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方转头一看,看到几名男子,跟在一位年轻公子的身后从外面走了进来。

    年轻公子衣着华贵,气质非凡,但跟在他身后的几名男子,却一个个神色肃穆,腰间配有刀剑兵器,板着一张死人脸,看人的眼神,像是别人欠了他们几百两银子一样。

    几人刚一走进店铺,一股无形的肃杀气氛便弥漫开来,两名正要走进店铺的女子见此,俏脸一白,急忙又退了出去。

    刚刚送走了几个,又来了一批捣乱的?

    老方脸上浮现出一丝怒容,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目光不善的盯着几人,似乎只要他们胆敢流露出任何的歹意,下一刻就会动手的样子。

    看到他这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年轻公子愣了一下,而他身后的几人,却纷纷脸色一变,目露警惕之色的看着老方,一只手已经摸在了腰间的刀柄上。

    老方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随后便难得的严肃起来。

    这几个人,全都不简单,若是对上一个,他还有赢的把握,但同时面对这几个,就没有任何打赢的希望了。

    老方和几名男子紧张的对峙着,那年轻男子从他的身旁走过,看着从柜台里面走出来的李易,有些惊讶的问道:“最近闻名庆安府的如意坊,真是你开的?”

    李易很想说一句“你是不是瞎啊”,但想到对方到底是小王爷,还是生生的忍住了。

    一转头,看到老方正在和李轩带来的那几个跟班眉目传情,深情凝视,不由的感到一阵恶寒,开口道:“你们在干什么?”

    李轩循着他的视线望去,愣了一下之后,对那几人摆了摆手说道:“你们跟进来干什么,都出去?!?br />
    几名男子之中,领头的一人看到店铺内的年轻人,终于放下了心,挥了挥手,几人立刻退出了店铺。

    他和李易也算是老熟人了,知道那年轻人治好了王妃的病,是小王爷的朋友,不会做什么对小王爷不利的事情。

    倒是对方身边为何总有高手跟随,使得他心里面大惑不解,眼前这大汉虽然看起来憨厚,但实力不可小觑,而上次跟在他身边的年轻女子,武功更是深不可测,便是在整个江湖之上,也不可能是默默无闻的人物。

    老方看到眼前的一幕,终于意识到这位年轻公子和姑爷是认识的,也放下心来,走出店铺,刚好和那领头的男子目光对上,两人目光交接,仿佛有着某种火焰燃烧。

    店铺里面,李易打量了四周片刻,片刻之后才收回视线,对李易说道:“那个如意露,先给我拿一百瓶,我等会走的时候带上?!?br />
    上次从李易的口中得知他要在庆安府开上一件店铺,售卖那如意露,他心中还好奇了一会,这如意露到底是什么东西,后来因为忙于其他的事情,将此事暂时的抛到了脑后。

    这段时间,对于风靡名媛和才子圈子的如意露,李轩也有些耳闻,心中还尤自不信两者是同一物,听说那东西有驱赶蚊虫的功效,今日是想买些回去孝敬王妃,才发现这店铺的掌柜居然就是李易。

    “一百瓶?”李易撇了他一眼:“别说一百瓶了,一瓶都没有,今日的如意露已经售罄,订单也排到了七天之后,想要拿到如意露,至少也得等上七天。更何况,如意露一次最多也只能购买二十瓶?!?br />
    这个规矩是李易定下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某些人大量的购买如意露,再转手以高价倒卖出去。

    “七天?”李轩愣了一下,随后便直接摇头说道:“七天也太久了,我等不了这么长时间?!?br />
    伸手拍了拍李易的肩膀,目光炯炯,虽然没有说话,但其中意味却已经很明显了。

    再怎么说两人也是一同逛过青楼的交情,若是连这点忙都不帮,未免显的有些太不够意思。

    李易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意露生产过程十分复杂,生产一瓶如意露便要耗时数个时辰,更何况我们缺乏人手,根本不可能大量制备?!?br />
    “这有何难,我从王府中找些人来帮你不就行了?”李轩愣了一下,随后便挥了挥手,表示这根本不是问题。

    李易摇了摇头:“有了人手还不够,生产如意露,不仅需要建造作坊,还要购置原料,需要不少的银子,更何况,也不能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如意露上面,如意坊马上就要开始推出香水和烈酒,也需要人手……这些事就不麻烦你了,我让他们加紧赶工,三天时间,凑不出一百瓶如意露,五十瓶总是有的,到时候你差人过来取就行了?!?br />
    “香水?”李轩脸上的表情一怔,“这是什么东西?”

    脸上疑惑之色一闪而逝,又转头看着李易,喃喃问道:“烈酒……有多烈?”

    李易从柜台里面取出一个小瓷瓶,打开盖子,一股极为浓郁的酒香从瓶中飘了出来。

    这是经过十余次蒸馏之后得到的酒精,虽然已经勾兑好了,但酒精度比起市面上所谓的烈酒还是高出了数倍不止。

    “好酒!”

    酒香入鼻,李轩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晕红,身体晃了晃,抓住柜台,看着李易,目光灼灼的说道:“人手和作坊,我帮你解决,你只要告诉我,这烈酒到底是如何酿造出来的……还有……那香水,到底是什么东西?”

    李易十分不理解,一个酒量奇差的人,为何会对烈酒如此的感兴趣……不过这些对他并不重要,看着李轩,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让你白白的出人出力,这怎么好意思,不如,这桩生意算我们合作,所得利润,五五分成如何?”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李轩闻言,愣了一下之后,便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不愿意白白接受别人恩惠,本是贪财之人,却宁可让出五成利益……他果然没有看错人??!

    门外,那领头的男子和老方手腕交错比试力气,脸色涨红,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反观对面,老方一脸的云淡风轻,嘴角还有一一丝淡淡的嘲弄。

    要说打架他可能还不一定能胜过对方,但要是比力气,整个柳叶寨都没有人能比得过他,对方可还差得远呢!

    两人身旁,那几名男子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惊容,他们的头领本就以力气渐长,可和这大汉相比,明显还远远的不够看------这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怪物?

    “咕咚……”

    这时,一阵浓郁的酒香从铺子里面飘了出来,除了老方之外,所有人都不由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三江感言:

    熬了两个多月,终于上三江了,作为第一次上三江的新人,当然是要有一个三江感言的。

    从投稿后忐忑的等待,到得知签约通过的惊喜,一路走到现在,首先要感谢历史类编辑,尤其是责编虎牙对于本书的帮助,当然,最应该感谢的是这么多书友一直以来的支持,没有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我也很难坚持下来。

    这本书还会写很长,生活流,轻松流的风格不会变,希望大家能一直支持下去,拜谢!

    感言不多写了,还得抓紧码第二章。

    最后,求一张三江票?!?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