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姑娘,进来看进来看,本店昨日刚到一批新……”胖掌柜一脸笑容的迎了上去,眼看着这些女子从他的身边走过,在隔壁铺子前面停了下来。

    胖掌柜已经做出邀请的手势,脸上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傻傻的站在原地,宛如雕像一般矗立在秋日的晨风中。

    “这里就是如意坊?”

    众女子站在店铺门口,看到那匾额上的三个字,其中几人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惊容:“行云流水,灵动活泼,宛若游龙一般,这三个字的笔体,已经自成一家,之前却闻所未闻,难道这是李公子自创的?”

    一女子闻言,有些疑惑的问道:“可他们不都说,李公子的文采斐然,但书法却不堪入目吗?”

    “传言而已,未必可信?!绷硪慌悠擦似沧焖档溃骸拔娜俗怨畔嗲?,他们妒忌李公子的才学,出言贬低也不奇怪?!?br />
    几位女子在门口小声的讨论,忽而有一人转身看着那道僵立在风中的身影,疑惑道:“他……怎么了?”

    “一批新……新货……”布店老板呆呆的说出了刚才没有说完的话,秋风中,徒留一地心碎的声音。

    ------

    ------

    铺子里面,李易刚刚将昨日赶制出来的新一批如意露摆放在柜台里面,心里面计划着今天之后,应该如何做宣传。

    这两天恶补了一些有关商业和销售方面的知识,如今的他,已经变的没有那么小白了。

    如意露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之前没有过的新事物,要让这里的人接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门口传来一阵声响,李易转过头,看到昨日付了定金的那少女从外面走进来,应该是来拿如意露的,从位子上站起来,刚刚迈出一步,还未开口,就愣在了原地。

    看着铺子里面忽然多出的十几名女子,以及她们眼中热切的眼神,李易心中一颤,忽然有了一种羊入狼群的感觉。

    这是什么情况?

    莫非……她们要打劫?

    完了完了,李易心里面有些后悔,早知道庆安府城的治安这么的不好,今天就应该把老方带过来,好像也不行……老方对付男人一个顶好几个,对付女人-------想到那货在面对自家婆姨时候的熊样,很可能应付不来这么大的场面。

    要是如意在这里就好了,最起码他也不会这么的被动……李易在观察这些女子的同时,那些女子也在观察着他。

    “这位李公子掌柜,长得果然一表人才?!蹦炒蠹夜胄忝滥恐辛髋巫殴獠?。

    “是他,是他,就是他!”某位在中秋诗会上见过他的才女心中犹如小鹿乱撞。

    “原来他就是李公子,昨日居然没有认出来,失了先机,可惜,可惜……”陈姓女子叹了一口气,心中惋惜万分。

    “几位姑娘,这是……”观察了一会,李易逐渐的意识到,这些妙龄女子应该不是来打劫的,有些疑惑的开口。

    “公子不要惊慌,我们是来买如意露的?!币晃慌幼呱锨袄?,笑着说道。

    她的话半真半假,虽说买如意露也是目的之一,但更重要的是来见识一下这位传说中的才子,当然,经过了上次的事情,她们倒是不敢表现的多么热情,万一对方又像上次一样飞走了,她们该去哪里寻找?

    “公子不要惊慌,我们是来买如意露的……”这句话说的李易心里面有些不舒服,谁惊慌了,她们哪只眼睛看到自己惊慌了,他明明一直都很淡定好不好?

    一只手放下了茶壶,一只手从算盘上移开,表情定了定,脸上又恢复了笑容,“姑娘这边请……”

    将这些女子引到摆放如意露的柜台旁边,细心的给他们介绍起来。

    一大早起来,居然有这么多人组团来买如意露,还真是再次的出乎了他的预料。

    看来只要东西好,还真不怕卖不出去,这些女子之中,有一位女子他前两天见过,正是铺子里的第一位客人,看来她这两天应该是主动做了宣传,等会可以给她个成本价,以示感谢。

    李易并不知道,对于这些女子来说,如意露只是其次,最主要的原因,是组团来刷一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庆安府第一才子……或许,是景国第一才子也说不定。

    这些女子听着他的介绍,视线在店铺里面扫视了几眼,很快就被墙壁上挂着的那些画作吸引到了。

    她们之中,要么是豪门大族中的小姐,要么是庆安府小有名气的才女,从小便受到良好的教育,对于诗画之类,至少也会通上一点。

    眼前的诸多画作,虽然在工笔上中规中矩,并不出彩,但看起来却是如此的真实,乃是她们生平仅见,再联想到对方的身份,心中大致了然,想必是对方另辟蹊径,从画道传统的格局中走出去,能有这份气魄和勇气的,在庆安府的诸多才子中实在是不多见。

    恐怕,府城中的大多数人,还以为那《水调歌头》的李公子,只是擅长诗词,却不知他的画道造诣也已经登堂入室,而书法一道------更是已经真正的晋入了宗师之境。

    可笑那些人居然谣传李公子不善书法,殊不知单是那“如意坊”三个字拿出去,就可以堵住所有人的嘴。

    但有一点她们如何都想不通,既然他有如此的才华,却又为何不走仕途,偏偏在这里做一个小小掌柜?

    难道他年纪轻轻,便已经看透这些,是一位大隐隐于世的奇人?

    心中有着这样的疑惑,对他的兴趣更浓。

    李易在一旁讲的口干舌燥,转头看到这些女子,却发现她们一个个都眼神乱瞄,明显心不在焉的样子,心中不由的有些郁闷,这些女子,真的是来买如意露的吗?莫不是其他店铺派来砸场子的吧?

    好在这些女子并没有让李易失望,片刻之后,你一瓶我两瓶,你三瓶我四瓶,你五瓶我就买十瓶,很快的,昨天刚赶制出来的如意露就又全都卖光了。

    “几位姑娘,若是觉得这如意露好用,不妨介绍给相熟的姐妹,一次性购买超过二十瓶,可以再免费赠送两瓶?!笨吹秸庑┡用且桓龈龆即雍砂锾统鲆?,眉头都不眨一下,李易马上就意识到,这些人才是如意露要真正面向的顾客,一脸笑容的说道。

    像她们这样的大小姐,哪一位没有几个闺中密友,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一旦在这个圈子里面打开销路,后面的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她们的宣传,自然要比自己雇人满大街吆喝要强的多。

    “这是自然,这如意露对于我等女子来说,益处甚多,便是公子不说,我们也会告知其他姐妹的?!币慌渔倘灰恍?,说道:“时候不早,不打扰李公子做生意,我们先告辞了?!?br />
    “姑娘们再见,欢迎下次光临?!?br />
    李易站在店铺门口,一脸笑意挥手告别。主动的给自己做宣传,这些姑娘,都是好人啊……

    片刻,他的脸上忽然浮现出疑惑之色。

    “不对啊,她们怎么知道我姓李的?”

    在他身旁,一铺之隔的地方,布店的胖老板望着这边,一张大饼脸上满满的都是羡慕。