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爷李轩带着那些人离开的时候,带走了十瓶如意露。

    虽然对外宣称如意露早已售罄,但是铺子里面总得留下一些备用,这次李易干脆全部让他带走了。

    经过他一步步的引诱,最终目的达成,李易目送着几人离去,脸上的笑容也灿烂了几分。

    原本他只是想做点小生意,在保证不饿肚子的情况下,提升一点点的生活水平,顺便带领老方他们的生活大踏步的迈入小康,本来如意坊和冰糖葫芦的生意便能满足这一个小小的愿望,奈何人在江湖,有些事情,远远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

    如意露的生意是一块大蛋糕,怕是有无数人都在远远的观望着,想要分上一块,李易自己小老百姓一个,既不想委曲求全,又斗不过庆安府的地头蛇,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抱上一条更粗的大腿。

    在庆安府,没有哪条大腿比宁王府这条大腿更粗了。

    生意要想做大,需要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仅靠老方他们几个人显然不可能,只能找人一起合作,而找宁王府合作,显然是最合适也是最一劳永逸的方法。

    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没有人敢和宁王府抢生意,他只需要贡献出配方之后,便能坐在家里数钱了。

    虽说是利用了小王爷的好奇心,不过这本来就是双赢的局面,如意露利润可观,更何况李易心里面打算的也是和他长期合作,宁王府不会亏,李易也正好借着这一张巨大的?;ど?,安心的做一个甩手掌柜。

    当然,和小王爷李轩打了几次交道,李易看他也是颇为顺眼,算是他为数不多承认的朋友之一,大家都是老李家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后顾之忧已经解决,人手,作坊,店铺,李轩已经回去准备了,这种小事,他自己一个人就能做主,甚至在李易说出五五分成的时候,连考虑都没考虑,就直接一口答应,使得李易的心中对他更加的欣赏。

    年轻人思想很先进,本来李易还想和他解释一下有关知识产权的事情,现在看来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对几个女孩子做了一些小小的培训,教她们如何写订单的时候,稍稍花费了一点时间,虽然订单的格式是固定的,李易可以提前写好,但交货日期和数量却得自己填上去,怎么写数字和日期,这些都需要教给她们。

    老方也不是无事可做,店铺里面只有几个女孩子当然是不行的,若是碰到了什么恶客或者地痞流氓之类的,还得老方亲自出马,暂时充当一下护花使者。

    大家各有分工,当然就没有李易什么事情了。

    泡上一杯清茶,懒洋洋的躺在店铺后的院子里面,一边晒太阳,一边从脑海中的图书馆里面找几本书充充电,行走江湖,技多不压身,说不准哪天就用上了。

    这处院子的位置正好向阳,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李易闭着眼睛,消化着刚才看到的内容,眼前忽然一黑,睁开眼睛,看到老方直挺挺的站在他的面前,刚好挡住了太阳。

    “姑爷,有人找你?!?br />
    老方看着李易,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欲言又止。

    李易站起来的时候,老方又补充了一句:“是一位漂亮女子?!?br />
    “嗯,我知道了?!崩钜椎懔说阃?,转身向铺子里面走去。

    最近这段时间,偶尔有会有女子过来,请他在纸上题字之类,他早就已经习惯。

    当然,起初也是有些才子的,但听说他写一个字要收一两银子之后,就渐渐的没有人来了。

    能够享受一把明星待遇,也让李易的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不过在老方看来,可就不是这样了。

    “嗯,我知道了……”这是什么态度?

    有一个漂亮的女子找他啊……难道他就不担心自己向大小姐告密?

    老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纠结,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看姑爷这么的淡定,不像是心里有鬼的样子,万一是自己想多了呢?

    李易从后门走进铺子,几个女孩子在柜台那里练习他刚刚教给她们的东西,对面的休息区,一位年轻女子坐在那里,身后侍立着一个俏丽丫鬟。

    年轻女子手上似乎拿着什么东西,此刻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墙壁四周的画上,看的入迷。

    远远的看到那女子,李易眼中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走到哪女子身边,开口问道:“不知醉墨姑娘今日来此,所为何事?”

    没想到来这里找他的,居然是这位群玉院头牌清倌人,李易和她之前还有过一些小误会,后来倒是和解了,但两人也只是在诗会上见过两面,便再也没有了任何交集。

    “醉墨是来还公子画的?!痹砟酒鹄?,裣衽施了一礼,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李易。

    “画?”见她递过来一个纸筒,李易心里面更加的疑惑,她什么时候拿自己的画了?

    转头看了看四周的墙壁,也没少一幅???

    疑惑的解开纸筒中间的细绳,在一旁的桌上缓缓的排开纸筒,看到纸上所画的劲装女子,李易脸上的表情刹那凝滞。

    柳如意,居然是柳如意……

    画像是立体的,应该是出自自己之手无疑,可他只画过一次柳如意,并且那画,到现在还锁在他房间里面的柜子里??!

    可眼前的画,又是怎么回事?

    “公子当日怕是拿错了画,还请将拿走的那幅画还给我吧?!痹砟挥凶⒁獾嚼钜椎谋砬楸浠?,抬头看着他说道。

    一想到自己的画像在男子的手里,曾醉墨心中就会涌出一种异样的感觉,偶然听到那日诗压沈照的才子便在这如意坊中,便立刻带着那画过来了。

    李易却没有给曾醉墨答复,他此刻脑?;褂行┗炻?,如果当日自己拿错了画。这幅画落在曾醉墨手里,那自己当日带走的那幅画,其实是……她的画像!

    李易抬头看了看她一眼,终于意识到,原来那天在醉香楼见到她,之所以会有熟悉的感觉,不是因为那天晚上和李轩去了群玉院,而是因为之前在那画摊之上,见过她的画像……

    老方带着疑惑走到了李易身边,探头向桌上望了一眼,脸上表情一怔之后,两只眼睛猛地睁大,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姑爷居然偷偷藏了二小姐的画像!”

    一道声音,仿佛雷霆一般,在老方的脑中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