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苦思冥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营销策略,终究还是没有用上。

    最近的几天时间里,如意坊的客人忽然增加了起来,每天还不到中午,前一天赶制出来的如意露就已经售卖一空。

    客人大多都是女子,衣着气质皆是不凡,不像是普通人家出身。由此看来,上次那些女子果然是守信之人,也不枉自己给她们的九折优惠。

    唯一让他有些受不了的是,一些女子进店之后,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每次想起来都会冒出鸡皮疙瘩。

    除此之外,买如意露的也有一些风度翩翩的儒雅才子,读书人整日温书,总有头晕脑胀的时候,能做到头悬梁、锥刺股让自己打起精神的狠人到底只是少数,而且是没钱的那一部分。

    对于那些有钱的读书人,花上一两银子买上一瓶如意露,在读书疲惫之时,滴上几滴,瞬间精神百倍,背书效率直线提升,有如神助,大喜之下,当然不会心疼那一两银子。

    银子大把大把的进账,老方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客人一天比一天增多,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市场应该还远远的没有达到饱和的程度。

    李易倒也没有借此机会加紧赶制,以次充好,银子没有赚完的时候,培养口碑才是最重要的,这只是如意坊推出的第一款产品,只有先打出名气,以后才能赚更多的银子。

    当然,物以稀为贵,若是如意露像白开水一样要多少有多少,傻子才会掏一两银子去买。

    随着客人的增多,李易和小环两个人,明显的有些忙不过来,不能同时兼顾所有的客人。

    这两天他的心里在想着,是不是应该再招些人过来,如意坊的生意已经走上正轨,若是所有的小事都要他亲力亲为,那就和他的初衷相背离了。

    赚钱只是为了积累原始的资本,用最快的时间走上退休养老的道路,为了赚钱整天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上辈子也没这么累过,太不划算。

    如意坊的生意火爆,每日不到中午,便已经售罄货物,关门歇业,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这其中感受最深的,当然就是周遭的店铺了。

    一个门庭若市,一个门可罗雀,稍稍打听了一下,那新开的店铺,小小的一瓶叫做“如意露”的东西,居然要卖一两银子,更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真的有那么多的人去买……

    至于那如意露的功效,他们也从门口的招牌上看到了。

    提神醒脑------自己抽自己两巴掌不比那如意露有效的多?

    驱蚊止痒------被蚊子咬两下怎么了,居然花一两银子去买这东西,娇气!

    防治疾病------扯淡吧,你以为你卖的是什么灵丹妙药呢!

    然而,这一种他们之后听了之后只是撇撇嘴,觉得不会有人去买的东西,居然就这样的成功挤进庆安府名媛圈子,成为那些大家闺秀,千金小姐的新宠,甚至庆安府那些才子,也对此物推崇备至,使得那如意坊的生意一天比一天火爆。

    当然,这对于他们来说也并不是全无坏处,毕竟从那店铺出来的客人,有时也会在周围的铺子转上一转,心情好了买些东西,使得他们的生意也有些增长,利润增加了一成还多。

    对此,这些店铺掌柜的心里面复杂万分,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

    ------

    正午时分,太阳还没有升到头顶,如意坊中,李易已经卖完了最后一瓶如意露,在店铺门口挂上“今日售罄”的牌子,有些疲惫的坐在椅子上,小环从一边走过来,小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揉捏着。

    眼神怔怔的望着前方,心事重重的样子。

    在第一位女子悄悄将绣着鸳鸯和《鹊桥仙》的手帕偷偷的塞给他的时候,李易就意识到貌似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后来更是看到几位女子暗地里在争抢一张他亲手书写的订单,订在门上的板子在夜里被人偷走,换上一块新的,没两天又被偷走……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怕是已经暴露了。

    《鹊桥仙》流传出去纯属意外,至于《水调歌头》,也纯粹是被那沈照逼的,没有一点点防备,莫名其妙就这么火了……

    李易对此表示很无辜,他只是想做做小生意而已,没想着成为什么第一才子,和这个名头相比,还是给他几百两银子更加实在一点。

    喜忧参半,虽然平静的生活被打扰了,但也并不是全无益处。

    如意坊生意的火爆,很大程度上怕也是因为那两首诗词带来的名气,毕竟在这个世界,才子效应便相当于后世的明星效应,若是杨彦州拿着小瓷瓶,说上两句:“如意露,女人用了都说好……”,打上这样的一次广告,恐怕连这里的门槛都会被仰慕他的女子踩烂。

    当然,以李易现在的名气,若是亲自站出来为如意坊宣传宣传,恐怕效果会更好。

    再扔出来几首传世名诗,历朝历代的名画,王羲之的《兰亭序》临摹出来,挂在墙上,凡是想要进店参观者,每人先交一两银子……

    永远不要低估这些东西对文人仕子的诱惑力,虽然此举的确是俗到了极点,但李易毫不怀疑,仍然会有无数人蜂拥而至。

    到目前为止,赚钱仍然是他最主要的人生理想,但这种没节操的赚钱方式,李易暂时还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

    最艰难和最紧张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店铺的生意,应该会稳定好一阵子,李易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是时候给自己放个假,好好的放松放松了。

    ------

    ------

    小丫鬟站在李易的身后,手上的力道柔柔的,看出来姑爷正在想事情,放缓了呼吸,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

    只是嘴角的笑意却是怎么都遮盖不了,如意坊的事情,一直是她和李易在着手打理,想到某些事情,眼睛弯成了月牙:“这些天,姑爷赚了好多银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