉来眼去的那一下,也很凑巧的被他看到了。

    听说要上衙门,老方的面色微微一变,身后的几位少女更是脸色苍白,就在这时,李易上前一步,指了指那年轻男子,说道:“捕快大人,在去县衙之前,可否让我先问他几句话?”

    “有什么好问的,去了县衙,有你问话的时候!”中年捕快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对几名年轻捕快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全都带走??!”

    那青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隐秘的笑容,到了衙门之后,是非黑白,还不是由他来说,眼前这大汉和书生,和砧板上的鱼肉没有什么区别。

    “便让他问上一问又怎样,耽搁不了多少工夫?!?br />
    便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从人群外面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